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的世子妃》[冷王的世子妃] - 第三章 洞房詳談

紀靈熙是一個宅女,確切地來說是一個非常熱愛古代生活的喜歡看文的宅女,關於穿越古代文、古代重生文這一系列,那是無一不追無一不贊,就算作者的文筆已經達到爛大街的級別。

身為一個資深的愛穿越、愛重生人士,她當然對各種穿越的方式爛熟於耳,可是,她從來沒想過她竟然也會穿越,還是以這樣的一種方式!

事情要回到十五分鐘前,紀靈熙在網上看到了一幅關於一個繁華小鎮的古代生活圖,裏面人來人往,鱗次櫛比的建築讓人眼花繚亂,小販的叫賣聲彷彿就在耳邊,行人眉眼間帶着滿足的神情,這些都清晰在目,裏面站着一個身着月白長衫的男子,紀靈熙覺得她看到的時候連魂都掉了。

可以說這幅畫真的很逼真,裏面的帥哥的溫柔笑容都能感受得到,所以紀靈熙將這幅畫設為她的電腦壁紙,睜大雙眼在電腦前一遍又一遍地看過這幅畫,特別是在帥哥的臉上多瞄了好幾眼。

哦,忘記說了,紀靈熙是一個大花痴,還是見到帥哥就不會走路的那種,特別是那種病弱型的帥哥,心臟會「撲通撲通」跳得快要出到嗓子口了。

可以說,病弱型而又不失陽剛之氣的男生完全就是紀靈熙的菜了!可是,她已經20歲了,這樣的人還從來沒有遇到過,要不就是長得太丑,要不就是太受,她發誓,如果遇到這樣的人,叫她倒追一萬里她也肯乾的!

話說,正當紀靈熙對着這幅圖愛得如痴如醉欲罷不能的時候,她這台配置高端的蘋果咬了一口的電腦突然出現了幽幽的綠光,可是沉浸在裏面的紀靈熙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綠光呈旋渦狀,慢慢地擴大,漸漸接近毫無所覺的紀靈熙,整個寢室都被這綠光映照得如同陰森恐怖的鬼片現場,膽小的人一定會被嚇到。

紀靈熙看了許久,覺得口渴了,轉過頭來拿放在電腦桌上的水杯,可是,綠光已經將她包圍,漩渦已經快速地流動起來。

看見這個恐怖的場面,紀靈熙的眼睛無意識地瞪大了,只能本能地叫了一聲:「啊!」

綠光仍是慢悠悠的,絲毫不因這女高音而停留一瞬,人在綠光的包圍中漸漸失去了蹤跡,完成使命後,綠光在下一瞬間就消失了。

那隻水杯因被紀靈熙碰到,在桌面上滾了幾圈,最終摔到地上,發出「啪」的一聲,成了幾塊光潔的碎片,靜靜地躺在地板上。

紀靈熙穿着夏日的牛仔T恤,腳穿一雙安踏運動鞋,茫然地站在荒無人煙的泥地,剛才她不是還在仔細研究那張古代生活圖嗎?怎麼一下子就到了這裡?

對了,剛才有很奇怪的綠光,包圍了整個寢室,她還嚇了一跳,還以為是那個無良舍友的詭計。

難道是迷煙嗎?將她迷倒之後送來了這裡,不然她怎麼會一點知覺都沒有呢?可是,學校的治安一向很好,而且她所住的樓層高達七樓,又有哪個不長眼的會到七樓綁架人呢?

最重要的是,她的手腳都沒有被綁住,頭腦也沒有吸了迷煙後的無力感,這一點綁匪是絕對不會忘的!

紀靈熙萬思不得其解,怎麼都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迷茫地站在那裡也不知道到哪裡去。

嘈雜的聲音忽然在林子的另一邊傳了過來,看起來人還不少,因為這時天已經不早了,還有微弱的火光照了過來。

這時,一個尖銳的女聲響了起來,「看!她在那!快追,別讓她跑了!」

紀靈熙還不明白怎麼回事,就看到幾個穿着古裝的人來到了跟前,還有兩個丫環打扮的人使勁抓住她的手,那力氣紀靈熙覺得她的手肯定腫了!

「你們……」紀靈熙猶豫着開口,可是後面的「在拍戲嗎」還沒出口就已經被打斷。

「快走!」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婦人用白眼珠惡狠狠瞪了紀靈熙一眼,「你別想在騙我們了!現在一句話都不許說,不然有你好看的!」

周圍的人看着紀靈熙也沒有什麼好神色,那兩個丫環更是私底下拿那尖尖的指甲掐了她一下,痛得紀靈熙差點就喊出聲來了。

幸好她沒喊出聲,因為她看見了那個比容嬤嬤更凶的婦人拿出了那張花花綠綠顏色怪異的帕子就準備捂她嘴巴上。

紀靈熙覺得如果真的捂上來了,那滋味一定**到她連隔夜飯都可以吐出來。

被押着走的紀靈熙很快走到林子的另一邊,看見一個大紅色的轎子,正想問一句,一個手刀就劈到了她的後頸部,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暈了過去。

接下來,紀靈熙什麼都不知道了,昏昏沉沉的像睡了一覺一樣,可是她如果醒着的話一定會吐槽尼瑪你睡覺是這樣被強迫的嗎?!你睡覺會全身都痛嗎?!你睡覺的時候那麼多人在你旁邊你真的能睡的着嗎?!

最後的時候,紀靈熙是被那吵鬧的嗩吶聲吵醒的,睜開眼睛,頭上好像有東西在擋着,什麼都看不清楚。

下意識地用手想將蓋頭拿下,可是,旁邊伸出一隻手阻止了她的動作,那隻手很瘦,骨節分明,而又修長有力,是紀靈熙最喜歡的類型。

那隻手將她的手握在他的掌中,不松不緊的力道,卻讓人不忍心拒絕,手心清爽而乾淨,似乎還有一些堅硬的老繭,這是一隻最適合彈鋼琴的人,這樣的手在鋼琴的琴鍵上跳躍着,那一定很好看。

紀靈熙對這隻手很滿意,就是不知道人長得怎麼樣,不過,手都這麼好看了,人應該也差不了多遠吧。

紀靈熙透過頭上薄薄的一層布料朝旁邊的人看去,模模糊糊的並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這個人的五官長得還不錯,臉也不胖不瘦的,恩勉強打70分。

似乎感覺到她的目光,旁邊的男子朝她微微一笑,黝黑的眼睛成了好看的月牙形,嘴角牽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角度,牽手的力度更重了一些。

可是紀靈熙卻像被電擊了一樣,整個人都僵硬了,手腳都不知道怎麼擺了,只好無措地將眼睛移開,可是心跳聲還是大得驚人,她都害怕旁邊的人聽到了。

可是這不能怪她啊!要怪就怪這個人!有事沒事笑得那麼好看幹嘛啊,這樣是犯罪懂不懂!

這時,一個蒼老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吉時已到,拜堂開始!」

周圍議論的聲音、樂器的聲音都一下子停了下來,整個大廳鴉雀無聲,只有紀靈熙忽然變得急促的喘氣聲。

拜堂?

拜堂……

是她想的那個意思嗎?這個難道不是在演戲嘛?怎麼到現在還沒發現找錯人了!

雖然她也長得很漂亮,很有明星的風範啦,可是,她真的沒有遇見過神秘兮兮的經紀人先生,也從來沒有在什麼合同上籤過約,她真的真的只在試卷上寫過她的名字!

所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威嚴的禮儀可看不到她在頭蓋下豐富的內心活動,聲音又響起來了,「一拜天地!」

拉着她手的人緩緩轉過身,彎下了身子,紀靈熙的靈魂已經出竅,也機械地跟着一起做了。

禮儀滿意地點頭,讓開了身子,顯出高堂上的兩個靈牌,高聲喊:「二拜高堂!」

眾人看着高台上的兩個令牌,在私底下竊竊私語起來,聲音很小,可是在這寂靜的大廳還是能聽得很清楚。

「這孩子可真可憐,父母早早就沒了,留下他一個人,日子難熬啊!」

「是啊,而且這孩子的身體又不好,天天都要吃藥,家裡無論是什麼時候都瀰漫著好濃的一股藥味,聽說這次成親還是用來沖喜的呢!」

「就是就是……」

看着旁邊雲淡風輕的人,紀靈熙不確定他有沒有聽到,不過「病」這個詞成功地挑起了她的同情心,她從小就體弱,也是在藥罐子里泡大的,當然懂得這苦澀的滋味。

況且,這人連父母都沒有,一個人孤苦伶仃又疾病纏身,這是得多辛苦啊!至少她還有疼愛她的父母在,沒有嘗到什麼痛苦的滋味。

不知不覺中,「二拜高堂」已經過去了,紀靈熙跟着身邊的人一起彎下了腰。

禮儀的聲音里是無盡的安慰,喊道:「夫妻對拜!」

聽着這話紀靈熙就覺得她整個人都懵了,怎麼就這樣將自己賣了呢?她不是腦子進水了吧,雖然是美男,但是將她的一生交給一個陌生人,請訴她真的做不到!

越想越覺得這不是在演戲,而且最明顯的這裡根本就沒有攝像頭,演的那是什麼戲啊!她這是真的穿越到了古代,雖然這穿越方式她還沒有見過。

正想掙脫開手上的鉗制,握住她的手忽然變成了鉗子一樣,用盡了吃奶的力氣都無法掙脫,那隻手握緊她的手,強迫她彎下腰來,而喜袍的衣袖寬大,在場的沒有一個人看見這私底下的鬥爭。

終於,像過了一千年一樣,禮儀的聲音響了起來,「禮成!送入洞房!」

立刻就有人拉住她的另外一隻手,牽引着她慢慢走向前方,後面的人手仍然不肯放開,只是力道已經沒有那麼重了。

紀靈熙覺得她真的是委屈死了,她長這麼大還沒談過戀愛呢,怎麼一來就遇上這樣的事情呢?

不過幸好穿越的不是一覺醒來肚子里多了一個寶寶那種情況,身穿總比魂穿好多了,自己的身體總是比較好用嘛。

現在已經不是反抗的最佳時間了,古代的拜堂就相當於領證,怎麼鬧騰都沒有絲毫效果了,以後有什麼事,還是走一步想一步吧,想這麼多也無益。

進到洞房後,還沒來得及問什麼話,那男人就捂住嘴劇烈地咳嗽起來,聲音震得連屋子都跟着顫了幾下。

「你、你怎麼了?」雖然不滿剛才這男人的作為,但紀靈熙還是不忍心看着病人咳成這個樣子,這是醫者起碼的仁心,就想掀開蓋頭查看一下。

男人的一隻手阻止了她的動作,另一隻手仍舊掩在嘴邊,強忍着咳嗽,整張臉都皺了起來。

「沒、沒……事……」這男人的聲音很好聽,但還是掩不住的虛弱和痛苦。

「那我來幫你拍一拍吧。」紀靈熙上前踮起腳尖拍着這男人的背,沒想到這人看着瘦弱,實際上卻還是很有料的,屬於那種看着瘦,身材卻很好的人。

紀靈熙踮腳很是辛苦,這男人很高,她才到他下巴那裡,踮起腳來爺不過拍到腰部上一點點而已,所以男人聽話地彎下了腰,任憑紀靈熙動作。

帶路的丫環在就知趣地躲開了,拍了一會兒背之後,男人終於沒那麼難受了,呼吸都和緩了下來。

見此,紀靈熙才放下了手,埋怨地說:「你怎麼都不注意一下你的身體啊?咳嗽都不知道吃一點葯。」

「呵呵,」男人對這避而不談,岔開了話題,「剛才拜堂的時候你怎麼了?我那時忽然沒有力氣了,扯了你一下,你沒事吧?」

原來這男人也不是故意的啊,紀靈熙還在醞釀的火氣忽然就消失無蹤了,看來這個人也不是那麼差勁嘛,挺正人君子的。

「我沒事,你現在快出去敬酒吧,我在這裡休息一會。」紀靈熙就無數次見過電視里因為新郎官呆在洞房裡久久不出去而被小夥伴們笑得臉都紅了的,她可不想這樣,況且,她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思考,現在沒心思呢。

「恩,好,我待會叫人送一點飯菜進來,折騰了一天你也該餓了。」男人說完就轉身出去了。

紀靈熙看着這帥氣的背影,心裏是無限的嗟嘆,如果這帥哥真是她家的該多好啊!她就可以除了吃喝睡之外,天天都盯着看了!

可是,不是她家的。

世界上最悲慘的事莫過於如此,看到一個心動的帥哥,還跟他拜堂成了親,可是,他還是不屬於你。

紀靈熙覺得她就是這最悲慘的事了,對於一個終極外貌協會還沒有心動過的人來說,真是比生刓她還要痛苦啊!

胡思亂想了一會兒,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紀靈熙將已經發散到外太空的思維收了回來,道:「進來。」

一個輕巧的腳步聲透進耳朵里,小丫環的聲音嬌嬌怯怯的,「夫人,這是老爺安排我給你送的吃食,你現在趕緊吃一點吧。」

夫人?!

紀靈熙表示她現在只有20歲,離夫人這個稱呼真的還很遠!就算夫人是有錢人的稱呼,但是她還是一點都不喜歡!

可是,她就算再是不喜歡,也沒有辦法反駁,只好抽了抽嘴角,努力忽視掉這個稱呼,「恩,放在桌子上吧。你叫什麼名字?」

小丫環將托盤放到房間正中的大木桌上,福了福身,恭敬地說:「奴婢叫冰心,是老爺指給夫人的丫環。夫人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來問我。」

這不就是瞌睡的時候就來了枕頭嗎?紀靈熙表示對這個丫環很滿意,對尚未謀面的冒牌夫君也有了一絲好感。

「現在這是什麼朝代?」紀靈熙裝作無意的問道,這樣子看起來就覺得是在考驗小丫環。

冰心一點都不敢遲疑,敏捷地答道:「現在是大楚朝,今年是第五位皇帝登基,年號是豐盛十七年,在位的皇帝是豐盛帝。」

竹筒倒豆子一樣,冰心一點都不藏私,紀靈熙在腦海里回想了很久,以她能將圖書館裏的歷史書翻爛的記錄,竟然想不起這大楚朝是什麼朝代。

難不成是架空的年代?本來還想藉著現代人縱橫上下五千年的見識,好好征服一下這些古人,現在看來是沒有機會了,她還是洗洗睡吧。

「那,你家老爺叫什麼名字啊?」紀靈熙被這個架空的朝代打擊慘了,別的都不想知道了,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安慰她受傷的心靈。

這會冰心倒是回答不出來了,她從來都不知道老爺的真名是什麼,一開始的時候就是叫老爺的,真名還真的不知道。

「怎麼了?」看見這個簡單的問題就把人家小丫頭難住了,紀靈熙不由追問了一句。

「我、我不知道老爺的名字,我只知道別人都是叫於老爺的!」冰心也才十三四歲,被未來的主人問到不知道的問題就一臉慌張,都快哭出來了。

「哦?」竟然連家裡主人的名字都不知道,這人也算是挺有神秘感的了,「那你還知道什麼關於老爺的事情?」

「老爺……」冰心一咬牙,還是決定說出去好了,小昭姐姐說的,對主人一定要忠心,「老爺以前娶過很多夫人,但是不久之後這些夫人就都死了。」

什麼!很多夫人!

紀靈熙的肺都快要氣炸了,竟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