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宮棄後:誰動了朕的皇后》[冷宮棄後:誰動了朕的皇后] - 第三章 水性楊花(2)

三小姐,您沒事吧!」小翠匆匆的跑了進來,擔心的看着莫桑桑又道,「剛才皇上的臉色真的和你不高興,他沒有為難您吧!」

莫桑桑轉頭看着小翠指了指一旁的椅子道,「坐下來,我們聊一聊吧!」

「奴婢不敢!」小翠惶恐的看着莫桑桑連連擺手,看莫桑桑面露不悅忙解釋道,「宮裡人多口雜,讓人看到不好!」

這錦繡宮的每個人的一舉一動只怕早已經在皇上和太后的監視中,她要是真坐了,肯定會牽連莫桑桑的!老爺為了滿足她的願望讓她和皇上在一起,放棄了兵權,決定告老還鄉,這個犧牲已經夠大了,她絕對不能讓人抓到任何把柄!這後宮中想要對付她家三小姐的人不計其數,她絕對不能出一點差錯!

看着小翠不肯坐,莫桑桑嘆了口氣走到小翠的身邊開口問道,「這後宮中的女人是不是都如皇貴妃那般美麗?」

「不是的,不過都長的不錯,皇上喜歡絕色佳人,也喜歡有才情的人,不過這後宮中的嬪妃雖然比不上皇貴妃,但是各有個的特色,就算是以才情被皇上看中的幾個嬪妃也是長的不錯的!」看着莫桑桑不說話,小翠以為她在擔心又開口安撫道,「三小姐,你放心好了,皇上答應了老爺會好好對你的,想來他不可能說話不算話的,何況小姐的才情也未必會輸給她們的!」

她的三小姐可不是外界傳說的什麼草包三小姐,她的才情絕不輸給京城第一才女夏瑩瑩,只不過她一心想着皇上,除了沈公子和寧王外,外人從不曾知曉,但是她堅信,終有一日皇上一定會知道三小姐有多麼的出色,一定會對三小姐刮目相看的!

聽小翠這麼一說莫桑桑無奈的搖搖頭,只怕她的父親這次要失望了,趙淵已經很明確的說了她不過是一顆棋子,所以根本不可能好好的對她的!

不過她真的很羨慕莫桑桑,他的父親為了讓她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竟然選擇放棄了兵權,想來她一定是家中的小公主,受盡所有人的寵愛,作為一個在福利院長大的孩子,家庭的溫暖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

「三小姐,如今你已經是皇后了,您要好好的把握機會,你要讓皇上知道你並不是什麼草包三小姐,那些不過是謠傳,你要讓皇上對你另眼相看!不要讓老爺失望!」看莫桑桑又不說話,小翠有些着急的說道。

「我知道了,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如果她還是以前那個深愛着趙淵的莫桑桑,也許她會想盡辦法去博得他的歡心,可惜現在的莫桑桑早已經不是以前的莫桑桑了,她對他完全沒有感覺!對於這個皇后的寶座也一點都不稀罕,所以她不可能想辦法去討好他的!壓根也就不想去討好他!

看着莫桑桑不冷不淡的樣子,小翠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焦急的說道,「奴婢知道皇上不喜歡您,可是三小姐,你一定要想辦法讓皇上對你刮目相看啊!」

看着小翠焦急地樣子,莫桑桑心裏很感動,在這無親無故的地方有一個這麼關心她的人,讓她覺得不那麼孤單,真的很好!可是她真的不能聽她的!

「小翠,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我會想辦法的!」莫桑桑有些無奈的點點頭,她真的很想告訴小翠真相,很想告訴她,她連這個皇后的位子能坐幾天還不知道,何必去做那些無謂的事情呢?可是她不能說,真的不能說。

聽莫桑桑這麼一說,小翠整個人鬆了口氣,走到莫桑桑的身後,低聲道,「三小姐,奴婢給您捏捏肩膀吧!」

「好!」莫桑桑點點頭將整個人靠在椅子上,閉上了眼睛。

看着閉着眼睛休息的莫桑桑,小翠低低的嘆了口氣,在心裏暗暗惋惜道,如果當初嫁給了沈公子的話,想必現在一定會過的很好,沈公子對三小姐可是一往情深,可是偏偏三小姐愛的人是皇上!真是造化弄人!不知不覺中,手下的勁道也大了起來。

肩膀被捏的有些疼,莫桑桑皺了皺眉,開口喚道,「小翠,小翠!」

喊了半天也不見小翠回應,莫桑桑索性轉頭,看着她問道,「小翠,你在想什麼呢?下手輕一點,你想謀殺我么?」

看着莫桑桑眉頭緊鎖,五官全都扭到了一起連連道歉,「奴婢知錯了,奴婢知錯了!」

看着小翠驚慌的樣子,莫桑桑深深的嘆了口氣問道,「你到底在想什麼?喊了你半天你都沒反應!」

「沒什麼!」小翠尷尬的笑了笑,手上的力道小了很多!

「你不用多想,很多事情都是註定的,你想也沒有用!」她想回到她的世界,可能么?不可能?所以她現在什麼都不想去想,只要不發生在她的身上,她都可以當做看不到!若發生在她的身上,那就等發生的時候在解決就好了!

「奴婢知道了!」

小翠的話音還未落下,門外又傳來一陣喧鬧,莫桑桑眉頭緊皺,對着身後的小翠吩咐道,「你出去看看又是誰來了,這都天黑了!」

「是!」小翠點頭應道,快步朝着正廳走去,還未走到門口,裡間的門邊被推開了,小翠看到來人,忙跪在了地上,「寧王,你不可以進去的!您還是在大廳等着吧!女婢這就去通報三小姐!」

寧王並沒有因為小翠的懇求而沒有進來,反而一腳將她踹開了,氣呼呼的走到莫桑桑的面前,指着她的鼻子質問道,「莫桑桑,你給我說清楚,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莫桑桑看着眼前陌生的男子想起剛才小翠似乎喊他寧王,看着他氣沖沖的樣子,不解的問道,「寧王,您找本宮有事么?」

聽莫桑桑自稱本宮,趙焰脾氣就上來了,有些失態的衝著她嚷嚷道,「本宮,你在本王的面前稱本宮,我們之間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客套了?」

他,她,還有沈天磊三人從小就認識,沈天磊是他的伴讀,沈家和莫家也是世交,沈天磊一直都很喜歡莫桑桑,兩家也私下有婚約,可誰知,莫桑桑竟然愛上了他的皇兄,拒絕了沈天磊,甚至為了能和他皇兄在一起,做出很多荒唐的事情來,這一次要不是她一哭二鬧三上吊,以死相逼,莫將軍也不可能用兵權和皇上做交易。

他真的不懂,沈天磊有什麼不好,哪裡比不上他的皇兄了,為什麼莫桑桑要這樣對他呢?昨天莫桑桑和他皇兄大婚,沈天磊將自己關在房間喝了一晚上的酒!他來之前還喝着,怎麼勸都勸不聽,他看着就很揪心。

「本宮不知道什麼事情得罪了寧王,還請寧王明示!」莫桑桑走到一旁坐下,抬頭看着他一臉平靜的問道。

看着站在門邊的小翠緊張的樣子,莫桑桑心裏捏了把汗,不由的低聲嘟囔道,「早知道會有這麼多麻煩事情發生,早上該多打探一些的,現在也就不會這麼被動了!」

趙焰並沒有聽到莫桑桑的的低聲嘟囔,不滿的問道「桑桑,你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為什麼要這麼傷害他?天磊有什麼不好?為什麼你要嫁給皇兄,你明知道他不會愛你的,你為什麼還要嫁入宮中,你真的以為他能讓你當皇后么?只怕你當不了幾天就要被莫須有的理由給廢了,你為什麼要這麼執着?」

看趙焰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莫桑桑心裏有些感動,不知道該如何接話,因為他真的全都說中了,她不可能在這個皇后的位子上坐太久的,但是對於他提的天磊,她真的完全沒有印象,可是看着眼睛都不眨一下盯着她看的趙焰,又不得不開口解釋,反正多半是感情的事情,她說的模稜兩可一些應該不會有問答題,想到這莫桑桑平復了一下緊張的心情開口道「感情的事情很難解釋清楚,我和天磊之間沒有緣分!你多勸勸他吧!」

「你對他沒感覺,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他呢?為什麼不早點拒絕他?你明知道他對你的感情的,你怎麼可以這樣自私呢、?如果確定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就和他說清楚的話,傷害應該會比現在小很多!你知不知道他半年前就開始籌備你和他之間的婚事了,眼瞅着婚期就要到了,你突然說要退婚,你讓他怎麼承受的住?」想起沈天磊,趙焰頹然的走到一旁坐下。

看着趙焰氣的臉色鐵青,莫桑桑看着窗外沉默不語,不是她不想解釋,而是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她畢竟不是真正的莫桑桑,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真的不知道,她自己也就被劈腿了,她完全能理解沈天磊現在的心情,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看着莫桑桑站在窗邊,趙焰有悅的皺了皺眉起身走道她的身邊冷聲質問道,「你為什麼不說話?皇兄對你好么?你真的開心么?」

看着不依不饒的趙焰,莫桑桑有些無奈的轉頭看着他嘆了口氣道「好或者不好,現在都已經不重要了,我已經是南黎皇后了,以前種種,你讓他都忘了吧!我們都不要糾纏了好么?」

聽莫桑桑這麼一說,趙焰有些急了,雙手下意識的掐住她的肩膀,讓她整個人不得不面對她,一臉不相信的看着她問道,「桑桑,我真沒法理解,為什麼你要這樣對他,你知不知道他知道你和皇兄大婚他將自己關在房間里喝的不省人事!」

莫桑桑的肩膀被趙焰掐的有些疼,想要推開但是這一舉動卻惹惱了趙焰反倒被他掐的更緊了,莫桑桑無奈的嘆了口氣索性不再掙扎,她可不想肩膀被他捏碎!

「寧王,感情的事情真的是沒辦法解釋的,現在事實已經擺在了眼前,你不要在為難我了好么?你讓他忘記我好么?」

莫桑桑的話音還未落下,門被推開了,趙淵冰冷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寧王,你這樣拉着朕的皇后,你的皇嫂,你覺得妥當么?」

看着趙淵推門走了進來,趙焰鬆開了莫桑桑,轉身看着他問道,「皇兄,你明明不喜歡桑桑,為什麼還要娶她?你不過是為了莫將軍的兵權,你為什麼要這麼自私,天磊對莫桑桑的感情你也應該清楚的很,既然你給不了桑桑幸福,為什麼不能讓他們在一起呢?」

「朕知道沈天磊喜歡莫桑桑,但是朕理解不了,莫桑桑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有什麼好?」莫桑桑和沈天磊之間的婚約他也是知道一些的,如果不是他出現的話,莫桑桑現在已經嫁給了沈天磊,他出現不是為了破壞他們之間的感情的,他也沒料到莫桑桑會對他一見鍾情,從此後糾纏不休,他不懂沈天磊這麼有才華,為什麼會喜歡上莫桑桑這個草包,只要他開口,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何必為了莫桑桑把自己弄的這般狼狽?

「水性楊花?」莫桑桑冷笑着看着趙淵,此刻她真的很慶幸她不是以前那個莫桑桑,要不然她聽到這話該有多傷心,多難過?最愛的人,對她竟然是這樣的評價!

聽到莫桑桑的反駁,趙淵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冷聲提醒道,「你原本已經和沈天磊定下婚期了,可是你竟然悔婚!僅僅為了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人!這難道不是水性楊花?一開始你不知道朕的身份,那也就算了,可是後來你知道了朕的真實身份,為什麼你還要苦苦糾纏?你心裏應該很清楚,朕是不可能喜歡你這樣的女人的,你做的那些荒唐事,還要朕一件一件說出來么?」

聽趙淵這麼數落莫桑桑,趙焰有些不樂意了,忙開口制止道,「皇兄,你別說了好么?桑桑會變成現在這樣,還不是因為喜歡你!」這一切可以說是他一手造成的,若是當年他不出現在莫府,又怎麼會發生後來這麼多事情?

看着趙焰剛才還責怪莫桑桑現在忙着維護着她,趙淵有些不解的問道,「七弟,你為什麼還要護着她呢?你是不是也喜歡她?」

聽趙淵這麼一說,趙焰一愣皺眉道,「皇兄,你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來,現在桑桑可是您的皇后!」

「朕為什麼娶她,你不清楚?從小到大你和朕的關係一直不錯,如果你真喜歡她的話,朕可以將她送給你,不過她已經成了朕的女人,這種失貞的女人,給你當個暖床侍妾朕都覺得委屈了你!」趙淵邊說邊看着站在一旁的趙焰看他臉色越來越差又接著說道,「不過你可以去問問沈天磊,他要是不在意莫桑桑已經成為朕的女人,一旦莫將軍的兵權交到朕的手上,朕會想辦法送她出宮,讓他們在一起的!」

看趙淵越說越離譜,莫桑桑再也忍不下去了,衝著他嚷嚷道,「趙淵,你不要太過份,我不是你們手中的貨物,你們說怎麼樣就怎麼樣!」

「你竟然敢直呼朕的名諱,你知道不知道這是大不敬!」話音還未落下,趙淵說著抬手就給了莫桑桑一巴掌,力道之大,打的莫桑桑嘴角泛起了血絲!

莫桑桑並沒有因為趙淵的一巴掌而退縮,反而拉起他的手,在他的手腕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看着趙淵疼的齜牙咧嘴的樣子,莫桑桑得意的笑了。

看着針鋒相對的兩人,趙焰有些懵了,他完全沒想過,一向冷靜,溫文爾雅的皇兄,竟然也會有這樣粗暴的一面,還有一直深愛着皇兄,將他當神一樣崇拜的莫桑桑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要不是親眼看到,任何人說他都不會相信的!

趙淵看着手腕上的牙印,恨恨的盯着莫桑桑看了看,手抬到半空,看着她已經有些浮腫的臉頰,終究還是放了下來。

看着趙淵抬起的手又放了下來莫桑桑忍不住挑釁道,「怎麼了,我咬了你,你反而不打我了?剛才我只不過是直呼你的名諱,你就動手賞了我一巴掌,現在我咬了你,你反倒是不吭聲了?」

看着趙淵臉色越發鐵青起來,害怕兩人再度打起來的趙焰,忙開口打起了圓場,「桑桑,別這麼任性了,皇兄畢竟是皇上,你剛才那樣真的不妥當,不管怎麼樣你現在已經是皇后了,宮內人多口雜,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就當是為了莫將軍吧!」

聽趙焰這麼一說,小翠也忙走到莫桑桑的身邊,低聲勸解道,「三小姐,您還是聽寧王的吧!」

看着還繃著一張臉的趙淵,莫桑桑想了想,嘆了口氣,朝着趙淵福了福身子低聲道,「臣妾剛才失態了,還請皇上恕罪!」說罷又朝着寧王趙焰福了福身子,「謝謝寧王,本宮剛才失態了,還請見諒!」

「桑桑,是本王的錯,本王不該來找你的,這條路是你自己選擇的,希望你能過的好,你沒有選擇錯!」看着莫桑桑委屈的樣子,趙焰無奈的搖搖頭朝着趙淵拱手告辭道,「皇兄,臣弟今天有些失態,還請皇兄見諒,時辰不早了,臣弟先行告退!」

「小翠,去送送寧王!」莫桑桑嘆了口氣,對着站在一旁的小翠吩咐道。

看着趙焰和小翠走了出去,趙淵不屑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莫桑桑,冷嘲熱諷道,「怎麼不親自去送寧王,順道可以打聽一下沈天磊的事情,畢竟你們當初也是有婚約的,他現在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你一手造成的,去問問也是應該的!」

「如果皇上不在意別人的閑言碎語的話,臣妾倒是可以出去送送寧王,甚至還可以去看看沈天磊,順便勸勸他。」莫桑桑看着趙淵挑了挑眉道。

聽莫桑桑這麼一說,趙淵臉色鐵青從牙縫中蹦出兩字,「你敢!」

他的女人心裏永遠只能裝着他一個人,不管他有沒有繼續寵幸她,只要成為他的女人,心裏就不能再有別的男人,但凡背叛他的女人只有死路一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