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這個墳頭我蹦過》[快穿之這個墳頭我蹦過] - 第9章 掐了你這朵小白花6

管家追出來時,發現季情還站在別墅區大門口,按理說一般來客人,他們都會安排車接送的,可是他想想這姑娘不是本事大嗎?能自己來還不能自己回去了,他就有點使壞的沒派車。

他叫了一聲,季情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轉身,「怎麼,你們還要追着來踩踏我的自尊心嗎?」

「季小姐,雖然你剛剛的話有些異想天開,但是秦家是大度的,這是我為您挑選的住址,我想很符合您自強不息的人設。您覺得您現在還需要嗎?」

季情有些語塞,「我知道秦大少爺是有錢人,看不起我們這種出生貧寒自強不息的人,我不會欠他的,我會掙錢把房租也還給他的,我會讓他明白,我季情和他之前認識的女孩都不一樣。」

「那您可要努力了,這房子現在房租都快漲到一月一萬五了。」管家找的這個房子就勝在學區房這個優勢,不過是高中學區而已,每天五點朗誦聲冉冉升起那種。

季情接過鑰匙心裏更加委屈,為什麼她就沒有好的家世和父母,這些人眼高於頂,連個管家都能隨意欺辱她,難道這就是上層人的修養和禮儀嗎?

果然人有錢就變壞,男人更是。

管家交代完具體地址,就轉身回去了,他還要繼續心情大好的給夫人先生準備早餐。

季情看管家也沒安排個司機接送她,賭氣似的拉着箱子往市中心走,可是她拉着重重的箱子,都走了半小時,還是沒看見一輛的士,這會天還早,秦家也沒留她吃早飯,她又餓又累。

本想着遇到車能搭一個順風車。畢竟這裡住着的都是富一代們和富幾代。

沒想到年輕的都沒起床,年長的都不開車,司機遇到這種半路攔車的根本都不停,偶爾有幾個車速慢下來的,看到她頭髮都濕漉漉的粘在臉上,塗多了粉的臉開始變得斑駁。起的歪心思瞬間咽回肚子里。

「司機,開快點!」

季情看着又一輛豪車從她面前揚長而去,心裏更加鬱結,往常只要她這樣可憐兮兮的盯着人家,怎麼都會有好心人出手相助的,這裡的人難道真的是太有錢了,才這麼冷血的嗎?

這些人就應該把掙得錢都捐給貧困的人,就能走上積德善良的路。

季情幾乎快走崩潰了,突然一輛運貨車停下,原來是個上山送新鮮蔬菜瓜果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看着姑娘坐在路中間,他的車也行駛不過去,怕被人訛上,他有些猶豫的上前詢問。

「姑娘,你坐這路中間是不是遇到啥事了?」

「大叔,你能不能送我去金水苑三棟啊?」

原來是個想搭車的。大叔撓撓頭「我還要上去送蔬菜水果,那些老闆提前訂好的,我不能耽誤啊。要不你再等等我下山吧。」

「難道讓那些人吃一頓蔬菜水果比幫助一個急需你幫助的人還要重要嗎?」

大叔一時有些無語,心裏想着確實重要啊!乾脆放棄自己剛剛的善心。

「的士公司電話是650065,你自己打電話叫車吧。」說罷頭也不回的上車,

按了好幾聲車笛,季情才慢悠悠站起來走到一邊撥通的士公司電話。

的士公司把她的號碼隨機匹配給距離較近的司機,季情等了十幾分鐘,才有一輛的士趕來,好巧不巧,來的還是早上那輛。

的士司機不得不承認,他是有賭的成分在裡邊的,畢竟他太無聊了,想找個故事聽聽。所以剛剛接活也沒有跑太遠,這不就讓他等着了。

「小姐,又見面了,上車吧。」

季情感覺自己今天是沒看黃曆,一點都不順。

車上,司機不停的想要八卦季情上去是幹嘛了,畢竟他看着人進去了,但是季情一夜沒睡再加上剛剛的情緒發泄,整個人已經累到不行了,她是完全不理會司機的話,報完地址就矇著頭睡覺。

專門跑來吃瓜,結果對方守口如瓶,生氣的的士司機委屈的帶着季情多繞了幾圈,到了目的地,一個急剎車直接把季情給晃醒了。

季情的頭一下子磕在座椅上,剛剛休息會的精神頭一下子又磕沒了,她生氣的剛想質問司機,司機嘴快的先道歉。

「不好意思了,剛剛突然竄出來一個小貓,您不會因為我躲開小貓而為難我吧。生而為人,我們要善良一點的啊。」

季情只好作罷,一邊揉着頭,一邊拿出手機支付。

「謝謝您的光臨,一共150元。」

「怎麼這麼貴?」季情支付的手一頓,您來的這個地方我也第一次來,路不太熟,您也睡著了,我只好多帶您走一走,怕打擾您睡覺。」司機貼心的回應。

季情也不想跟這人纏了,她此刻太累了,她要回去休息一下。

季情拖着箱子找到管家說的四號樓,才發現這個老舊的居民樓根本沒有電梯,而且自己住在最頂層五樓,拖着箱子的季情不由得心裏埋怨,明明有這麼多房子,為什麼要給她住在這麼差的房子里。

就是那個管家下人刻意報復她。她不會讓這些人好過的。

季情又拖着箱子終於爬上了五樓,拿鑰匙打開了看上去不算太新的防盜門。

打開屋子有一股塵封已久的灰塵撲面而來,那年輕人離開時基本上都已經搬空了,雖然簡單打掃了衛生,不過秦母買回來就從來沒來過,塵封太久早就生出了許多蜘蛛網,白牆也已經蒙上了灰暗。

季情看着房子,跟自己想要的完全不同,她以為怎麼也會給自己一套精裝修,誰知竟然是這樣,說是家徒四壁一點也不為過。

季情已經快累到崩潰了,乾脆直接坐在箱子上開始大哭,鄰居阿姨聽到聲音本以為鄰居也是來陪讀的高中生家庭,沒想到是個小姑娘,看着年齡倒也不大,不過怎麼穿的這個暴露,臉上還化成那樣。

這不會是來複讀的吧,可不能讓自己兒子跟這種人走太近,再帶壞自己兒子了,探頭出來的阿姨趕緊把門關上,歇了跟鄰居打好關係的心思。

季情傷心的哭了好一會,才打電話叫了個開荒保潔,然後又叫了一頓外賣,先解決一下生計問題,她的被子都是宿舍用的,都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