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影視穿越之南楠》[輪迴影視穿越之南楠] - 第7章 了結(2)

p>南楠再次出手打斷陸展元兩條腿,腿骨破碎這一生陸展元是別想再站起來了。

「殺了我,殺了我。」

陸展元疼得全身大汗淋漓,眼眶充血聲音沙啞。

南楠搖了搖頭「我不殺生。」

「妖女,妖女,我不會放過你的。」

陸展元深恨聲嘶力竭怒吼着。

「我 等着你不放過我。」

「為什麼會這樣?我只不過是想和啊沅在一起又有什麼錯。」陸展元面無土色喃喃問道。

快要走出房門的南楠聽到這話後眉毛一挑,轉身問「你想和何沅君在一起跟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來設計我和古墓派。」

「因為我與你相戀後又娶了啊沅,你氣不過在我和啊沅婚禮上大鬧被枯木大師所傷,定下十五年之約。

十五年後你前來尋仇我和啊沅被你所殺,死後我回到了身受重傷被你所救的時候,意外的是這一次你並沒有救我,我是被全真教的人所救。

重新回到一切開始的時候我大喜過望傷好後回到家很快娶了啊沅過門。只是沒想到大婚當天我和啊沅竟然無故慘死,第一次是中毒。」

「第一次?」南楠挑眉「這麼說你不止重生了一世。」

「第二次,我小心翼翼的躲過中毒,卻沒有躲過第二天的大火,陸家莊無緣無故的起了一場大火,我和啊沅被活活燒死在房中。

第三次,是地龍翻身,無和啊沅都有武功在身卻沒有辦法逃走,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被埋在廢墟下窒息而死。」

聽到這南楠下意識的搓了搓胳膊,陸展元這經歷聽得她雞皮疙瘩都起了,這也太恐怖了就像是古代版的死神來了。

「第四次是被雷劈死,就在我和啊沅拜天地時一道天雷從天而降,眾目睽睽之下把我們劈死。

第五次在接親途中不知哪裡跑來一支金兵和蒙古兵肆無忌憚的在嘉興城裡打殺,我和啊沅是被萬劍穿心而死。」陸展元說完頓了頓繼續道「後來這兩次的死亡時間比前幾次提前了,我思考了許久發現是我提前重生後沒有受傷。第六次我在被追殺時故意受傷卻沒有朝終南山跑去,而是跑向另一個方向結果刀仞上被摸了劇毒,我不治身亡。

第七次,我在受傷後跑朝終南山跑去只是沒有在被你救的地方,在山中我被毒蛇咬了沒人相救,就這麼死了。

第八次我跑到被你所救的地方暈了過去,等我再次醒來被全真教的道長所救,我很高興,傷好後回了陸家莊,這次我娶到了啊沅只是一個月後在嘉興湖中泛舟,船翻入水中,我和啊沅都被淹死了,可不可笑,自小在嘉興湖邊長大會水的我竟然被水淹死了。

第九次,我帶傷跑到被你救的地方,強撐着沒有失去意識這才發現原來在我昏迷時你有出現過,只是你卻沒有救我就離開了。

我料想我和啊沅若是想活,就得複製跟你經歷過的一切,所以在終南山時我借故時不時出現在你面前,離開時跟你說了那一翻話,只是你卻很不待見我,回去後我和啊沅果然多活了幾月年,在我以為詛咒解除後我和啊沅又死了。

第十次也就是這輩子,我着複製我跟你的所有經歷哪怕你不怎麼配合,只要哪一件事中有你,經歷完後我和啊沅的詛咒就能解除了。

後來因為你不管我怎麼做你都煩悶不喜我只能算計你,果然自從你『大鬧婚禮』之後這一年我和啊沅並沒有出事,只是沒想到我卻落得這麼一個下場。」陸展元苦笑。

「雖然你和何沅君的故事聽得我很感動,但這不是你們算計我的理由,你們的愛情憑什麼要我來添磚加瓦,憑什麼要我古墓派來犧牲。」說完南楠不再理會陸展元轉身離開。

他難道不知道他傳的古墓派的消息不論是真是假都會給古墓派帶來災難嗎,他只是不在意而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