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寵嬌妻,總裁老公好壞壞》[狂寵嬌妻,總裁老公好壞壞] - 第9章 喜歡看她暴怒

  霍靖南是知道沈言初的脾氣的,她從小嬌生慣養,脾氣火爆,幾乎是一點就着。

  記得高中的時候,她是班上的體育委員,一次田徑運動會中,男生接力賽時,原先定好的運動員缺了一位,她情急之下,竟然親自上陣。

  比賽結束之後,該男運動員才姍姍來遲,她上前就將人家踹到地上。

  男同學不僅沒有和她生氣,事後還對她鞍前馬後、噓寒問暖,所有人都給他們兩個貼上了「早戀」的標籤。

  沈言初急了,就去向該男生表明,她不喜歡他!

  然後囧囧的結果就出來了,該男生也不喜歡她,他喜歡的是沈言初從小玩到大的閨蜜陸晨雅!

  本以為沈言初會尷尬,然而她並沒有,而是大大地鬆了口氣,好像如果該男生當真喜歡她,便是一件災難似的。

  

  「我知道了,霍先生,我會完成工作的。」
沈言初平靜的語氣,將霍靖南從回憶里拉了出來。

  他皺了皺眉頭,她的反應和他想像的出入太大。

  他倒是沒有想過,她竟然能夠隱忍到這樣的地步!

  想到這裡,心中的悶火驟然升騰起來,他邪佞反問:「是嗎?」

  下一刻,他便掐着沈言初的下巴,將她的臉強扭過來,直接吻上她的嘴唇,間或還啃咬着她的唇/瓣。

  沈言初震驚得瞪大眼眸,如果說那天晚上在酒店,是周曉茹設計陷害她,那麼現在霍靖南吻她,又是什麼意思?

  她下意識要推他,卻被他禁錮得死死的。

  霍靖南大概就是想要看她發火的樣子,故而越吻越用力。

  他知道她在隱忍,但本性總不會變的,否則在酒店的時候,她怎麼敢對他動手?

  沈言初確確實實被激怒了,可她發現自己越反抗,霍靖南就吻得越用力,她便索性不動了,像個木頭人似的,任由他吻。

  反正他是老闆,總有理由占她便宜。

  她覺得委屈羞恥又如何?

  如果惹得他不高興了,妹妹的醫藥費隨時都可能被他拿回去!

  霍靖南也發現了她的不反抗,沉着臉放開了她。

  「沈言初,你真是好樣的,連反抗都不會了嗎?」

  沈言初譏誚道:「我反抗了你就會放開我嗎?
霍靖南,你是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癖好?
還是你喜歡性/虐待?」

  她到底還是沒忍住,並不是說他們發生了床上關係,日後再多睡幾次也沒關係。
因為第一次是無可奈何,再有第二次,那就是不自愛不要臉!

  霍靖南的眸里竟溢出了點點笑意,他繼續掐着她的下巴,欣賞着她憤怒的表情。

  「霍少,我們都在旁邊看着呢,你和沈小姐這樣膩歪可不行!」
北宮凌的聲音從身後傳過來。

  他們三個已經追到身後了。

  Linda玩笑道:「霍少和沈小姐還沒結婚吧?
你們這麼恩愛,趕緊把婚結了,能早點辦正經事!」

  沈言初的臉蛋很紅,是被霍靖南欺負才這樣的,可落在外人的眼裡,便以為她是在害羞。

  畢竟她的嘴唇被吻腫了,在場的都是成年人,一眼就明白。

  沈言初扭過頭去,不再理會霍靖南,拿開他的手便翻身下馬。

  霍靖南依舊沒有解釋他們的關係,只對着沈言初道:「你到旁邊等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