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先生,等你白首共沉眠》[厲先生,等你白首共沉眠] - 第三章:厲湛巽的孩子

厲湛巽!

  她是醉了,腦袋昏昏沉沉的。

  但這張稜角分明,不苟言笑的臉,化成灰她也不會認錯。

  光怪陸離的燈光籠罩下,男人看她的眼神冷漠得像是面對陌生人。

  楊依依鼻尖微酸,眼眶不自覺地泛了紅,唇瓣哆嗦着話還沒說出口,男人已從她身側走過。

  「沒事,我讓安頌去給你買新的。」

  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溫柔地像是春日裏的風。

  卻宛如最尖銳的刺,扎在了楊依依心頭,讓她痛徹骨髓。

  結婚兩年了,她從沒見過這麼悉心,體貼的厲湛巽。

  「厲總,嗚嗚,臟死了,都是她……」穆歸燕恰當地嚶嚶嚶,委屈極了,哪裡還有剛才囂張跋扈的影子,彷彿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好了,不哭。」

  男人掌心貼着穆歸燕的臉揉了揉,也不嫌棄她滿身污穢,挽着她的手就這麼堂而皇之地離去。

  楊依依呆愣地杵在原地,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噩夢。

  往外走的一對那女,親昵地挽在一起,仿若如膠似漆的新婚夫妻,有厲湛巽在身邊,穆歸燕氣場高了不止八度。

  她得意地扭頭,瞟了楊依依一眼,眉梢上揚,嘴角翹起,全身上下每個細胞都在張揚着得寵的氣焰。好像在向楊依依宣示主權,厲湛巽是她永遠不可企及的男人。

  「姓厲的,你給我站住!」陸瑤至始至終清醒,眼見着狗男女蹭鼻子上臉哪還忍得了,三步並做兩步就要衝上前去討個說法。

  楊依依見陸瑤這樣,拔涼拔涼的心生起了絲絲暖意。

  「沒事,咱不虧。」楊依依拖住了暴走的陸瑤,望着酒吧門口遠去的背影,如鯁在喉。

  她至少噁心了一下穆歸燕不是?

  只不過厲湛巽反將她一軍,讓她感覺好比生吞了一隻死蒼蠅,噁心到有些反胃。

  或許因酒吧嘈雜聲過重,又或者是厲湛巽絲毫不在乎陸瑤的話,轉眼間身影消失在眼前。

  「你有沒有點出息,這個時候就該上去跟他拚命,你是沒哥們兒,沒朋友嗎?缺他一個?」

  陸瑤在一邊憤憤不平,可是楊依依小腿一軟,勉強站立,壓着太陽穴,視線竟然開始模糊起來。

  「你怎麼啦?坐下休息會兒。」見狀,陳瑤立刻緊張道。

  陸瑤在說什麼,楊依依聽不清,耳邊嗡嗡作響,周遭天旋地轉,身體似斷線的風箏栽倒。

  「依依!依依!你特么別嚇我!依依!」

  迷迷糊糊的,她再轉醒來,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