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寒王妃》[羅剎寒王妃] - 第9章 輕漪狠毒

眾人一聽只覺得後背發涼,那北漠的老汗王就是個殘忍暴虐之輩,不知弄死了多少女子,且已經年過六旬,做公主的祖父都綽綽有餘了。

君慕汐雙膝跪地,不住磕頭,「父皇,求求你!兒臣知錯了,不要讓兒臣去和親!」

輕漪莞爾一笑,「慕汐公主,你的母親和你都做出如此醜事,而且你還殺了董太師,太師可是太后娘娘的表弟啊!你們兩個令皇室蒙羞,皇上還顧念舊情,留你們一命,你應該感恩戴德!更應該為皇室出一份力,雖然那老汗王已經年過六旬,姬妾無數,性格殘忍暴虐,可你嫁過去,便是可敦,唯一的正妻,有什麼不好呢?還有,等那老汗王死了之後,你還可以從胡俗,改嫁給下一任可汗,繼續做新可汗的女人,雖然不是正妻了,那也是閼氏,在我們東周女子受儒家思想教育,要三從四德,從一而終,可在北漠不用如此,這不是很好嘛!也不浪費公主的花容月貌。再說自古和親是融夷之上策,你還可以青史留名呢!」

君莫寒實在忍不住了,這也太腹黑了。

皇上沉思了一會,「傳朕旨意,冊封君慕汐為和親公主,禁足在慕汐宮,讓德妃嚴加管教!直到大婚為止!」

就在這時,只聽太監喊道:「秦國公到!奉天夫人到!定國公到!定國夫人到!」

「參見皇上!」

奉天夫人一身超品誥命服,看起來盛氣逼人。

「皇上,惠妃娘娘和公主不可能做出如此之事,她們是被人陷害的,臣婦的女兒,臣婦了解她,還請皇上看在臣婦和國公年邁的份上徹查此事!」

而定國公夫婦也跪在地上大呼冤枉,景帝臉色有些難看,他登基多年這些權臣自恃功高,全然不把他放在眼裡,親眼所見,旨意已發,竟然說冤枉!

就在這時,輕漪冷笑道:「皇上,既然奉天夫人,定國公,都說冤枉,您就傳他們來親自問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