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花開》[黎明花開] - 第 8章告別 上

李叔望着二人離去的背影,捂着胸口吐出來了一口血,目光掃向被嚇尿的趙日天,只能在心中默默吐槽,

我根本就沒有傷到那小子一根毫毛的好嗎?雖然說護犢子沒有問題,但你找點什麼好的借口啊?只是這些話他只敢在心裏說說,要是這些話被他那個女魔頭都聽到了,那他今天就應該是難逃一劫了。

李叔向趙日天嘆息道。你爹倒是個人物,可惜了他的兒子竟然這麼廢物,

人家根本就沒有對你動手的意思,看不出來嗎?

趙日天砸言,對呀!我爹的能力,那個女人一定不敢對我動手。

李叔叔一個嘴巴子扇過去,給趙日天打蒙圈了,你說話不會動腦子嗎?

你以為你爹人家就放在眼裡嗎?人家只是怕殺了你髒了人家的手,你根本就不配讓人家殺,自己心裏一點數都沒有么。

我也沒想到那個女人竟然會來到魔都,恐怕這裡說不定哪個勢力又遭殃了,要不太平了!哎

蕭立一愣一愣的跟着凌莫舞身後走着,皺着眉頭像是在想些什麼!

舞姐 你也會像那些滅我全家的勢力一般會濫殺無辜嗎?蕭立顫抖着張開了嘴。

凌莫舞停下腳步,沒有轉身,她知道剛才那一個老者說的事,會對她這個弟弟,造成一些衝擊。

凌莫舞輕起紅唇說道,如果我說是,或許我比那些勢力做的更可怕,你會選擇怎麼辦,離開我嗎?我可是一個劊子手,倒在我手裡的人,沒有一千也得有八百了。

沒有人看到她的眼睛,要是有人看到了她的眼睛,就會發現他的眼神中帶着一絲慌張,這也是她沒有轉過頭看蕭立的原因,她不想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在任何人面前展現。

蕭立往後退了兩步,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回憶起他跟凌莫舞從認識到現在的慢慢相處,這個女孩已經不知不覺的走進他的心裏,他的眼神從慌亂變成了堅毅,像是決定了什麼?

就算你是魔鬼,你也是我的姐姐,我當為你而戰,也當為你而死,這幾個字從蕭立嘴裏嘴邊飄出傳向凌莫舞。

聽到蕭立的話語,凌莫舞那冰封已久的心好似融化開來。一滴熱淚從她那美頰之上飄落而下。

沒有等凌莫舞有所動作,蕭立一個閃身從後面把凌莫舞抱在他懷裡,他用的力氣很大,像是要把面前的人融入他的血肉裏面,凌莫舞感受到那溫暖的懷抱,竟一時沒有了反應。

蕭立把他的下巴放在凌莫舞的肩頭,此時的二人像極了兩位歷經風霜情侶,完美且凄涼,此場景要是被那些認識凌莫舞的人看到的話,一定會大驚失色。

凌莫舞這朵妖艷玫瑰,竟然會被這麼一位少年摟在懷裡,這個少年是想死還是不想活了?

姐姐,要是讓我離開你,還不如讓我去死!無論現在或者日後再經歷一些什麼,我都是你的!

凌莫舞手指輕輕彈向手腕上的麻筋兒,蕭立只感覺一隻手失去了知覺,她趁機掙脫開蕭立的懷抱。

那白皙的肌膚上罕見的有了一絲紅潤,你這個小傢伙成年了嗎?竟敢這麼占姐姐的便宜。

凌莫舞面露不善的瞅向蕭立,一步一步的往蕭立身前靠近站,她向前走一步,蕭立就往後退一步,怎麼了,不敢看姐姐了!姐姐的身材是不是特別好?手感是不是也不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