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江小姐攜子潛逃》[離婚後,江小姐攜子潛逃] - 第1章

第1章帝都,女子監獄。
厚重的大門敞開,艷陽高照。
江綿綿穿着一身洗舊的藍色囚服,慢悠悠地走了出去,在陽光的照耀下,她左臉的燒傷疤痕尤為醒目。
這時,一輛低調的黑色勞斯萊斯,緩緩停在她的面前。
年輕的男人下了車,驚喜地抱住她:老大,恭喜你出獄!」
江綿綿的唇角勾出一抹譏諷的笑,沉聲道:送我去帝皇酒店,好戲就要開場了。」
今天是她出獄的日子,同樣也是她的未婚夫孟書浩和她繼妹江媚媚舉辦訂婚宴的日子。
三年前,孟書浩跪在地上求她幫忙頂罪,說他把對方撞成了植物人,因為肇事逃逸,要判刑3-7年。
被愛情蒙蔽雙眼的江綿綿答應了。
入獄後,她才知道真正肇事逃逸的是江媚媚,而孟書浩和江媚媚一直背着她苟且。
更可惡的是,孟書浩接近她,也是江家指使的。
想到這裡,江綿綿握緊了拳頭。
孟書浩,江媚媚,還有江家其他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帝皇酒店,大門口。
蕭瑾瑜把車停下,轉頭上下打量了江綿綿一番,撇了撇嘴問:老大,你真要穿着囚服進去?」
江綿綿冷冷一笑:是,把你的請帖給我吧。
我會給他們一個驚喜!」
驗了請帖,江綿綿便直奔宴會廳,宴會廳的門前還擺放着孟書浩和江媚媚的寫真情侶照。
她當真覺得諷刺!
此刻,司儀正在聲情並茂地演講着,孟書浩和江媚媚站在台上,互相望着對方。
即使是一場訂婚宴,排場也搞得挺大,可見江建國對江媚媚的重視。
台下坐滿了人,大家看着台上的新人,紛紛鼓掌。
接下來,我們請準新郎和準新娘親吻,完成最後的訂婚儀式!」
慢着!」
這時,一道響亮的女聲打斷了司儀的演講。
大家齊刷刷地看向門口,女人一身破舊的藍色囚服,她高傲地揚着下巴,朝舞台的方向慢慢走去。
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她的身上。
這不是江家二小姐江綿綿嗎?
她不是撞了人在坐牢嗎?」
這是剛出獄吧?
身上還穿着囚服呢,特意趕來參加她妹妹的訂婚宴吧。」
她還不如別出現,這副樣子真是丟了江家的臉!」
待到江綿綿走到了兩人跟前,江媚媚似嚇了一跳,大叫起來:江綿綿,你怎麼在這!」
孟書浩也錯愕到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綿綿,你……你……出獄了?」
江綿綿掩去唇角的譏諷,露出一排潔白的小米牙,彎着唇笑道:我今天剛出獄,就急忙趕來參加妹妹和妹夫的訂婚宴,還為你們準備了一份禮物。」
江媚媚聽後,一把扯住江綿綿的手臂,在她耳邊咬牙切齒道:江綿綿,你趕緊給我滾走,你現在這副樣子簡直丟我們江家的臉!
現在書浩哥哥是我的,我勸你不要有其他歪心思,你乖乖聽話,我才能放你一馬!」
江綿綿唇角勾了勾,散去冷意,隨即一巴掌扇在了江媚媚的臉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