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侵蝕》[靈異侵蝕] - 第6章 詭異的地方

還好這傢伙對我沒有惡意,與這個傢伙做對手太恐怖了,簡直是自尋死路。

「這個不用你管,告訴我怎麼殺死鬼。」慶然沒有說出太多,怕暴露自己的秘密。

「若是鬼那麼好殺死,我們也不至於與鬼對抗這麼多年了。鬼沒有殺死的辦法」那個男子低聲緩緩說道。

「你在耍我嗎?」慶然臉色一變,冷冷說道。

「不是耍你,而是真的。我們這幾年的研究發現鬼是一種虛無的,無法用現代物理學證明的實體。它們的誕生無法推敲,也無法研究,唯一的辦法就是對抗與壓制」

「利用靈異能力進行壓制,可以限制住鬼的行動,不過缺點是自身靈異不夠強的話還沒壓制,自己就被靈異襲擊殺死。」

「如果靈異夠強的話確實可以進行壓制,但是遺憾的是過不了多久你自己就會承受不住靈異侵蝕而死。」

「你在說廢話嗎?」慶然緩緩開口道。

「別急,還是有辦法的。那就是找到鬼的寄託物,那些鬼雖然是以實體出現在人們眼中,可以接觸到,但是它們都是寄托在一個東西上而存在的,只要你找到那個寄託物並且毀了它,那麼鬼就會消失,不過並不是永遠的消失。」

「我知道了,謝謝你」慶然謝謝道。

「不用客氣,都是為了驅除靈異,當然要互幫互助了」那個男子笑着說道。

緊接着慶然沒有廢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電話另一頭那個男子微微一笑,緩緩將電話放下,陳桑林緩緩走了過來說道「白博士,你很看好這個孩子嗎?」

白博士沒有否認的點了點頭,這個孩子目前觀察來看還算可以,剩下的要看他能不能活過靈異侵蝕才能下定論。

「木官鎮啊,裏面可是有一隻二級靈異,而且這隻二級靈異很特別,我也很難說活着出來,他一個新人…」陳桑林臉上慘笑不斷冷冷的說到。

「這不用管了,看天命。」白博士並沒有多討論這個問題。

緊接着他將手中的檔案放下,檔案上有一張照片是一座小鎮,不過十分詭異的是那座小鎮上的人都緊緊盯着拍攝這張照片的人。

十分的詭異。

慶然準備好東西後深深看了一眼房間內的東西,他感覺這次旅行一定不簡單,很可能不會活着回來。

不過他不在乎,因為他感覺得出來,如果什麼也不做他恐怕也活不過幾個月,既然這樣,那還不如拼一把。

緊接着,他重重的將門給關上,片刻間他想到自己的叔叔是不是也在那天晚上被鬼給殺死了,想到這裡慶然竟然有點不舍,他暗罵了自己真是可笑。

便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根據慶然找的路,木官鎮是在自己所在的東門市的郊區,目前那裡還有很多人居住,這點是最奇怪的。

既然木官鎮已經在靈異所記錄在案,那麼是必然有鬼出沒的,但那裡竟然還有人居住,這點慶然額外的注意了一下。

說不定這就是活着的關鍵。

一路上,慶然十分的疲憊,他感受着體內有一股蠢蠢欲動的力量,彷彿要掙脫自己的身體跑出來。

偶爾一陣撕心的疼痛傳遍全身,這就是駕馭靈異的代價嗎…

「哎,小夥子,你跑這麼遠到陶鎮幹嘛?」車上的大叔無聊的搭着話。

陶鎮離木官鎮就幾公里遠,慶然並沒有打算直接去那個地方,而是先在附近打探一下消息。

「叔叔,我放假了想散散心想去郊區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慶然笑着回答道。

「這樣啊,多出來跑跑也好,總比一直躺床上打遊戲好。」大叔緩緩說到。

慶然笑了笑,點了點頭又問到「哎,大叔,那個你知道木官鎮嗎?」

一聽到木官鎮大叔眼皮跳了跳,撇了慶然一眼說到「知道啊,那裡離陶鎮不遠,不過我勸你別去那個地方。」

聽到這慶然感了興趣連忙問道「怎麼了大叔?我朋友說那裡挺好玩的,風景很不錯,我想着去完陶鎮就去那裡呢」

「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老老實實在陶鎮玩幾天回去得了,別瞎折騰」

「為什麼啊大叔?能說一下那裡怎麼了嗎?」慶然裝作很好奇的樣子問道。

那個大叔嘿嘿一笑,緩緩說到「我開了十幾年車了,這座市的一些事情我也是知道不少的」

「那個地方不幹凈!」

說到這裡那個大叔,似乎吊胃口一樣沒有說話了。

慶然裝作很感興趣的樣子問道「大叔,什麼不幹凈?那裡沒人打掃衛生嗎?」

大叔聽到慶然這樣說話氣打不一出來「什麼打掃衛生,不幹凈不幹凈就是鬧鬼啊」

「大叔你也太無聊了吧,這都改革開放多少年了,還鬼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