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江小姐攜子潛逃》[離婚後,江小姐攜子潛逃] - 第1章(2)

r>緊接着,她一把扯住江媚媚的頭髮。
江媚媚感覺自己的頭皮都要被扯掉了,顧不上江綿綿在說什麼,痛得大叫出聲:啊——救命啊,疼啊——」台下的人都吃了一驚,這是玩哪一出?
難道這倆姐妹有血海深仇?
江建國和柳月如見狀,趕緊沖向舞台。
孟書浩正要拉開江綿綿,突然身後大屏幕亮了起來,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男人,正是他自己。
綿綿,你救救我吧!
我撞了一個人,那人成植物人了,我要是坐牢的話,我的前途就全都毀了!」
綿綿,你幫我頂罪吧,你幫我去坐牢行不行?
就三年,等你出來我就娶你,我會養你一輩子的!」
屏幕上,孟書浩跪在地上,涕泗橫流地哀求江綿綿。
看到這樣的畫面,台下一片嘩然,緊接着就是無盡的議論。
沒想到三年前撞人的竟然是孟書浩,江綿綿原來是頂罪的!」
孟家就是這麼教育兒子的?
還讓女人去頂罪,真是沒有廉恥之心。」
江綿綿也太慘了,幫未婚夫去頂罪,出獄後未婚夫竟然和她妹妹訂婚了。」
孟家父母聽到這樣的話,臉都氣綠了,急得直跺腳。
孟書浩憤恨地瞪着江綿綿,咬牙切齒:你這個醜女人、瘋女人,你竟然錄像了,你到底想做什麼!」
他萬萬沒想到,江綿綿竟然還留了這麼一手。
江綿綿勾唇冷笑:我想做什麼?
三年前你欺騙我的感情,甚至騙我頂罪,聯合江家人一起將我送進監獄,還騙我簽下了股權轉讓書。」
孟書浩,我不會放過你的!」
江氏是她的母親帶着江建國白手起家創立的,作為親生女兒,母親死後的股份就會由她繼承。
江家人一直覬覦她的股權,在她入獄的時候,孟書浩說幫她找律師,給她上訴,為她爭取儘快出獄。
而在那些文件中,就摻雜着股權轉讓書!
江綿綿清麗的眼眸猩紅一片,她拿起酒台上的紅酒杯,將紅酒從孟書浩的頭頂澆灌而下。
孟書浩懵了!
他怔怔地看着面前的江綿綿,這是他從未見過的狠厲一面。
他頓時慌了!
有這段錄像在,江綿綿萬一要上訴可怎麼辦?
他不想坐牢啊!
為了保全自己,他朝着台下解釋起來:不是我!
當初撞人的不是我,是江媚媚,是江家人讓我去找江綿綿頂罪的!」
孟書浩這話一出,來賓們更是沸騰不已。
江媚媚瞪大了眼眸,衝上去扯住孟書浩的衣領,大罵道:孟書浩,你竟然出賣我,你不是說要呵護我一輩子的嗎?」
孟書浩氣急敗壞地嚷嚷道:你自己撞了人,現在事情敗露,我可不想做你墊背,我才沒有江綿綿那麼傻呢!」
江媚媚氣得抬手要去扇他的巴掌,但孟書浩眼疾手快,擋開了江媚媚的手,兩人爭執起來。
江綿綿看着這出狗咬狗的戲碼,心底冷笑不已。
孟書浩這樣噁心的男人,她竟然深深地愛過他兩年!
兩年真心餵了狗!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