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征與謝時光迴轉》[梁征與謝時光迴轉] - 第4章

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我知道這首詞。
是沐甯於月前作的,寫的精妙至極。
一經傳出,便廣為流傳,如今便是民間,也知道寧安郡主乃是百年難遇的第一女詞人。
更知道,梁徵把自己關在書房,將這句詞謄抄了千百遍,以慰自己的相思之情。
呵。
詞是好詞,便是我也不得不承認,沐甯的天賦,絕不是我能比的。
梁徵愛極了這樣的沐甯,風花雪月皆入她魂的沐甯。
我自認作不出這樣萬人傳頌的詩詞,只得認輸。
……第二日,我便素衣伏地,親自向父皇母后請罪,上一折《陳罪書》,以言我之罪過。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我入主東宮一年余未能誕孕皇孫,自認有罪。
懇請父皇母后替太子殿下另擇人選,替皇家開枝散葉。
「肆」謝衾衾「啪!」
母親重重的虢掌,讓我從迷濛中迴轉。
「你乃是大夏太子妃,是十六台大轎從中正門抬入東宮的太子妃!
你竟敢自請下堂?」
我無力反駁。
母親嚴厲的聲音依舊:「不過是個側妃位置,任她閨中如何等尊貴,入了東宮皆是你的下首,你這般畏縮卻是何意?
將來出入宮廷,莫言你是謝氏女!」
我捂着火辣辣的側臉,眼裡的淚花如泉涌。
母親責怪我不顧謝氏顏面,做出自請下堂的荒謬事。
是的,我身後站着的是南陽謝氏,這般作為,實在是有侮門楣。
可我又能如何?
太子的心已經不在我這,難道我還要眼睜睜的看着他和沐甯恩愛廝守不成?
不過是眼不見為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