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意相歡朝與暮》[兩意相歡朝與暮] - 第9章 她是我女兒

「夫人,你做得對」,蘇玉銘正色道。

「不過現在大理寺還沒結案,也不知道那些人會不會捲土重來,所以還是要小心點的好。」

蘇玉銘在寢室跟夫人說了些體己話,便聽到了杏遙在門口的通報聲,「相爺,老爺夫人已經到了前廳了。」

蘇玉銘伸出雙手為夫人緊了緊被子,大步走到門口,『吱呀』一聲打開了房門。

「快去請過來。」

「是」,杏遙疾步朝前廳走去。

鍾義出了宮,便直奔丞相府而去。

他坐在馬車裡,單手支着頭,車身隔絕了外界的寒冷,讓本就又累又餓的他,漸漸地有了一點睡意。

接着伸出骨節分明的大手,揉了揉疲憊的眉眼。

「大人,丞相府到了」,車夫轉過頭,對着車內的人小聲說道。

隨後,就見一襲紫色官袍的鐘義,從馬車裡走出來。

修長的身姿,定定的站在車頭,抬眼看向面前低調奢華的丞相府。

剛走到前院,便看到丞相府的管家疾步向他走來。

「見過鍾大人,大人是來看夫人的吧,夫人是後半夜剛生產完,現在正在玉薇院歇息呢。」

像是又想起了什麼,頓了頓道:「對了,鍾老爺和鍾夫人也來了。」

張管家微微抬頭,正好看到鍾義變臉的整個過程。

只見他先是驚訝,接着便是狂喜,連夜來的疲憊一掃而光,「快帶我過去。」

張管家還沒反應過來,便見鍾義已經先他一步走了,張管家連忙小跑跟上。

鍾義走了一路,也就笑了一路。

從後半夜忙到現在,都沒來得及過問一下小妹的情況。

之前只知曉小妹這幾天便要生產,沒想到這麼快自己就當上舅舅了,想到這裡,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相爺,小鍾大人來了。」

大老遠的,蘇玉銘便看到張管家扭着略顯臃腫的身子,氣喘吁吁的跑過來。

為了能趕在鍾義之前到達,張管家抄近道,一路小跑,搞得府里的人都以為他是內急。

剛說完,一轉頭,便看到已經來到院門口的鐘義。

蘇玉銘跟鍾義打了招呼,便見鍾父鍾母穿着披風攜手而來。

幾人又互相打了聲招呼,一行人便一塊兒走了進去。

眾人暖了暖身子,又把披風解了交給下人,這才一同走到裡間。

蘇夫人早就聽到了門口的動靜,一抬頭,便看到自家爹娘和哥哥走了進來。

鍾母走到塌前坐了下來,一把拉住蘇夫人的手,眼眶微紅的看着她,「薇兒,你受苦了。」

蘇夫人看到自家娘親這樣,便又像從前未出閣那般,把頭靠在了鍾母的肩膀上,嗅着鍾母身上獨有的馨香,撒嬌道:「娘,女兒這不是沒事嘛,我也沒有想到會這麼快生,這不是不想打擾你們休息嘛,所以就沒有通知你們……」

鍾母伸出手點了點鐘薇的頭,故作生氣道:「是睡覺重要還是你生孩子重要,哪有女兒生產,母親不在身邊的。」

說罷,便要看看她的小外孫。

「這……」

鍾母輕輕的掀開被子,就看到了並排躺在一起的兩個孩子。

鍾父和兒子鍾義兩人,看看孩子,又看看丞相夫婦,異口同聲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鍾薇顯然已經猜到會發生這樣的局面了,只見她淡定的吩咐了句:「杏遙羅衣,你們先出去,不要讓任何人靠近院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