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嘶吼:吾妻不是惡女是嬌嬌》[冷王嘶吼:吾妻不是惡女是嬌嬌] - 第6章 沈姑娘在此打劫呢?

沈雲熙頓時又興奮又緊張,原來是敵國姦細和賣國賊湊一塊兒了,他們還想進廟?不如直接送他們上西天!

聲音沙啞的男人推了推門,發現門被人頂上了,他疑惑地嗯了一聲,隨即驚怒地低吼:「不好,廟裡頭有人,我們的話都被人聽到了!」

聲音尖利的男人冷哼一聲:「一不做二不休,管他是誰,幹掉了事!」

聲音尖利的男人後退了一些,助跑了幾步,猛地抬腳踹門。

殊不知,沈雲熙剛剛將頂門的木棍拿開,聲音尖利的男人使勁兒過猛,又踹在虛掩的門上,竟然當場在地上劈了個叉。

沈雲熙眼疾手快,舉起木棍就朝尖利男人的腦袋打去,尖利男人悶哼一聲,暈了過去。

那姦細沖了進來,沈雲熙迅速轉過身,嚯嚯地揮舞着木棍,與姦細打了起來。

姦細長得賊眉鼠眼,一副奸詐模樣,功夫並不好,沈雲熙在現代學的格鬥不講究花架子,專門攻人的要害之處,招招凌厲,殺機畢現,姦細很快就落了下風。

很快,姦細落荒而逃,沈雲熙自然在後面猛追。

姦細似乎體力不支,放慢了腳步。

眼看沈雲熙就要追上姦細了,姦細的手伸進袖筒,隨即向後一甩,無數淬了毒的銀針嗖嗖地飛向沈雲熙。

沈雲熙在地上翻滾了幾圈,躲過銀針。

沈雲熙最恨陰毒狠辣的人,怒火使得她好像力量倍增一般,她使勁將手中的木棍扔了出去,木棍狠狠砸在姦細的背上。

姦細向前撲倒在地。

沈雲熙飛身上前,騎坐在姦細背上,用胳膊肘對準姦細的脖頸,奮力砸了下去!

姦細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沈雲熙累得大口大口喘氣,她抬起袖子,擦了擦額頭的汗,兇巴巴地踢了姦細幾腳。

待緩過來勁兒,她將手伸進姦細的袖筒里,想看看姦細是不是藏了旁的暗器,誰知竟然掏出了厚厚的一沓子銀票。

居然要用銀子買京城城防圖,真是其心可誅,沈雲熙又踹了姦細一腳。

她展開銀票,藉著月光看見了上面的數字,不由得大吃一驚。

真是下了血本啊!

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沈姑娘在此搶劫呢?」

沈雲熙被驚了一跳,猛地抬頭,是燕王冷慕白。

沈雲熙鬆了一口氣,站起身,氣呼呼地對燕王說:「殿下,您才搶劫呢!您快看看,這個人是不是您要找的姦細?」

燕王點頭:「確實,要不然孤怎麼會夤夜來此?」

沈雲熙將銀票原封不動地塞回去,拍拍手,輕鬆地說:「好吧,那這裡就交給你了。」

沈雲熙轉身往破廟處跑,冷慕白攔住了她,似笑非笑地問:「你就這樣走了?你趕在孤之前抓住了姦細,不想要點獎賞?」

冷慕白上下掃視了沈雲熙幾眼,補充道:「畢竟……你如今這般落魄。」

沈雲熙心裏憋着勁,因為燕王之前奚落她的那些話,她不想被燕王看扁,就行了個福禮,聲音清脆地說:「殿下救了民女的命,民女幫您捉住了姦細,我們兩清了。」

想了想,沈雲熙又添上幾句:「殿下,如今您應該知曉了,當日落水,雲熙乃是受奸人所害,並非故意非禮殿下。雲熙自知粗笨,絕對沒有攀龍附鳳的心思,還望殿下明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