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了,犯人還是不願見你》[六年了,犯人還是不願見你] - 六年了,犯人還是不願見你第3章  

白夕夕霍寒暄是《六年了,犯人還是不願見你》的主角,本書作者白夕夕。
精彩段落試讀:十分鐘後,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法官宣讀了最後的判決。
「被告人白夕夕因故意傷害致使陳慧重傷,按我國刑法第234條判處有期徒刑十年!」
被法警帶走的那一刻,白夕夕只覺恍如隔世。
霍寒暄心情複雜地走過來,眸子定在一身囚服,臉帶傷疤的白夕夕身上。
…一片寂靜後,霍寒暄怒極反笑。
「白夕夕,你夠狠。」
狠到有了殺人的念頭,甚至差點就殺了人!
白夕夕垂下漸紅的雙眼,拇指摩挲着手銬,似是自言自語:「小叔,以後我不能照顧你了,你記得按時吃藥吃飯,不要熬夜。」
「以後我也不能去看奶奶了,小叔,看在我們認識十多年的份上,你偶爾代我去看看她吧。」
「對了。」
白夕夕忽然抬起頭,像是玩笑一般:「奶奶的墓旁有一個空墓,那是我用這段時間掙的錢買的,如果小叔有時間……」「夠了!」
霍寒暄打斷她,「我不會同情殺人犯。」
話畢,他起身快步離去。
聽着腳步聲遠去了,白夕夕才脫力地伏倒在桌上。
鮮紅的血不斷地從她乾裂的嘴中流出來。
身旁的女警被桌上的血嚇了一跳,立刻將白夕夕扶起來:「你怎麼了?」
白夕夕忍痛搖頭,擺擺手:「沒事,我有點胃炎。」
當夜。
白夕夕緊握着不停顫抖的右手,有氣無力地對着門口的女警道:「姐姐,能借我紙和筆嗎?
我想寫封信。」
白熾燈下,白夕夕伏在地上,一筆筆寫着雜亂的字。
好幾次她都因為手指關節的疼痛而握不住筆,但她並沒有停下來。
整整十五年她所受的委屈和誤會都被她用一整夜的時間寫在了兩張紙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