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征與謝時光迴轉》[梁征與謝時光迴轉] - 第3章

嫁的,卻是我的郎君。
「叄」梁徵與沐甯很多年以後,我也曾問過沐甯:「你這樣驕傲的人,卻要屈居於我之下,你甘心么?」
沐甯只是搖頭,笑的一如既往:「居於你之下,並不委屈。
我委屈的只是沒能早一些遇見。」
有時候我也想過,若是我與沐甯的位置對調,我將輸的一敗塗地。
好在,她終究是晚了一些。
沐甯果真是個令人痴狂的女子。
梁徵從見到她的第一眼,就再也不曾移開過目光。
縱使是同床共枕一年余,我也不曾見過梁徵這般如同中邪一般的眼神。
一見傾心,再見痴情。
梁徵只見過她幾面,便跟發了瘋似的,去求了母后,只說要迎娶沐甯為太子側妃。
母后素來賞識我,更是她自小培養的太子妃,如今我嫡子未孕,梁徵卻想着要迎娶側妃,這等荒謬之事有違祖制,自然怒不可斥。
可是梁徵卻如同失心瘋了一般,不僅鬧到父皇母后面前,更是在父皇的書房前跪了一天一夜,只求抱得美人歸。
我如遭雷擊。
我全心全意輔佐的郎君,如今卻為了另一個女人,這般忤逆!
憑什麼?
就憑沐甯這張嬌花般的臉?
我自然知道,我不如她美貌,可……我三歲起就為了當好太子妃付出的努力,竟還比不上她人的回眸一笑?
梁徵顯然十分愧疚,只同樣握住我的手,歉意道:「衾衾……孤知道孤對不起你,可是、可是沒有阿甯,孤真的活不下去。」
「阿甯不是一個有心計的女子,她純真無邪,只喜歡美好的事物,會作好聽的詩、會畫逼真的畫、會做新奇的點心……和她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奇思妙想,道不完的喜怒哀樂……」「她只不過是個單純的女子,是孤……是看上了她,要把她接進宮裡來!
衾衾,你要怪,就怪孤罷!」
我看着梁徵眼裡閃爍着的嚮往之意,心頭的苦澀蔓延到四肢百骸——大婚一年余,我自然知道我這位太子夫君平生最愛風花雪月,甜言蜜語。
我本以為那不過是午後甜茶,而日子終將回歸柴米油鹽,可誰知……他竟這般不切實際!
可笑我為他學習庶務管理、學習宮廷禮儀、學習御下之道、學習一切能當好一個太子妃的技能,到頭來卻比不上三句酸詩!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