《莽荒傳》[莽荒傳] - 第三章 輪迴通道

「地凶,我要你償命!」
閻羅王與馬臉行走在往生城中,見不到一個陰靈,一絲足跡也無。
「是郭躍的聲音,走,他們現在一定在地凶府。」
閻羅王循着聲音處看去,兩眼微眯。
閻羅王也是屬於絕世強者的範疇人物,繞是往生城再大,區區幾千里的距離還不被他看在眼裡。
舜…… 馬臉只覺得眼前一陣模糊,下一刻就突然出現在一處戰場的邊緣。
戰場內,一個全身白衣,即使在混亂的戰鬥里,依然還是一塵不染,飄飄然一副世外之人模樣。
只是原本應該是溫文爾雅的面孔,現在卻是一片猙獰,尤其是看對面的仇人時,更是恨不得將他生生活撕成千萬片,方能解恨。
他的身上沒有閻羅王他們這些陰靈生物的死氣,雖然臉部異常難看,但身上卻有一陣浩蕩的正氣。
這人正是閻羅王剛才提起的那位大闖冥界,絕世強者郭躍。
也難怪他會如此生氣,正所謂仇人相見,兩眼紅紅。
在郭躍對面的則是一個臉色更難看的黑衣男子,狹長的臉頰,尖尖的下巴,乾瘦的身體,一隻手臂卻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閻羅王的到來,立即引起了戰鬥雙方的注意,那黑衣乾瘦男子,也就是郭躍嘴裏喊的地凶臉色一喜。
而郭躍依舊是面無表情,似乎對又來了一個陰靈生物,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一樣,但他同樣是停下了手,皺着眉頭看閻羅王。
「閻羅王,許久不見,近來可好?」
不待地凶先招呼閻羅王,郭躍面向閻羅王,口氣淡然。
「呵呵,許久?
你我怕是有幾十萬年沒見了吧?」
閻羅王抬頭望天,問非所答,略微感慨的說道。
地凶臉色一沉,原本他還在謀劃怎麼勸說閻羅王。
畢竟他是冥界之主,雖然自己不大承認,也不聽從他的指揮。
但這些都是內在因素,眼前的這個白衣青年實力太恐怖了,他根本就不是對手,所以他才想要拉閻羅王下水,一個絕世強者不能對付郭躍,那兩個冥界絕世強者呢?
地凶就不信弄不死郭躍,但現在看來,這個陌生的絕世強者似乎和閻羅王有舊,還挺熟悉的,這下地凶的算盤全被打亂了,一時有些患得患失。
不知道要不要趁兩人寒暄之際逃亡,但是理智又很明確的警告他,白衣仙君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別看他現在毫無防備的和閻羅王說話,但誰又知道他是不是在積蓄力量,只等他一走,就施展雷霆一擊,徹底的磨滅掉他。
而且閻羅王是敵是友還不明確,若是本沒有插手的意思,因此而激怒了他,倒是就不是兩個絕世強者圍攻郭躍而是圍他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閻羅王,你是冥界之主,這異界之人擅闖冥界,殺冥界子民,你不管嗎?」
地凶往昔倒是敢質罵閻羅王,但此時,自然是不能說到他揮袖而走。
得提醒他,這是他的地盤,難道現在冥界積弱到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也能亂闖?
正在和郭躍娓娓而談的閻羅王眉頭一皺,有些不悅的看着地凶,沒有說話,轉而繼續和郭躍說道。
「郭道友,你與地凶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怎麼……」 儘管閻羅王已經知道了郭躍此行的目的,但表面上,他還是得裝裝樣子,否則別人還真以為他好欺負一樣。
就像當年的那件事一樣,一直是閻羅王心中的一道傷疤…… 「哼!」
郭躍有些不爽閻羅王的明知故問,地凶那鄉下土帽不知道,他可不信閻羅王作為一界之主會不知道,即使這一界是一個弱界。
弱界能生存到現在,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但郭躍為人雖然耿直,卻也不是傻子,否則怎麼可能修鍊到絕世強者?
閻羅王的這點小心思,他也不會揭穿,否則兩人都下不了台。
「地凶此賊,濫殺無辜,天理不容,此次更是趁我外出,殺了我那道行薄淺的弟弟,此仇,不共戴天!」
郭躍雙眼赤紅,看着地凶咬牙切齒,恨不得現在就將他碎屍萬段。
「難道已經到了不能調解的地步了嗎?」
閻羅王惋惜道,地凶臉色一變,他剛才正想說兩句軟話,但被閻羅王搶了先,但看來閻羅王是不願趟這窩亂水了。
「不能!」
郭躍不屑的看着地凶,在他的眼裡,地凶早已經是一個死人了,不過話說,他本就是一個死人。
「閻羅王,別在那邊假慈悲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不就是想等我死了,你再安排一人執掌輪迴殿,到時,再聯合另外幾殿,將那些反對你的人統統消滅,你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