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皇妃》[亂世皇妃] - 第八章 徹夜陪着她

第八章 徹夜陪着她

聽到她這般篤定,他便也心安了,臉上笑意漸深,深情望向她,抬起手,同她拉鉤。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一百年太短,萬萬年方可。」

兩人相視而笑,燈火下,鬧市中,宛若一對璧人,人神共羨。

「今日折騰了一夜,想必你定是乏了,且先回去休息,待明日我帶你出去散散心。」

他看着她,心中暗想着她今日定是嚇壞了,雖故作輕鬆,卻也不能講嚴重的恐懼之色盡數掩去。

「那我可以再買兩串嗎?」

初櫻指着糖葫蘆,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夜南冥自然是爽快的應允了。

回到宸佑宮,貼身丫鬟扶桑立馬上前伺候她沐浴更衣。

剛躺到床上喝了半葫蘆酒,夜南冥就過來了,慌忙收起酒葫蘆,淺笑道:「殿下這會子怎來了?應當早些歇息才是。」

他今日為了自己,定是勞累了。

夜南冥一進屋撲鼻而來便是酒香,自然知道她又喝酒了,坐到床邊,只見她一身淡粉色薄衫,髮絲如墨,面色駝紅,明顯有幾分醉意。

「可是害怕?」

初櫻幾分迷離,害羞的笑了一下,表示默認。

靠在床欄上,聲音糯糯,「睡著了便不怕了。」

「那我等你睡著了再回去。」

初櫻嗯了一聲,他便扶着她躺下,替她蓋好被子,俊美的臉上笑意淺淺,漆黑一片的眸子滿含深情,凝視着她那如星空流轉般的眼眸。

「乖,閉上眼睛。」

聲線柔柔。

初櫻乖乖闔上眼眸,不久便傳來均勻的呼吸,神色安穩。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夜南冥見她睡熟了,起身欲走,卻不料剛起身衣袖便被人抓住了。

回頭一看,初櫻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眼,正巴巴的望着他。

「怎麼醒了?」

他看着她,柔聲道。

「殿下可否留下來?」

她語氣殷切,着實實在請求他。

夜南冥臉色微變,猜到她定是害怕,嗯了一聲,遂重新坐了下來,把她的手放到被子里,「睡吧,我不走。」

「初櫻要握着你的手才安心。」

她握住他的手,跟他十指相扣,淺笑着重新闔上眸子。

外面光華流轉,夜色初涼,蟲鳴鳥叫,一片靜謐和諧。

室內的夜南冥,神色複雜的看着不知是否真的入睡的初櫻,他發現,如今的自己,已經心甘情願被她撩撥了。

「初櫻,你可知,和一個男子十指相扣,意味着什麼?」

他似是在嘆息,這般下去,他恐將要真的淪陷了。

初櫻開始不語,只是忽的起身,枕在他腿上,喃喃道:「初櫻只知,殿下是初櫻來這晟州數月,最讓初櫻心中歡喜之人。」

一日之內,她已是第二次向他表白心跡。

簾卷微風,夜色撩人,床榻之上,女子枕在男子懷裡,睡得正香,好生美好。

次日,初櫻醒來之時不見夜南冥,便起床四處尋找,找到寢殿,被郁塵攔了下來。

「殿下剛睡下,初櫻姑娘晚些來吧。」

初櫻吃驚,「殿下當真是陪了我一夜?」

「一夜未眠。」

郁塵字字認真,他還從未見過自家殿下會為了陪在一個女子身邊徹夜不眠,包容至此,寵溺至此。

初櫻此時不知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醞釀半天,才無奈嘆氣,「都怪我,都怪我,不行,我須得去給殿下燉點補品贖罪,不然我罪過就大了。」

說完不等郁塵開口就轉身跑了。

初櫻剛走,北齊就來了,走道郁塵面前,沉聲道「小黃門來通報,說大殿下請殿下一同去狩獵。」

「殿下在休息。」

郁塵有點為難,因為他本不想打擾夜南冥休息。

「備馬,一個時辰後出發。」

正在猶豫着,寢殿內就傳來夜南冥的吩咐。

郁塵開口應道,便吩咐人去準備了。

殿內,夜南冥平躺在床上,一隻腳微微躬起,看着屋頂的八寶琉璃盞,腦海里儘是昨日初櫻與自己告白的場景,久久不能眠。

剛才初櫻在外面對郁塵說的話他全然已經聽見了,他倒是想看看,她能燉出什麼補品來。

「殿下不好了,殿下,初櫻姑娘把連吃力的金魚撈起來說要給您燉魚湯。」

夜南冥應聲坐起來,臉色難看。

「殿下,初櫻姑娘說要把殿下最喜歡的鴿子拿來燉湯。」

僕人接連跑來稟報,夜南冥這覺是睡不下去了,喊來郁塵,伺候自己更衣。

郁塵也很是惱火,試探的問道:「要不讓屬下去攔住初櫻姑娘吧。」

「不必。」

夜南冥穿好衣服,攏了攏衣襟,抬步往外走,「準備好馬車,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