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站九天》[凌站九天] - 第1章 墨燃

  蒼龍鎮位於朝陽城以西,隸屬於朝陽成。鎮上的三大家族對於平凡人家來說就屬於神聖而不可侵犯的。

  蒼龍鎮墨家演武場,演武場本是墨家年輕一輩的練武之所,然而此時卻聚集着一幫青年。

  」墨天你到底想要如何「,淡淡的聲音響起,少年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感波動。

  」我要如何,我可不敢如何,你可是家主的嫡孫,是吧兄弟們「隨後周圍便一片複合之聲。雖然經歷了無數次這樣被嘲諷的場景,此時內心卻還是非常痛苦。十年了,沒人把他這個家主的嫡孫放在眼裡過,更沒人把他墨燃看在眼裡過。在他的印象里,自從十年前母親失蹤,父親就只會飲酒度日,修為不進反退,如今更是連族裡的長老都不如,受盡了冷眼。而自己也從當初的少爺,變成任何人都能嘲諷的對象。生在這諾大的家族,本是人生一大幸事,然而對於墨燃來說確是難以忍受的。

  」墨燃你給我記住,我不動你只是因為你嫡孫的身份,以後離蕭靈兒遠一些,否則我可不敢保證會不會一衝動弄死你,走,兄弟們喝酒去「隨後一群人便揚長而去。

  」因為我的身份「這句話就如警鐘一般在墨燃的心裏不斷的撞擊。墨燃的恨意也在一點一點不斷的滋生。墨燃的身體因為憤怒而不斷顫抖,手指也因為緊握的拳頭也早已泛白。

  」墨天我在此立誓終有一天會我讓你因為我的實力而仰視「此時墨燃一臉平靜,心中沒有憤怒,沒有難過,有的只是一顆不屈的心。隨後墨燃也離開了練武場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一路上墨燃沒有任何錶情無悲無喜。練武場離墨燃居住的地方並沒有多遠,一會功夫已經到了。推開房門,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酒味夾雜着一絲臭味。而墨燃並沒有覺的有什麼不適,因為他已經習慣了。

  「爹我回來了」墨燃喊了一聲。不一會便從裏面走出一位中年男子。男子有着些許胡茬,衣服也邋裡邋遢,隨身還帶着個酒壺。他就是墨燃的父親墨無風,墨家家主墨天生的三兒子。

  「小燃怎麼了,你好像不怎麼高興,今天修鍊得怎麼樣,修為有沒有增長些「墨無風知道墨燃的狀況,隨即關切的問道。然而墨燃此時卻沒有心情想那些。

  」父親您的修為是怎麼回事,母親又到底去了哪裡?「本來很平常的問話,卻句句刺痛了墨無風的心,將他身體里的傷疤也一點一點的揭開。墨無風的眼神也頓時暗了許多。他彷彿又想起了那天自己的結髮妻子,突然不告而別,扔下了自己和只有五歲的墨燃,他發了瘋了似的尋找,最終也沒有找到。自那之後自己便一蹶不振,情關難破修為自然不進反退。從而使墨燃也跟着自己受盡了族人的冷眼。他對不起他的兒子,但他又能怎樣呢。墨無風並沒有說話而是默默的回到了房間。

  彷彿感覺到父親的悲傷與無奈,墨燃再次握緊了雙拳,他必須找到母親,不為別的,只為了這世間最簡單的天倫之樂,也為了解開父親的心結,讓十年前的墨家第一天才重新振作起來。

  」這麼多年的欺凌也夠了,從今天起我墨燃將不再是原來的墨燃,墨天你會為這些年的作為後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