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征與謝時光迴轉》[梁征與謝時光迴轉] - 第1章

下沉的夕陽散落,妃陵沉重的石門緩緩關上。
先帝過世後的第四十九天,那位被獨寵了二十餘年的傳奇貴妃沐氏,終於不勝悲痛,撒手人寰,追隨先帝而去。
而我,正以皇太后的名義,追封沐氏為孝敏皇貴妃,並親自賜她入葬帝陵陵寢,以願先帝與她在地下共享長眠。
一晃半輩子,我和沐甯的半生鬥爭,終是落下了帷幕。
「沒有人能搶走我的榮耀。」
帝陵的地宮門被燒紅的金水浸潤住縫隙,我扶着太監的臂膀,頭也不回的離開。
眼前是一片光明的未來,是我的子民、我的家族的光輝;身後是無盡的黑暗,是梁徵和沐甯的千年安眠、是他們死當同穴的夙願。
我忍不住大笑起來:「沐甯啊沐甯,你自以為成功,可惜,終究是……哀家贏了。」
只是笑着笑着……卻覺有兩行渾濁的淚花划過我已然蒼老的面龐。
終究是……都回不去了。
「壹」梁徵與謝衾衾時光迴轉,倒帶回永寧二十九年的初春。
那一年,十七歲的我以謝氏嫡女的身份正式與太子殿下完婚,成了名正言順的太子妃。
謝家女素以賢名聞天下,我作為這一代嫡女,從三歲起,一言一行都按照國母之資來培養。
這十餘年來,我人生的目標,便是當好大夏未來的國母、做好梁徵唯一的妻子、養育大夏未來的繼承人。
事實上,這一切我都做的盡善盡美。
嫁給梁徵的第一年,我們也曾有過一段琴瑟和鳴的美妙日子。
梁徵是個溫和的人,不論對誰都是一副和氣的模樣,當時在位的高祖也曾對自己這位謙和有禮的太子有過評價,說他「溫澤若水,韌而少堅,守成有餘,開拓不足也」。
幸好大夏經過幾代經營,民生安樂,有這樣一位天子,未嘗不是百姓之福。
私下裡,梁徵對我更是呵護有加,除了風花雪月的閨中密事,讓我覺得最感動的,乃是這大婚一年裡,除了兩個太子婚前本該就有的卑賤通房,他都沒有再納良娣的意願。
他曾對我說:「衾衾,孤此生有你,真好。」
陷入他深情款款的眼眸里,我曾以為,我謝衾衾將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可誰知,這一切的美好,都從梁徵遇見沐甯開始,戛然而止。
「貳」謝衾衾與沐甯次年春日,高祖五十的聖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