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廚傳說》[靈廚傳說] - 第四章 戰鬥

紅光進入金紅陽炎形狀的火焰中的瞬間。

張鼎手中的這一朵金紅陽炎飛至半空迅速的擴大,一會兒功夫,就已經和之前的金紅陽炎一般大小。

就在這時,這團新的金紅陽炎忽然說話:

「大帥比,好險,要不是我的命火在你手中,我今天算是交代在這裡了。」

話畢,金紅陽炎全身的火焰迅速的熄滅,收縮,露出了鳳冠鸚鵡那熟悉的身影。

張鼎對着一臉害怕的鳳冠鸚鵡翻了翻白眼道:

「反正你又死不了,擁有不死命火的你,只要命火不熄,你就不會死,瞎害怕個什麼勁?」

鳳冠鸚鵡天生擁有一種名為命火的天賦,這種天賦,其原理和張鼎在地球上聽過的巫妖命匣差不多,命火不滅,本身不死。

只不過,這團命火需要有一個鳳冠鸚鵡完全信任的生物才能承載。

但是,鳳冠鸚鵡一生謹慎,很難信任別的生物。

張鼎一直沒有聽說過,除了自己,是否還有別的可以承載鳳冠鸚鵡命火的生物。

要不是自己當初被鳳冠鸚鵡所救,它又悄悄觀察了自己接近三年,這才選擇信任自己,將命火交自己。

這團命火平時藏在張鼎的心臟之中,只要把命火召喚出體外,便會激活鳳冠鸚鵡復活的流程。

剛才的情形,便是召喚命火的流程。

對於張鼎那一副無所謂的神情,豌豆不屑道:

「哼,你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疼,每一次死亡經歷之間,都蘊含著大恐怖,稍有不慎,即便是擁有命火,我也不一定能完好無損的歸來。」

看到豌豆認真的神情,張鼎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誠懇認錯道:

「都是我的錯,不應該小瞧你的生命,這樣吧,這一次,我來給你報仇,也讓大米米法師也嘗嘗死亡的滋味吧。」

他沒有想到,擁有無限復活能力的鳳冠鸚鵡居然也對死亡充滿了警惕與害怕。

死亡,的確是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詞。

聽到張鼎的話,鳳冠鸚鵡興奮的點了點頭,對着大米米法師歪了歪頭,道:

「現在是你的表演時間了。」

張鼎在它的面前已經接近半年沒有出過手了,它不知道,張鼎如今的實力和以前相比,到底如何。

「嘶~嘶~」

半空,感受到被纏繞的鳳冠鸚鵡化作一縷紅光逃脫的那一刻,那些纏繞的稻穗紛紛散開,狂亂的鞭打着周圍的空氣,如同蛇類一般,發出陣陣嘶鳴。

在鳳冠鸚鵡身形重新出現的剎那,大米米法師原本狂亂的稻穗紛紛頓了一會兒,緊接着,更多的稻穗出現,迅疾的朝着張鼎的方向激射而來。

面對激射而來的如同蛇群一般的漫天稻穗,張鼎眼神一凝,整個身體忽地往前踏一步,身上發出一股強烈的氣勢。

他暗自呢喃一聲:

「基礎刀法,切刀!」

話音未落,他的身體各處忽然冒出鋒利的刀光,他整個人此時看去,就如同一把巨大的菜刀。

在他身體各處冒出刀光的瞬間,稻穗的攻擊,也剛好落在張鼎身體表面。

「咔嚓~」

稻穗和張鼎身體接觸的位置傳來一聲脆響。

觸碰張鼎身體表面的所有稻穗,如同被鋒利的菜刀切過,紛紛變成兩半,散落一地。

那些稻穗之上的飯糰,掉落地上後,紛紛化為一粒粒普通的稻穀。

「果然,大帥比的實力不減當年吶,這半年來,儘管他沒有出手 可是實力更加的厲害了,要是找到了合適的食材,恐怕他早就二階了吧。」

看着張鼎憑藉自身的能力,以一階五品的實力,輕易就把剛剛進入二階一品的大米米法師那堅硬的稻穗切斷,豌豆眼中閃過果然如此的神情。

這個世界,每一位靈廚,在踏入一階的那一瞬間,便會覺醒一種特殊的天賦能力,被人們稱之為靈廚之力。

張鼎進入一階時,覺醒的靈廚之力為菜刀,可以讓自己的身體任何部位都能化作鋒利的菜刀。

原本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天賦能力,但是經過張鼎各種異想天開的開發,他的靈廚之力遠遠超過了同批次覺醒的大部分人。

憑藉自身強大的靈廚之力,他在一階靈廚中,基本沒有敵手,這才坐實了頂尖靈廚之一的稱號。

稻田之中,原本佇立不動的大米米法師,感受到自己的稻穗忽然斷裂,巨大的身軀忽然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

晃動的同時,它的身體散發出強烈的綠光,包裹了整個龐大的身軀,幾乎把整個貧瘠荒野之地的北方天空染綠。

綠光出現的瞬間,稻穗頂端的裂處居然如同肌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