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野里的星》[曠野里的星] - 010(2)

>

安夷哭了一下午,嗓子都啞了,看上去格外可憐: ”所以爸爸決定這件事情時,您也答應了對嗎? ”

安夷紅着眼睛看着她。

向青霜一愣,立馬說: ”我怎麼會答應呢,只是我勸不住你爸爸。 ”

向清霜一臉心疼: ”傻孩子,你先過去住幾天,等我再勸勸你爸爸咱們再做打算如何? ”

這時,車庫裡的車開了過來,正好停在門口。

一向溫順的安夷,突然狠狠將向青霜推開,轉身便朝車上跑。

向青霜都沒反應過來,身子往後不穩的退了退,好在一旁的傭人立馬扶住了她。

她焦急的大喊了句: ”安夷! ”

安夷沒有回頭,當車門被關上後,她臉上一片冷然。

安夷被送去了醫院調養的第二早上,便在醫院自殺了。

在自殺的前一個小時,她給安夏打了一通電話,安夏沒有接聽,猜到她絕對是為了不要去醫院的事而來找的她。

安夏不知該怎麼回應她,所以直接將手機丟在旁邊,任由鈴聲響着。

鈴聲響到最後一聲,自動斷掉後,安夷的電話便再也沒有打來過。

安夏也終於安下心,開始在宿舍內收拾着自己。

她的舍友在一旁問她: ”安夏,聽說你有個妹妹? ”

安夏正對着鏡子化妝,聽到舍友如此問,她停下擦口紅的動作,半晌,她才回了句: ”嗯,是的。 ”

她並不想多談安夷,可她的舍友又說: ”怎麼一直都沒聽你說起過,我們還以為你家是獨生就你一個呢,我聽人說上次她來了學校,好多人見着了,說跟你不太像。 ”

安夏擦口紅的力道有點重,她唇上瞬間是血紅的一道口子,映襯出她的臉無比慘白。

安夏語氣越來越淡了,她說: ”她像爸爸,我像媽媽,所以不太像,而且她身體一直都不好,所以你們也沒見過。 ”

安夏怕對方再繼續問下去,她用力將唇上的口紅擦掉,便去了洗手間。

她站在洗手間的鏡子前,看着自己誇張的唇,她冷着臉想,看來讓安夷去醫院是對的,只有她去醫院關起來,就不會有人知道她的存在了。

安夷自殺的事情,因為聯繫不上安夏,所以在醫院照顧安夷的傭人,把電話打到了正在上課的沈韞手機上。

沈韞看到來電提醒還覺得有些奇怪,他摁了接聽鍵後。

裡頭有個陌生的中年女人哭哭啼啼問: ”請問您是沈韞嗎? ”

沈韞看了一眼講堂上的老師,他皺眉,只能低着頭聲音極低的回了句: ”我是。 ”

陌生的中年女人在電話內無比激動說: ”我們找安夏,她現在在您身邊嗎? ”

沈韞不解,將手機拿了下來,看了一眼號碼,可以肯定應該是安家的人。

他又將電話放在耳邊: ”抱歉,我在上課,安夏不在我身邊,請問您找她什麼事? ”

對方開始大聲哭泣,她說: ”我們想通知安夏,安夷自殺了,就在剛剛! ”

”什麼? ”沈韞忽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