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千金:蘇先生的獨寵小嬌妻》[落魄千金:蘇先生的獨寵小嬌妻] - 第9章 夏夜裡的晚風

演出那天,站在舞台上的江夢溪望着台下空着的那兩個座位——這是她特地留給他們的座位。

心裏有了不好的預感。

演出後剛打開手機,各大新聞的頭條以及鋪天蓋地的報道將江夢溪淹沒——

**宣布破產,總裁江河選擇跳樓自殺。

江老夫人急火攻心,搶救無效去世。

江太太當場昏厥住院。

江夢溪一瞬間覺得天都快塌了,就好像一個人在黑暗裡摸黑前行,沒有一丁點亮光,只有恐懼充斥着自己。

不行,我要振作起來,如果連我也垮了,這個家就真的垮了。她不斷地給自己心理暗示。

到了醫院後,守在ICU病房門外時,接到了葉楓的電話。

本來有好多話想對葉楓說,本來以為他會陪着自己。接通後卻是——

「我們分手吧。」

不是「你在哪?我來找你」,也不是「別怕,還有我在」,而是「分手吧」。

就好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江夢溪掛斷電話後,腦海中繃緊的那根弦突然斷了,在病房門外撕心裂肺的哭了起來,沈羽在一旁緊緊地抱住她。

「哭吧,哭出來就好了。」

後來,母親被確診為植物人,終日躺在病床上,靠着插管來延續生命。

江夢溪為了照顧媽媽,毅然決然地離開了芭蕾舞團。

她還記得離開的那天,一向嚴厲的吳老師送她到芭蕾舞團門口,語重心長地對她說:

「大家總是說運氣都是守恆的,好孩子,我相信你的福氣在後頭。你是我教過最有天賦又肯努力的孩子,假以時日肯定能成為首席舞蹈演員。等你處理好自己的事情了,隨時歡迎你回來。」

記憶中的畫面與眼前的畫面交疊。

吳老師笑着向江夢溪走來。

「好孩子,我就知道你會回來的。既然回來了,那就留在這裡發光發熱吧,讓所有人都看到你的耀眼。」

最近芭蕾舞團正在排練經典芭蕾舞劇《茶花女》,為的是下個月在大劇場表演,劇中需要一段獨舞。

「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練習這個片段,誰能跳好誰就是獨舞。」

整個舞團的氣氛又變得緊張了起來,大家都不想錯失這次機會,江夢溪也投入了緊張的訓練之中。

這次來之不易的機會,她要好好把握住,朝着夢想一步步地邁進。

幸好之前的一年時間沒有浪費,在做舞蹈老師時,江夢溪每天還是不忘訓練基本功,所以這次的獨舞大部分片段對她而言還是比較得心應手的,除了其中一個最有難度的動作——

Fouette,也就是揮鞭轉。這是一個非常高雅、優美,但技巧性很高的動作,很難做到,因而被圈內人戲稱為芭蕾舞者的「試金石」。

這個動作非常考驗舞者的腿部力量,需要舞者用腳使勁蹬地,另一隻腳迅速翹起,雙臂向側平舉,來使身體旋轉起來。

同時,在旋轉期間,舞者需要保持原點不動、重心垂直,每旋轉一圈,都要用支撐腳的腳趾來頂推一次地板,隨着雙臂和腿的收回,會使得速度加快,如同陀螺一般高速旋轉,單足立地來完成旋轉。

好久都沒練過這個動作了,也不知道還行不行……江夢溪暗暗想着,一定要把這個動作做到完美。

緊張的訓練之餘,大家還是會和江夢溪聊八卦。

「夢溪,你真的嫁給蘇璟啦?天哪,那是多少名門閨秀的理想型啊!太羨慕你了。」

「蘇璟真人比照片還帥嗎?」

江夢溪幸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