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先生,等你白首共沉眠》[厲先生,等你白首共沉眠] - 第二章:沒人愛的男人婆

滿地狼藉,房間里窗帘緊拉着,傭人的飯送到門口,涼了又換,換了再涼。

  整整三天的時間,楊依依沒踏出過房門半步,滴水未進。

  整個人瘋魔了般,眼下深深的烏青,兩頰凹陷,若有人看到還以為厲鬼爬上了人間。

  「厲湛巽,你不得好死!」

  「既然不愛為什麼要娶我!」

  「見過直的,沒見過你這麼直的!」

  她嘴裏嘟嘟囔囔,耗盡了力氣,厲湛巽再也不會回到這個家裡,更不會管她的死活。

  他不是說了么?

  只當她是哥們兒,因為父母都知根知底,才會促成這樁婚事,現在,他有心上人了,已經沒必要維持這段關係。

  「太太,您開開門吧,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我該怎麼向老夫人交代……」

  傭人在門外苦口婆心地勸慰,「你還年輕,沒什麼過不去的坎。」

  「咔噠。」

  門開了,楊依依如同行屍走肉般,嚇了傭人一跳。

  緊接着,她端起飯碗,囫圇地往嘴裏塞。

  沒錯,她不能死!

  死了厲湛巽也不會心疼,她要好好的活着,親眼看看厲湛巽那個混蛋招報應!

  填飽了肚子,幾近把胃撐爆,楊依依洗了個澡,重振旗鼓,對着鏡子撥了撥齊肩黑髮,破天荒地化了妝,確定看不出黑眼圈才撥通了陸瑤的電話。

  「陪我喝酒,不醉不休!」

  她要將厲湛巽從心底剜去,那個臭男人,不配佔據她任何一分一厘的愛意!

  華燈初上的酒吧,人聲嘈雜,燈紅酒綠間觥籌交錯,身穿休閑西裝的女人趴在吧台上,踩着高腳凳的鞋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蹬掉了一隻。

  「喂,就你這酒量,剛開始喝就醉了,還一醉方休呢!」陸搖睨了眼身旁爛醉如泥的女人,掂着手裡的杯子毫不掩飾地嫌棄。

  「我沒醉!」

  女人似不甘心,猛拍吧台,抬起頭來,黑髮遮住了半張臉,隱約能見兩頰駝紅,含糊不清嘟嘟囔囔,「他把我當什麼了?結婚的工具人嗎?誰稀罕他的房,什麼財產,他是豬油蒙了心還是怎麼了?我喜歡誰,心裏沒譜?」

  她聲音太大,甚至蓋過了酒吧嘈雜的音浪。

  陸瑤小拇指塞進耳朵掏了掏,「你跟他說過,你喜歡他?」

  七竅冒煙的女人兀地一怔,下一秒瞬間萎靡不振,似霜打過的茄子趴回吧台,「那……倒沒有,說了又能怎麼樣,他壓根就沒把我當女人看過……」

  每每想到這兩年的婚姻,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