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是個烏鴉嘴》[老婆是個烏鴉嘴] - 第3章 社會我彤姐人美路子野(2)

是這個時候發評論,大家一定會知道她,還有紀彤的那些腦殘粉可不是吃素的。
評論里又有粉絲問:【彤姐,聽說一年一度的江陽名媛晚會又要開始了是嗎?

紀彤從包里拿出來一張邀請函,然後放到鏡頭前面:「看見了嗎?
邀請函已經收到了。」
粉絲又沸騰了:【哇!
不愧是我彤姐,晚會可以直播嗎?
想看!

紀彤笑着說:「當然可以,行今天就這樣吧,逛了一天街累死了,晚會給大家直播!」
在粉絲的歡呼雀躍中紀彤關掉了直播。
而另一邊紀詩韻卻有了別的想法。
紀彤的繼母範麗敲門進來的時候就看見紀詩韻一臉的不高興:「詩韻,我讓張媽給你煮了燕窩,這又是怎麼了?」
紀詩韻將手機扔到梳妝台上:「紀彤又收到了今年名媛晚會的邀請函!
媽,憑什麼每次她都能收到邀請函,但是我卻沒有!」
原來是因為這個,范麗了解了:「我還說是什麼大事呢,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名媛晚會嗎?」
「媽!
你到底懂不懂啊,我要是去了名媛晚會,那就是對我也是對你的認可,難道你就願意一輩子被那些闊太太看做是二房?」
紀詩韻一着急便脫口而出。
這恰好踩中了范麗的痛腳:「怎麼說話的?
不就是名媛晚會嗎,參加晚會的又不是只有名媛,卓燁不也是每次都被邀請?
你現在是卓燁的未婚妻,他帶你出席,是不是順理成章的呢?」
這麼一說紀詩韻恍然大悟:「對啊,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但是我想到一件事,現在我和卓燁訂婚了,那賀家要怎麼交代?」
范麗胸有成竹的一笑:「你就放心做你的徐家大少奶奶,賀家那個短命鬼就推給紀彤好了。
說到底,你爸他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肯定給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瑞士,私人療養院,病床上躺着一個五官俊朗、身材修長的男人,只是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看起來整個人十分蒼白病態。
只見男人突然睜開雙眼,一旁給他輸液的護士直接驚嚇道:「他醒了!
他醒了!」
然後跑出病房,不一會兒一群醫生跑進來,還跟着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看着病床上的人就驚喜的叫道:「賀總!」
醫生一頓檢查後確定:「賀先生現在沒有生命危險了,只是腿上的傷恐怕還需要恢復一段時間。」
這個時候病床上的人開口:「李特助,這是怎麼回事?
我在哪?」
西裝男驚喜:「賀總您還記得我?
您出車禍了,這是在瑞士療養院,你已經睡了一個多月了!
您能醒過來真是太好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