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宮棄後:誰動了朕的皇后》[冷宮棄後:誰動了朕的皇后] - 第六章 廢后(2)

桑桑看着趙淵挑了挑眉道。

聽莫桑桑這麼一說,趙淵臉色鐵青從牙縫中蹦出兩字,「你敢!」

他的女人心裏永遠只能裝着他一個人,不管他有沒有繼續寵幸她,只要成為他的女人,心裏就不能再有別的男人,但凡背叛他的女人只有死路一條。

寧王剛出錦繡宮,一個小太監趁着夜色匆匆朝着太后的瑞和宮走去,顯然這是太后在錦繡宮安排的眼線,只是不知道她聽到小太監彙報後會是什麼表情,寧王畢竟是她的親生兒子,雖然兩人的關係不算太好,可終究還是親母子。

聽到小太監的稟告,太后冷着一張臉,不說話,整個瑞和宮的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就怕惹惱了她。

太后柳玫當年也是宮中的風雲人物,她原本只是一個小小的嬪妃,可最後竟然讓皇上廢了皇后立她為後,這其中所花費了多少心血旁人只怕是無法想像的!要不是寧王堅持不肯當皇上,她又怎麼會同意讓趙淵當皇上。

「太后,皇貴妃來了!」站在門口的小太監匆匆跑了進來,跪在地上看都不敢看太后一眼,怯怯的說道。

「讓她進來!」柳玫頓了頓掃了一眼站在大廳里的宮女道,「你們都下去吧!」

聽到這話,除了太后的心腹香蘭外,所有的人如蒙大赦逃一般的快步離開了瑞和宮,誰也不敢在這個當口停留!太后要真發火的話,他們所有人都休想在見到明天的太陽!

柳無言看着所有人都退了出去,有些納悶開口問道,「姑媽,誰又惹你生氣了?」

柳玫抬頭看了一眼柳無言反問道,「你這麼晚了,不在你的景言殿獃著,你上哀家這來幹什麼?」

「姑媽,你不要嘲笑我了,真不知道那個莫桑桑給皇上灌了什麼迷藥,皇上去她那了!」她都已經吩咐人準備好了晚膳了,他說走就走,一點面子都不給她,她跟他那麼就,這還是第一次!

看着坐在一旁一聲不吭的柳玫,柳無言嘟着嘴又道,「姑媽,您倒是幫我想想辦法,您上次答應我的,一定會讓我當上皇后的,可是現在……我什麼時候才能當上皇后啊?」

原本心情就不是很好的柳玫,被柳無言這麼一折騰,心情越發的惱怒了,轉頭衝著她嚷嚷道,「你就安分守己一點吧,你真以為她能坐的長?」

看着柳玫發怒,柳無言立馬收斂起自己的小情緒,挽着柳玫的胳膊柔柔的問道,「姑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寧王又惹您生氣了!」

聽到柳無言提起寧王,柳玫無奈的嘆了口氣,幽幽的說道,「真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他不顧規矩跑到錦繡宮去,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他要是喜歡莫桑桑的話為什麼不和她說呢?她可以賜婚的!現在都已經這樣了,他又跑去,這成何體統?

「姑媽,您別生氣,寧王的性子您還不知道么?他從來就不管什麼禮數的!」看着柳玫不願多說,柳無言又道,「都怪那個莫桑桑,這一切都是她搞出來的,要是沒有她就不會發生那麼多事情了!」

聽柳無言不斷的提起莫桑桑,柳玫眉頭緊皺冷聲道,「不要在哀家的面前提起莫桑桑這個人!」如果現在莫桑桑站在她面前的話,她一定會一劍殺了她,絕不會讓她活到明天的!

被柳玫這麼一吼,柳無言覺得委屈極了,起身朝着柳玫福了福身子,「太后,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那無言先回去了!」

看着柳無言朝着門外走去,柳玫嘆了口氣喊道,「你這麼晚來這想說的話話都沒說就真的打算走了么?哀家說你幾句,你就耍小性子了?」

柳無言轉身眼淚汪汪的看着柳玫道,「沒有,無言只是不想惹姑媽生氣而已!」

看着柳無言哭哭啼啼委屈的樣子,柳玫朝着她招招手安撫道,「哀家剛才說話是重了一點,你別往心裏去,你放心好了,這皇后的位子是你的,你就在等等吧!現在莫海的兵權還沒有全部移交給皇上,何況皇上剛娶了她,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廢掉她呢?這都的有個過程!」

廢后向來不是簡單的事情,這朝中有好多人都是站在莫海這一邊的,就算趙淵拿到了兵權也要過一陣找個合適的理由才能廢掉莫桑桑的,否則朝中肯定會大亂的!

雖然柳玫這麼說,可是柳無言心裏還是很擔心,今天早上她特意起了一次錦繡宮想去探一探莫桑桑的情況,誰知道乘興而去敗興而歸,這莫桑桑根本就不是傳言那樣是個草包三小姐,反而她的眼中透着一種讓她害怕的東西,她走到今天這一步很不容易,她不想失去現在所擁有的,看着柳玫的情緒緩和了很多,柳無言這才開口道,「姑媽,無言只是怕皇上會喜歡上她!」

「你瞎擔心什麼啊?她長什麼樣哀家很清楚,完全比不上你的,你真的不用她擔心的,她一個人能在宮中折騰出什麼花樣來呢?皇上是什麼性子你還不了解么?莫桑桑那種長相的女人是不可能入他眼的。」

趙淵對女人的挑剔是眾所周知的,也正因為這樣,所以他的後宮並沒有太多的嬪妃。就算是大選,也有很多人將自己的女兒從名單中划去,因為他們心裏很清楚,他們的女兒是不可能被皇上選中的,與其在宮中當讓人使喚的宮女,倒不如在家做個被人伺候的小姐!

「姑媽,我也知道莫桑桑那長的不好看,可是我總覺得我會輸給她,皇上最後還是會選擇她!」自從早上見過莫桑桑之後這個念頭就一直在她的腦海中盤旋,害的她今天一整天的心情都不好!

「好了,不用擔心了,等皇上來的時候你自己問皇上吧!你進宮也有好幾年了,有些事你應該心裏很清楚的!」這宮裡從來不缺乏想要上位的女人,有那個時間去擔心莫桑桑,倒不如去看好那些個女人!

「姑媽,我覺得您真的應該見一見這個莫桑桑,她和傳言完全不一樣,您見了就知道了!」看到柳玫似乎對莫桑桑並不感興趣,柳無言遂又開口提議道,「要不明日我們大家聚在一起用膳吧,這樣的話姑媽不就可以看到真正的莫桑桑了么?」

其實關於莫桑桑的事情她早有耳聞,聽說她因為得不到皇上的愛,所以一直傻乎乎的,經常做一些荒唐的舉動,想要博得皇上的歡心,可是每次都弄巧成拙,所以當她聽到莫桑桑要和皇上成親的消息,她以為自己聽錯了,誰知這一切都是真的。

柳玫轉頭看着柳無言有些不解,這個莫桑桑她親自找人查過的,確實什麼都不會,皇上之所以和她成親是因為她的父親莫海手中有兵權,現在內憂外患之時所有的兵力全在幾個將軍身上,他想要兵權就必須要娶莫桑桑,看着柳無言獃獃的發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柳玫拉了拉她的手問道,「莫桑桑不就是京城裡傳的沸沸揚揚的草包三小姐么?有什麼好看的?」

看着柳玫毫不在意的樣子,柳無言忙開口解釋道,「姑媽,她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我以前見過她的,那時候她真的很一般!連話都說的有些結巴。」要不是兩人長的一模一樣,她肯定不會相信的!莫桑桑怎麼可能會有那種眼神,不過她不是莫桑桑的話,她又是誰呢?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呢?一連串的問題在柳無言的腦中閃過!越想越心驚肉跳,越想越覺得這事情不簡單,越想越覺得可怕,如果以前的那個草包是她刻意裝出來的,那她的心機該有多重?

看着柳無言的臉色越發的蒼白起來,柳玫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撫道,「不要太擔心了,姑媽答應過你的事情一定會辦到的!」

「是,姑媽!」看着柳玫並沒有將莫桑桑的事情放在心上,柳無言並沒有在多說什麼,只是暗暗的在心裏發誓,不管莫桑桑是裝出來的傻還是真的傻,她都要除掉她!

看着又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柳無言,柳玫對着站在身後的宮女吩咐道,「香蘭,皇上最近不是拿了一些琉璃國進貢來的水果么?去準備一點端上來讓皇貴妃嘗一嘗!」

「是!」香蘭應了一聲,朝着柳玫福了福身子,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香蘭走了出去,柳玫主動拉起柳無言的手,直直的看着她安撫道,「莫桑桑對你沒有那麼大的威脅,皇上娶她無非是權宜之計,你和皇上從小一起長大,他對你的感情你還不清楚么?他和莫桑桑畢竟剛剛大婚,就算在莫桑桑的錦繡宮過夜也是正常的,莫桑桑現在名義上是皇后,你不要太計較了,最近朝中也不是很太平,你不要再去煩他了!」柳家已經大不如前了,雖然是三朝重臣,可是一代不如一代,柳家要不是底蘊厚,又有她這個太后撐着,只怕在朝中越發的變的可有可無了!這也是她為什麼一定要讓柳無言當上皇后的原因,要是柳無言不能上位,她一死,這柳家就真的完了!如果她弟弟沒有死的話,一定可以幫襯她很多,她也不用這麼累,可惜她弟弟在二十年前就死了,罪魁禍首就是莫海,所以她不可能對莫桑桑有什麼好感的。

看着柳玫擔心的樣子,柳無言乖巧的點點頭保證道,「姑媽,無言知道了,無言會好好伺候皇上的!」其實她進宮幾年就在宮中霸道了幾年,就算前皇后夏媛也要讓她幾分,可惜夏媛福薄,好容易懷上了龍種,卻難產而死,最後孩子也沒有保住!

夏媛死後,皇上也許諾會讓她當皇上的,她正滿心歡喜的等待着,誰知道半路殺出個莫桑桑,讓她措手不及,不過剛才聽柳玫那麼一說,她心裏也踏實了不少,既然她只是皇上手中的一枚棋子,一旦沒有了利用價值也就會被丟棄,她什麼都不用做,只要等着就可以了!

看着香蘭端着水果走了進來,柳玫朝着柳無言淡淡一笑「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你知道該怎麼做的,不會讓姑媽失望的對么?」

「皇貴妃請嘗一嘗!」香蘭將水果放到柳無言的面前,低聲道。

柳無言剛拿起一塊還未送到嘴邊,景言殿的小太監匆匆跑了進來,朝着柳玫和柳無言行禮後恭敬的稟告道,「啟稟皇貴妃,皇上剛剛擺駕景言殿了!」

聽小太監這麼一說,柳玫對着柳無言擺擺手催促道,「快去吧,不要讓皇上久等!」

看着趙淵離開錦繡宮,莫桑桑心裏終於鬆了口氣,她真的一點都不想和他有牽扯,一點都不想,什麼皇后不皇后的,她也不想當,只可惜她身無分文,對這個世界也不理解,光憑小翠的隻字片語,她也不敢貿然離開,別說是出城了,就算是偷摸出這個皇宮,都出不去吧!

小翠有些不悅的看着莫桑桑,不明白她為什麼要把皇上往外推,這後宮的妃子誰不巴望着皇上在自己的寢宮就寢,唯獨她家小姐不願意,她真的不明白,當初口口聲聲要嫁給皇上的那個三小姐為什麼現在對皇上可以這樣冷淡?剛才只要小姐開口,皇上必然會留下來的,可是她卻什麼都不說,甚至還催促他快點離開!

看着站在一旁悶悶不樂,欲言又止的小翠,莫桑桑淡淡的問道,「是不是覺得我應該將他留下來?就算不留也不該頂撞他?」

「小翠真的不明白,三小姐不是一直都很喜歡皇上的么?為了皇上拒絕了沈公子,可是為什麼現在又對皇上這樣呢?」原本皇上就不喜歡她,經過這麼一鬧,想讓皇上回心轉意只怕更難了!

「你是不是想說我不是好歹呢?我應該阿諛奉承?」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她都不喜歡去刻意討好一個人,很多事情她都可以不在意,不計較,但是讓她去討好別人,她真的做不到,就算對方是皇上,那又怎麼樣呢?他都已經將她說的那麼不濟了,她為什麼還要當聽不到呢?剛才那種情形下,是個人都會發怒的!

「三小姐,奴婢知道剛才皇上說的話確實難聽,但他畢竟是皇上啊!得罪不起的,你不為自己想想也要為老爺想想,為了您,老爺把兵權都放棄了!」想起這事情她心裏就很不是滋味,老爺真的是太寵三小姐了,三小姐竟然還這麼不體諒老爺,不努力討好皇上,讓自己在這後宮站穩腳跟!

「小翠,事情已經發生了,你不要在多說了!」她當然知道剛才那麼做是大不敬的,但是並不在意,反正她不屬於這個世界,也許死了就能回到她的世界去,所以她才會那樣頂撞他!

小翠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朝着莫桑桑福了福身子道,「三小姐,時間不早了,您早點歇着吧!」

「我需要洗澡,你幫我去準備水吧!」莫桑桑深深的嘆了口氣,走到窗邊,打開窗戶,雖然是初秋,可是夜晚的風還是有些涼,莫桑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可還是探出頭朝着天上看,天上的星星很亮,很多,這樣的星空在現代絕對是一種奢望!

小翠有些不放心的看着莫桑桑小聲道,「三小姐,晚上風寒,您還是把窗戶關了吧!」

「沒事的,你去準備洗澡水吧!」莫桑桑自顧自的抬頭看着星空淡淡的回道。

不大一會的功夫,宮女們便準備好了洗澡水,小翠走到莫桑桑的身邊開口道,「三小姐,洗澡水都已經準備好了!」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莫桑桑關上了窗,對着身邊的小翠吩咐道。

「讓奴婢伺候主子吧!」小翠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你出去吧!」她現在只想好好的泡個澡,想想發生在她身上這些荒唐的事情,還有就是琢磨一下,怎麼樣才能回去,回到那個傷她最深卻熟悉的地方,這地方不屬於她,她不想留下!

看着莫桑桑冰冷的表情,小翠雖然還是不放心,卻又無可奈何,只能轉身走了出去。

莫桑桑跟在小翠的身後,將門鎖上,朝着屏風後走去,褪去衣服,將整個人都沒入到諾大的澡桶中,往事一幕幕的在腦中盤旋,眼淚不斷的滑落,不知道哭了多久,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她從澡桶中走出來的時候,澡桶中的水已經冰涼,天色也已經微微泛着起了白光,天快亮了。

莫桑桑有些狼狽的躺到床上,明明很困,卻怎麼都睡不着,一個翻身,梳妝台上明晃晃的白光吸引了她的注意。

莫桑桑起身,走到梳妝台邊看了一眼,發現發出白光的竟然是一把精緻的修眉刀,看着鏡子中陌生的臉龐,腦中又想起了趙淵那尖酸刻薄的話語,修眉刀狠狠的划過手腕,看着鮮紅的血流了出來,莫桑桑沒有一點點的驚慌,平靜的走回到床上躺下,迷迷糊糊中,竟然睡著了。

……

看着莫桑桑蒼白的臉旁,趙淵的心莫名的疼了一下,看着跪了一地的宮女太監,看着太醫束手無策的表情,他突然有些慌了!

他確實不喜歡莫桑桑,可是當他看到她竟然選擇這種方式離開,他真的有些接受不了,昨天晚上他說的話確實有些重了,但是他萬萬沒想到她的性子會這樣剛烈,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三小姐,三小姐……」看着躺在床上臉色慘白的莫桑桑,小翠後悔的腸子都要青了,昨天晚上她就覺得她有些怪怪的,她還以為是和皇上生氣,沒想到她竟然會做這樣的傻事,要是她有個三長兩短的話,她可怎麼和老爺夫人交代?

趙淵冷着一張臉,詢問着早已經滿頭大汗的老御醫,「錢太醫,情況怎麼樣?」

「回皇上,皇后娘娘只怕是……」老御醫沒有繼續把話說下去,而是直接跪在了趙淵的面前,低頭連聲道,「老臣無能,老臣無能!」

聽錢御醫這麼一說,趙淵心頭一涼,衝著其他幾人嚷嚷道,「今天你們要是救不了皇后的話,你們一個個全都的陪葬!」

時間就好像一個頑皮的孩子一樣,你越是擔心,他過的越快,轉眼已經到了傍晚,夜幕再次降臨,可是莫桑桑依然沒有蘇醒的跡象,正當所有御醫都束手無策想要放棄的時候,寧王趙焰匆匆跑了進來!

看着圍在床邊的御醫,趙焰走上前去怒吼道,「都給本王滾開!」

在眾人詫異的眼神中,趙焰坐到床邊,抱起莫桑桑的頭,從袖中拿出一個瓷瓶,從裏面倒出一顆藥丸,塞入莫桑桑的口中,看着她將葯咽下,又緩緩的將她放平到床上!

他昨天回去後就直接去了沈天磊的別院,兩人一直喝到天亮才回寧王府,剛回府便聽到了莫桑桑自殺的消息,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所有的醉意都一消而散,托關係找到了性格古怪的鬼醫寧軒,求來這一顆保命丹!

不愧是鬼醫研製的保命丹,莫桑桑服下沒多大一會,手指就微微動了一下。

看到莫桑桑終於有了反應,趙淵對着一屋子的御醫冷聲道,「一群廢物,都滾都下去吧!」

看着將莫桑桑摟在懷中的趙焰,趙淵猶豫了半天還是開口詢問道,「你怎麼知道這事情的,還有你葯是從哪裡來的!」

趙焰冷冷的看了一眼趙淵不悅的道,「皇兄,現在不是討論這個事情的時候吧,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昨天我走的時候桑桑還是好好的,是不是你又說了什麼話刺激了她?你明知道她那麼愛你,為什麼你還要傷害她?」

他一直以為他只是把莫桑桑當成妹妹看待的,可是聽到她自殺的消息,他覺得整個世界都崩塌了,他這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中,他早就愛上了莫桑桑,而且愛的極深,這顆大還丹其實是用他的命換來的,不過只要看着莫桑桑沒事,他就安心了,至於他的命,他真的不在意,鬼醫什麼時候想要,他都可以給!

看着趙焰冰冷的表情,趙淵就好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能無奈的坐到一旁。

「我不想知道,不想知道!」莫桑桑哭喊着睜開眼睛!

看着跪在地上的小翠,看着守候在一旁的趙焰,坐在一旁的趙淵,莫桑桑無奈的嘆了口氣,修眉刀划下去的那一瞬間,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因為她已經將門反鎖了,就算有人發現,她也會因為失血過多而無法醫治的,可是她竟然還活着,甚至原本莫桑桑的記憶也全都在她的腦海中了,一時之間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適應!她和那個莫桑桑因為她自尋短見而已經真正的融了!

「三小姐,三小姐!」看着莫桑桑醒來,小翠連連磕頭道,「謝謝菩薩保佑!謝謝菩薩保佑!」

「小翠,對不起,讓你擔心了!」看着小翠紅腫的眼睛,嘶啞的聲音,莫桑桑心裏真的很感動,開口道歉道。

聽到莫桑桑開口說話,趙焰走上前去剛想開口訓斥她,只見莫桑桑朝着她淺淺一笑道 「對不起,二哥讓你擔心了!」

「你還知道我是你二哥,為什麼還要做這樣的傻事?」莫桑桑的一聲二哥讓趙焰心中的火氣徹底融化,所有責備的話如鯁在喉怎麼也說不出來!

「是我對不起天磊,你幫我勸勸他吧!我配不上他的!」想起沈天磊對她的好,莫桑桑心裏很不是滋味。

融合記憶後,所有發生的事情她現在都已經知道的一清二楚,沈天磊對她的好,趙焰對她的關心,還有她對趙淵的感情。

「既然死不了,那朕先去忙了!」看着莫桑桑沒有搭理他,趙淵心裏有些失落,想要詢問她到底怎麼樣了,可是話到了嘴邊卻又變得尖酸刻薄起來。

莫桑桑抬頭看了看趙淵,自嘲的笑了笑,柔聲道「臣妾讓皇上擔心了,臣妾沒事了,皇上您去忙吧!」

原本以為莫桑桑會道謝或者說些別的什麼的趙淵聽她這麼一說,氣的拂袖離開低聲嘟囔道,「口口聲聲說愛着朕,這算哪門子的愛?」

趙淵的話雖然說的很輕,但是趙焰和莫桑桑都聽到一清二楚,只不過兩人誰都沒有接話,聽到趙淵的腳步漸行漸遠,兩人相視一笑。

一個月的時間就這樣悄無聲息的過去了,自從上次自殺事件後,小翠便一步都不離的跟在莫桑桑的身邊,唯恐在發生任何的意外。

莫桑桑坐在窗邊悠閑的看着書,這一個月她真的想了很多,既然回不去了,既然老天給了她這樣的機會,既然她那樣都死不了,她就應該好好的活下去!將莫桑桑丟失的尊嚴全都一點一點的找回來!

「皇后娘娘,剛才奴才聽人說莫將軍回府途中遇襲!受了重傷!」小安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看着坐在窗邊的莫桑桑道。

「什麼,你說什麼?」莫桑桑楞了一下,一臉不相信的看着小安追問道,「這事情你到底是聽誰說的,消息可靠么?」

「奴才是聽皇上身邊的李公公說的,想來應該是真的!」看着莫桑桑臉色陰沉,小安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莫桑桑深吸了口氣,快步朝着門外走去,雖然她不是真正的莫桑桑但是莫海對莫桑桑好,她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她真的沒辦法不過問!

看着莫桑桑急匆匆的走了出去,小翠忙追了上去,「三小姐,三小姐,你要去哪裡!」

莫桑桑還未走出錦繡宮,趙淵身邊的李全李公公便走了進來,看到莫桑桑正準備出門,對着她道,「皇后娘娘請接旨!」

看着李全的臉色不是很好,莫桑桑眉頭緊鎖有些不悅的跪在了地上道,「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李全宣讀了聖旨,撇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莫桑桑道,「皇上一會就來,皇后要是有什麼問題想問的話就直接問皇上吧!」

莫桑桑接過聖旨沒有謝恩,冷冷一笑低聲道,「趙淵,你真是太卑鄙了,簡直是個人渣,莫桑桑怎麼就愛上你這種人了?」

看着李全帶着幾個小太監走遠,小翠這才回過神來冷着一張臉陪着莫桑桑走回屋內,心裏也將趙淵罵了千百遍。

他怎麼可以這樣,真是太過份了,拿到兵權就可以這樣么?就算在怎麼不喜歡莫桑桑也再等上一陣在將她貶入冷宮,他都沒有和她相處過,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決斷,如今老爺又受了傷,要是知道這事情的話,病情肯定會加嚴重的。

莫桑桑坐在大廳內,看着手中的聖旨冷冷的笑着,真是太可笑了,明明是他答應的,她可以不去給太后請安的,這會竟然說她沒有孝道進宮後竟然從不給太后請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三小姐,您別不說話嚇奴婢啊!」看着莫桑桑就這麼一言不發的坐在椅子上,小翠嚇的不知如何是好!

小安有些不放心的走到莫桑桑的身邊問道,「皇后娘娘,您沒事吧!」

小安的話音還未落下,門外便傳來小太監瓮聲瓮氣的聲音,「皇上駕道!」

看着莫桑桑依然坐在位子上不動,小安和小翠不約而同的說道,「皇后娘娘,皇上來了,出去迎一下吧!」

趙淵走進大廳,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不說話,也不上前請安繃著一張臉的莫桑桑,對着大廳里的宮女擺擺手吩咐道,「你們都下去吧,朕有些話要和皇后單獨說!」

看着所有人都退了出去,趙淵走到莫桑桑的身邊坐下的淡淡的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朕很無情?」

「我只想知道我爹是不是真出事了?」莫桑桑抬頭對上趙淵的眼睛,直截了當的問道。

「你應該自稱臣妾的!」趙淵不但不回答反而挑剔起莫桑桑的話來。

看着似笑非笑的趙淵,莫桑桑氣的咬牙切齒卻不得不低聲問道,「臣妾想問皇上,莫將軍是不是真的遇襲了?重傷了?」

「遇襲是真的,不過並沒有重傷,只是一些皮外傷罷了,相信休養一陣就好了!你除了這個還有別的要問么?朕可是很忙的!」他這一個月來,不曾踏足過錦繡宮,就是想看到莫桑桑失魂落魄的樣子,可誰知,莫桑桑非但沒有失魂落魄,每天依然是該吃吃該喝喝,根本不關心他去不去錦繡宮,這簡直就是打他的臉!

這次的聖旨他也是試探她一下,若是莫桑桑開口求他,他或許會收回這個決定,讓她繼續當這個皇后,畢竟他剛拿回兵權就將她貶入冷宮讓人知道也不大好,可是她先問的竟然是她父親的事情,這多少讓他有些鬱悶!

「皇上說的應該是這個聖旨吧!」莫桑桑看了一眼趙淵又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既然是皇上決定的,那麼就這樣吧!反正從一開始您就說了,臣妾不可能當太久的皇后,臣妾不過是你手中的一枚棋子,現在您已經拿到兵權了,臣妾這枚棋子自然是沒用了!也該扔掉了!」

看着莫桑桑一臉平靜的樣子,趙淵反倒是有些不習慣了,他來的時候想過很多種可能,獨獨沒有想過這一種,他連說什麼都想好了,可是莫桑桑完全沒有給他機會讓他把那些話說出口!

趙淵嘆了口氣看着莫桑桑淡淡的說道,「你倒是想的通透!」

「如果不這樣還能怎樣?既然皇上已經決定把臣妾貶到冷宮去了,那臣妾要不要今天就收拾收拾搬過去?」莫桑桑平靜的看着趙淵問道。

其實對她來說住哪裡都不是問題,反正她也不想去討好趙淵,想起以前那個莫桑桑為了他做的那些荒唐的事情,她真的有些受不了!

聽莫桑桑這麼一說,趙淵心裏越發的不悅了,冷着臉看着她道,「明天再搬過去也不着急,你可以帶兩個人過去!你有什麼需要的話也可以讓人告訴李全,不管怎麼說你都是皇后,雖然被貶入冷宮,不會太委屈你的!」

「臣妾謝過皇上,不過皇上如果真的還有那麼一點點在意臣妾的話,請皇上准許臣妾回去看看莫將軍,雖說是皮外傷,但是沒親眼看到,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她是一個沒有享受過父愛母愛的人,莫桑桑的那些記憶,她真的很羨慕,很想去體會一次,去感受一次!哪怕是儘儘孝道也好!

「不可以,你現在已經不是皇后了,被貶冷宮,按照祖制你這輩子都不可以出宮的!」趙淵想都沒想開口拒絕!

所謂的祖制不過是拿來忽悠人的,祖制還不是人訂的,他之所以這麼果斷的拒絕,就是想看莫桑桑低聲下氣的樣子!

莫桑桑盯着趙淵看了好一會,從他的眼神,她清楚的知道,只要她開口求他,他一定會改變主意的,可是她真的不願意去求他,所以她又一次選擇了堅持做自己,朝着趙淵淡淡一笑道,「臣妾知道了,臣妾沒有問題想問了,臣妾只要小安和小翠伺候就可以了,皇上不是很忙么?您可以去忙了!」

「你!」趙淵氣的抬手想要動手,可是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手放了下來,不管是登基前還是登基後,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敢這樣和他說話!這莫桑桑竟然三番兩次的這樣和他說話,多少女人求着他去她們那留宿,停留,可是莫桑桑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什麼臭蟲似的,不挽留他也就算了,還想辦法趕走他!他現在真的是越發的不懂了,這是為了他連自己命和尊嚴都可以捨棄的莫桑桑么?為什麼他一點都感覺不出她對他的愛?

看着氣不打一處來的趙淵,莫桑桑冠冕堂皇的又道,「皇上,臣妾也是為了您好,你可是一國之君,您管的是整個江山社稷,臣妾不敢耽誤皇上的時間!」

「李全,回御書房!」聽莫桑桑這麼一說,趙淵一時語塞對着侯在門口的李公公吩咐道。

看着趙淵氣呼呼的離開,小翠和小安快步走了進來,看着坐在椅子上悠閑的喝着茶的莫桑桑問道,「三小姐,您又惹皇上不高興了?」

「皇后娘娘,您這樣惹惱皇上,以後在宮中的日子可不好過啊!」一旦被貶入冷宮,想要出來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有件事情要和你們說下,皇上允許我帶兩個人過去,我要了你們兩個,小安你要是不願意過去的話,你就直說好了!」她不想勉強任何人,冷宮的日子太清苦了,如果不是心甘情願的跟着她的話,她用的也不放心!

「奴才願意跟着皇后娘娘!」小安撲通一聲跪在了莫桑桑的面前,信誓旦旦的說道。

看着小安毫不猶豫的樣子,莫桑桑心裏有些感動,小翠跟着她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但是小安只和她們相處一個月,她真的沒想到他想都不想就答應了。

莫桑桑起身將小安扶了起來,笑眯眯的看着他囑咐道,「起來吧,我如今就是一個廢后,以後喊我主子就好了!」

「是,主子!」小安看着莫桑桑立馬換了稱呼!

看着站在一旁低聲抽泣的小翠,莫桑桑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小翠,你讓人去收拾收拾吧,明天一大早我們就去冷宮!對不起,你跟了我那麼多年沒有讓你過上好日子,反倒是要你跟着我受苦!」

「三小姐!」原本就已經低聲抽泣的小翠聽到莫桑桑這麼一說,抱着她哭得更凶了!

「呦,這是怎麼了?怎麼哭的這麼傷心啊?」柳無言的聲音遠遠的傳來。

聽到柳無言的聲音,小翠忙鬆開了莫桑桑,擦了擦眼淚,朝着柳無言福了福身子行禮道,「皇貴妃吉祥!」

「皇后姐姐,真是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被皇上嫌棄了啊!你要是有什麼需要的就讓人來景言殿來找妹妹,妹妹一定去求皇上滿足皇后姐姐的願望!」柳無言徑自走到莫桑桑身邊的位子坐下,假模假樣的說道。

看着柳無言假模假樣的樣子,莫桑桑撇了她一眼不冷不淡的說道,「謝謝皇貴妃妹妹的好心,不過不用了,皇貴妃妹妹不是一直巴望着本宮被皇上嫌棄么?如今你終於如願以償了!應該很開心吧!」

「皇后姐姐說的這是什麼話呢?妹妹真的只是關心你!」看着並不惱怒的莫桑桑,柳無言故意道,「聽說莫老將軍下朝回府的路上被襲,要是知道姐姐被廢了皇后之位的話,會不會增加他的病情呢?」

聽柳無言這麼一說,莫桑桑臉色立馬就變了,對着柳無言冷聲道,「這事情不用皇貴妃妹妹操心,沒什麼事情的話,你還是先回去吧,本宮還有很多東西沒有收拾!」

看到莫桑桑終於動怒,柳無言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起身朝着莫桑桑微微福了下身子朝着門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轉頭看着莫桑桑又道,「莫將軍今天晚上應該就會得到消息了,還真是有些擔心呢?這麼大歲數了,不知道能不能經受的住這樣的打擊,兵權沒有了,女兒的也被貶入冷宮了!雞飛蛋打,得不償失!」

看着柳無言得意的樣子,莫桑桑氣的快步走到門口衝著她的背影嚷嚷道 「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