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站九天》[凌站九天] - 第1章 墨燃(2)

>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回自己的房間開始了修行。所謂修行,在前期無非就是吸收天地元氣進氣海,清除體內雜質,並將其變為自己的元力一點一點尋求突破。然而墨燃已經停留在元氣鏡三重天三年,墨燃的資質算是是家族裡最差的一類。而和墨燃起衝突的墨天,十六歲的年紀已經達到元氣鏡六重天,在家族裡也是重點培養的對象。兩者沒有可比性。但是墨燃卻是家族裡最勤奮的人,可是有時勤奮並不代表成功,彷彿是上天再跟他開玩笑一樣。

  十五歲的墨燃已經有一米七八了,盤膝坐在床榻上,收斂心神,元氣一絲絲的在墨燃身上彙集。卻並沒什麼用,不過是杯水車薪,好像墨燃的氣海怎麼都填不滿一樣,每次墨燃無論多努力,元氣也只是流進一點點,身體里彷彿有着什麼再阻擋着他,他也想不明白怎麼回事。

  不知不覺間,天色變得暗了起來,墨燃也不再想。所幸下床去吃東西了,剛出房間便看到了桌子上的飯菜,雖不豐盛卻很溫馨。他不用想也知道是父親為他做的,父親雖然終日飲酒墮落,但對他卻很是關心,墨燃算是墨無風唯一的希望了。

  「爹,出來吃飯吧」:墨燃喊道。

  很快墨無風便從屋子裡出來,手裡還拿着一本藍冊子。墨無風看着自己的兒子說道:小燃,家族中不到元氣鏡四重,便不能到武技閣挑選武技,你最近有沒有要突破的跡象」墨無風期待的問道。

  他對墨燃有着非常大的期望,雖知道他停留在三重天已經很久,但正因為這樣他才覺得墨燃並不平凡,或許天下每個父母都有這樣的感覺。

  墨燃看着父親期待的眼神,還是搖了搖頭。他不會騙自己的父親。墨無風笑着道:沒事不着急,修鍊一途急不來,機緣到了便可以。隨後便把手裡的藍冊子遞給墨燃。

  「這是當年我剛修鍊時你爺爺送給我的禮物,你好好修鍊,我已經再也用不上了,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時代,如今的我已經稱不起來這墨家了」墨無風凄涼的說道完便回到了房間。

  曾經的墨無風是那麼的輝煌,整個蒼龍鎮無不敬畏,可謂是潛力無限,是墨家的頂樑柱,同樣也是墨天生的希望,然而自那天后,墨無風便一蹶不振,淪為整個墨家的笑柄。墨燃能從墨無風的眼裡看出他還是捨不得當年風光的日子的,那時墨家上下無人敢不敬,然而現在卻,,,

  夜是那樣的靜,彷彿照耀着人們的心,床榻上的少年無論如何都睡不着,腦海中總是浮現出父親那蒼白無力的樣子。

  「娘,當年你到底是為了什麼而離開?」墨燃的心理不斷地想着。

  想着想着墨燃便坐了起來,目光充滿了堅定

  」父親你放心,有朝一日我若突破束縛必然將你的光芒繼續下去,你無法支撐墨家,孩兒便替你撐起一片天。

  我墨燃在此發誓,一定會找到娘親讓她回來,除非我墨燃身死」。少年幼稚的臉龐帶着堅毅帶着不屈。

  父親,有朝一日我必將是你的驕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