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皇妃》[亂世皇妃] - 第八章 徹夜陪着她(2)

去看看。」

剛到廚房門口,便看到初櫻拿着扇子被嗆了出來,不停咳嗽。

無奈嘆氣,走了進去。

初櫻見他來了,連忙把他往外推,「殿下你快去休息。」

「我來是問你可否想去狩獵?」

一聽說可以出去,初櫻立馬就不趕他走了,剛想點頭,猶豫一下,搖了搖頭,「不想,殿下還是去歇息吧。」

「當真不想?」夜南冥自然是看穿了她的心思。

初櫻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可是,殿下你徹夜未眠,身子怎麼吃得消?」

「昨夜你睡了我便睡了,哪兒來的徹夜未眠之說?」他挑眉反問。

初櫻抬頭望着他,見他眉宇間並無倦色,「可是郁塵……」

「騙你之言罷了。」

「如此來說,殿下今日便可以出去啦?」

她立馬換了態度,開心不已。

見夜南冥點頭,立馬丟下扇子拉着他往外走,「那還等什麼,走吧。」

「聽說你要給我燉補品?」

初櫻嘿嘿一笑,似是有幾分心虛,「日後再給殿下燉。」

今日,着實有幾分出師不利。

夜南冥先帶着她去和襟離的車**合,這才出宮往狩獵場走。

襟離聽說初櫻也去了,自己的馬車都不坐了,非要到夜南冥和初櫻的馬車裡去。

「小初櫻,好久不見,甚是……」

「咳……」

襟離一見初櫻便歡喜不已,話還未說完,就聽到某人沉着臉咳嗽了一聲,連忙打住,識趣的假笑道:「又漂亮了。」

初櫻笑着朝他打招呼,「七殿下,幾日不見,可有想初櫻?」

襟離:「……」

這臭丫頭,怎的竟給自己挖坑?

小心翼翼的偷瞄了一眼夜南冥,「身為你未來的王兄,自然是 想的。」

最後兩個字,刻意把聲音放輕,生怕夜南冥怪罪。

「郁塵,停車。」

夜南冥冷聲道。

襟離立馬就恐慌了,結果馬車剛停下,夜南冥便命令道:「還請七哥回自己的馬車。」

這逐客令,來得有幾分突然,初櫻也是一臉迷惑。

襟離垂頭喪氣的看向初櫻,埋怨道:「小初櫻,你看吧,你一句話,我這弟弟就要趕我走。」

說完揮了揮手,「罷了罷了,我還是先保命吧。」

語罷便下了馬車,車隊這才得以繼續前行。

馬車重新恢復安靜,初櫻小心的偷瞄着夜南冥,見他垂眸假寐,也不說話,只好欲言又止,不去打擾。

「思念之語以後只能對本殿傾訴。」

「為何?」

馬車停下,見夜南冥下去,初櫻跟着下去,追問道。

兩人站在馬車前,夜南冥回頭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戀人私語。」

說完便朝前走去,臉上掛着笑。

初櫻似懂非懂的哦了一聲,跟着他往前走,遠遠便看到一群人簇擁着一個身形修長,噙着笑意的男子迎面走來。

心中甚是好奇,這晟州的美男子怎如此之多,尤其是這帝王之家,竟個個生得風流倜儻,一個勝似一個。

「臣弟拜見王兄。」

「參加大殿下。」

見周圍人紛紛行禮,初櫻也跟着依樣畫葫蘆。

「九弟免禮。」

夜離澈面如冠玉,風度翩翩,嗓音低沉有力,中氣十足,面含笑意,置於胸前的手上前扶起夜南冥。

夜南冥淺淺一笑,兩人對視,神色深沉謙恭。

「小初櫻,你這沒良心的丫頭,竟不等我,獨自跑了。」

只聽得背後一個埋怨聲傳來,眾人看去,只見襟離拿着扇子快步走來,衝著初櫻哼了一聲,方才跟夜離澈行禮。

夜離澈好奇的打量着被夜南冥護在身後的初櫻,只見她低眉含睇,睫毛如扇,面帶桃花,似柳似煙似霧,恍惚從神州之外而來 ,心中暗驚,世上竟有如此不染煙火的傾城女子?

「九弟,這位姑娘難道便是那傳聞中被九弟藏在宸佑宮的美人?」

此話一出,夜南冥幾乎是立馬矢口否認,「初櫻乃我府上一小丫頭,不足掛齒。」

夜離澈施施然而笑,也不多做追問,收回目光,吩咐人去整頓狩獵隊伍。

初櫻初次見到帝王家的狩獵場景,自然是新奇不已,一路上都在四處張望。

夜南冥帶她到自己的營帳中,柔聲囑咐道:「我要隨王兄出去狩獵,待會兒會有一個跟你年齡相仿的郡主過來陪你,切記,不可亂跑。」

「初櫻不能隨殿下一起去嗎?」

她也想去試試策馬馳騁是怎樣的英姿颯爽,自由瀟洒。

夜南冥搖頭拒絕,「不可。」

「好吧,初櫻聽話便是。」

無奈撇了撇嘴,垂首失落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