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宮棄後:誰動了朕的皇后》[冷宮棄後:誰動了朕的皇后] - 第二章 你不過是棋子

渾身像散了架一樣的疼,讓莫桑桑不得不醒來,睜開眼卻被眼前的一切嚇到了,一男子正趴在她的身上,奮戰着!

男人身體強健,面容俊美,鳳眸吊梢着邪魅,蜜色肌膚上已經泌出了一層細密的汗。

莫桑桑直直的看着她身上的男人,腦子一片空白。

就在莫桑桑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男子面無表情開口道,「朕知道你一直心系朕,多年來你等的不就是這一刻么?不就是期待被朕寵幸么?這會怎麼好像失了魂一樣呢?是不是嫌朕還不夠熱情?」

話音還未落下,男子便又一次欺身而上。

「咯吱咯吱」床榻搖個不停,彷彿也在訴說著他的瘋狂。

莫桑桑不由自主的從口中溢出「嗯嗯……啊啊……」的嬌喘聲,聽着自己發出的聲音,莫桑桑羞紅了臉!可是手卻下意識的勾住了男子的脖子,身體更是極儘可能的配合著他!

不知過了多久,男子性感的薄唇一勾,然後只聽得一聲粗喘。

他那雙魅惑的眼輕輕一閉,身子無力的倒在了女子的身邊。

一切,終於歸於平靜!

莫桑桑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子,心裏越發的不解了,她明明是被人從樓上推下來的,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是在夢中?想到這莫桑桑自嘲的笑了笑,低聲呢喃道,「都說春夢了無痕,可是這夢也太真實了!」

趙淵眉頭一皺,轉身看着滿臉潮紅,還嬌喘不已的莫桑桑有些氣憤,他整個人都快虛脫了,她竟然還像個沒事人一樣,剛才還熱烈的回應她,不是說她身子向來不好么?他怎麼覺得她的身子比他的還要好呢?起碼他現在已經累癱了,她卻像個沒事人一樣!

聽着身旁傳來平穩的呼吸聲,趙淵猛的轉身,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看她驚恐的張開雙眸,心裏才稍稍平衡了一些,「莫桑桑,你記住,今日是你我的大婚之日沒錯,不過你不要以為你能在皇后的位子上座的踏實,因為那從來就不是你的位子,一旦你父親交出兵權,你就毫無利用價值了,好好享受你這幾天的皇后待遇吧!」

若不是他爹苦苦哀求,若不是現在內憂外患,他又剛剛登基一年,手頭並沒有太多的實權,他會娶她?她既無絕色容顏,又無過人之處,娶她何用?

莫桑桑的腦子一片空白,她完全不能理解眼前這個男人在說什麼?脖子被他死死的掐住,讓她有些喘不上起來,身子一軟,便昏死過去。

當莫桑桑再度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空無一人,看着這完全不熟悉的地方,莫桑桑第一個反應就是她在做夢,忙又匆匆閉上了眼睛,心中念念有詞,我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的,醒來就沒事了,醒來應該在醫院了,從樓上滾下來,八成是摔斷了腿了!

莫桑桑還未睡着,只聽見床幔外傳來丫鬟怯怯的聲音「三小姐,你醒了么?」

聽到丫鬟的詢問聲,莫桑桑忙從床上坐了起來,撩開床幔,看着怯怯的站在床頭的小丫鬟問道,「你剛才說什麼?我不是在做夢?」

看着衣衫不整的莫桑桑,小丫鬟上前一步道,「三小姐,你現在已經是南黎的皇后了,你如願以償了!」

「如願以償?」莫桑桑被小丫鬟的這個回答雷的里焦外嫩,南黎皇后,如願以償,這都是什麼和什麼啊!她不過是被張麗推下樓罷了,什麼皇后,什麼如願以償,她該不會還是在夢中吧!想到這莫桑桑慌忙又鑽回到了被窩中,喃喃道,「一定是做夢,這不是真的!」

看着莫桑桑反常的表現,小丫鬟有些慌了,忙上前詢問道,「三小姐,你這是怎麼了?是太高興了么?這是真的,這不是夢啊!」

「這不是夢?」看着小丫鬟關切的眼神,莫桑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問道,「你叫什麼?」

「奴婢是三小姐的貼身丫鬟小翠,一進府就跟在三小姐的身邊了。」小翠有些詫異,看着臉色有些蒼白的莫桑桑擔心的問道,「三小姐,您沒事吧?奴婢伺候您洗漱吧!」

莫桑桑猶豫了一下,幽幽的嘆了口氣,無奈的笑了笑,不管這是夢還是真的,她都要勇敢的面對,逃避不能解決任何的問題,既來之,則安之,天塌下來還有高個頂着,她怕什麼!

看着一臉焦急的等候在一旁的小丫鬟,莫桑桑朝着她點點頭低聲道,「去準備吧!」

「是,三小姐!」聽到莫桑桑這麼說,小丫鬟一臉喜色轉身快步走了出去。

不大一會的功夫,小丫鬟便端着水走了進來。

莫桑桑下床,走到梳妝台前,看着銅鏡中的那張陌生的臉龐,深深的嘆了口氣嘀咕道,「上天對她還真是不薄,竟然為她開啟了這麼特別的一扇門!」

「三小姐,你怎麼悶悶不樂呢?」小丫鬟小翠有些不解的看着莫桑桑,這不是她一直期盼的么?終於美夢成真了,為什麼沒有一點喜悅的樣子呢?難道說皇上對她不好么?可是昨夜她分明聽到……

莫桑桑努力扯出一絲笑道,「小翠,我沒事,只是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恍若夢中。」

看着莫桑桑失神的樣子,小翠笑眯眯的說道「可不是恍若夢中么?皇上還未登基的時候,三小姐便已經喜歡上了他,現在終於可以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了,而且還是高高在上的皇后。」

看着小翠喜氣洋洋的樣子,莫桑桑心裏卻是說不出的苦,若是她知道,她的三小姐被人借屍還魂,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心情,只不過她就算真的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吧!說不定還會以為她得了失心瘋!

泡了一個澡,換了一身衣服,看着銅鏡中的嶄新的自己,莫桑桑淡淡一笑,鏡中的女子雖不是絕色,可是卻遠勝於她,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三小姐,你不用太擔心,相信皇上不會相信那些傳言的!」看着默不作聲的看着鏡子的莫桑桑,小翠又道,「皇貴妃柳無言雖囂張跋扈,後宮之中無人敢違抗她的話,但您終究是皇后,她不敢亂來的。」

正說話間,門外傳開一陣喧嘩,「皇貴妃娘娘吉祥!」

莫桑桑看着呆愣在一旁的小翠,催促道,「把這支白玉簪子插上吧!該來的總要來的!」

「是,三小姐!」小翠將手中的白玉簪插入莫桑桑的發中,跟在她的身後,朝着門口走去。

看着莫桑桑從裡間走了出來,大廳內的宮女太監忙跪地請安,「皇后娘娘吉祥!」

莫桑桑撇了一眼站在一旁身着華服的女子,只見她身穿淡綠色的長裙,袖口上綉着淡藍色的蓮花,銀絲線勾出了幾片祥雲,下擺密麻麻的一排藍色海水雲圖,胸前是寬片錦緞裹胸,身子輕輕轉動長裙散開。隨意札着流蘇髪,髮際斜插芙蓉暖玉步搖,淡掃娥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滴,腮邊兩縷髮絲隨風輕柔拂面憑添幾分誘人的風情,耳際的珍珠耳墜搖曳,指甲上的寶石也是那樣的妖艷奪目,腳上一雙鎏金鞋用寶石裝飾着,只是站在那就有一種讓人無法移開眼睛,她是個女人都看呆了,何況是那些男人呢?若不是她橫插一腳的話,只怕這皇后的位子遲早是她的吧,不過那個男人也說了,她當不了幾天的皇后,這皇后的位子總有一天會是眼前這個女子的!

看着一直盯着她看的莫桑桑,柳無言微微抬頭朝着她福了福身子道,「無言見過皇后!給皇后請安!」聲音糯的彷彿要把人瞬間融化一般!

莫桑桑走上前,扶了她一把淺笑道,「皇貴妃不必客氣,坐吧!」隨即又對着跪了一地的宮女太監道,「你們都起了吧!」

柳無言走到莫桑桑的身邊坐下,上下打量着她,看着她頸間那歡愛後的痕迹,氣不打一處來,恨不得殺了她,可是臉上卻依然掛着淡淡的笑,「臣妾來的唐突還望皇后見諒!」

柳無言眼中一閃而過的憤怒並沒有逃過莫桑桑的眼睛,不過她也不揭穿只是淺淺一笑道,「哪裡的話,昨夜真的是太累了,皇貴妃應該很清楚皇上有多麼厲害,本宮畢竟是第一次,身子沒有完全適應,所以就起晚了一些的,原本要去給太后請安的,可是皇上說今天就好好歇着,不用去了,雖然很沒有禮數,可是真的太累了,索性也就任性了一回!」看着臉色已經變了幾次的柳無言,莫桑桑又道,「皇上昨個真是太熱情了,本宮真有些招架不住呢!」

看着莫桑桑滿面春風的樣子,柳無言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心頭的怒火忙起身朝着莫桑桑微微福了福身子道「皇后,臣妾突然想起還有些事情要去處理下,就不打擾皇后了!」

「皇貴妃要是有重要的事情那就先去忙吧,錦繡宮隨時歡迎皇貴妃來坐坐!」莫桑桑抬頭看了一眼柳無言似笑非笑的說道。

看着柳無言臉色慘白,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的樣子,莫桑桑一臉惋惜的說道「本宮原本還想和皇貴妃探討下,如何才能更好的伺候皇上,看來要改日了!」

「臣妾以後在和皇后一起討論吧,臣妾先告辭了!」柳無言說罷,便帶着自己的宮女匆匆走了出去。

看着幾人落荒而去的背影,小翠站在莫桑桑的身後捂嘴偷笑,剛才從裡間出來的時候她還在擔心,沒想到……

看着柳無言離開的背影,莫桑桑對着站在一旁的幾個宮女吩咐道,「本宮有些餓了,去準備一些點心吧!」

看着幾個宮女走了出去,小翠這才開口道,「三小姐,方才可真是擔心死奴婢了!」

「你若是這麼容易擔心,以後的日子恐怕你要整日在擔驚受怕中度過了!」莫桑桑轉頭看了看身邊的小翠摸了摸她的頭又道,「一切都還只是剛剛開始!」

小翠有些不解的看着並無一點喜色的莫桑桑,想要開口詢問,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問,只是覺得她一直侍奉的三小姐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走在院中,看着完全陌生的環境,莫桑桑心中沒有任何的欣喜之情,看過很多的穿越劇,可是從未想過有一天會發生到她的身上,琴棋書畫,她樣樣不精通,她的愛好除了研究吃,就是到處去看那些新出的首飾,但是這些在這個地方完全沒有一點用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