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給她幸福》[快穿之給她幸福] - 《快穿之給她幸福》拋妻棄子的知青2

齊子銳思索完畢,想着祖孫兩人的結局,心中就是一痛。

一股熱風吹來,齊子銳看着屋子裡到處飛的蟲子,忍不住扶額,看着外面蒙蒙亮的天,強撐着起來,準備洗漱。

齊子銳翻找到了原主的牙具,牙刷上的毛已經被用的炸了起來,齊子銳無奈,草草地洗漱完畢,然後從原主帶來的箱子里的衣服找出來穿上,起身向隔壁的小屋走去。

齊子銳敲了敲門,屋裡沒動靜,齊子銳對着門縫低聲說道

「宋奶奶,我是剛從知青點搬過來的齊子銳,家裡現在什麼都沒有,窗戶都是破的,這大夏天進了不少蟲子,咬得人太難受,我想向你借點東西糊一下窗戶」

窸窸窣窣的一陣,吱呀一聲 ,門開了, 一個梳着麻花辮的姑娘開了門,懷裡還緊緊抱着一個舊課本和一個小圓罐,看到來人,她摟得更緊了,小聲有些糯糯的說道

「我奶奶讓我給你的」

嗖的一下,把東西放在門口,飛快地轉身關門,一套動作,一氣呵成。

只留齊子銳一人在門口呆住了,愣了一下,有些忍俊不禁,轉身,回到小土屋,把小罐子打開,滿滿一罐子的糊糊。

其實齊子銳也不會糊窗戶,但現在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剛開始齊子銳還有些信心滿滿,但是殘酷的現實就先給了他當頭一棒,沒有刷子!

齊子銳懵了,找遍了小土屋,也沒發現有什麼可以當做刷子的工具,思來想去,然後又東翻西找,找到了一塊扁平的木條,在木條上抹上糊糊開始糊窗戶。

齊子銳一開始不知道放多少糊糊,放得少了並不牢固,很快就被風吹開了,放得多了,紙薄,沒等凝固,紙就透了,來來回回不知道折騰了多少遍,終於糊完了。

齊子銳也累得不行,氣喘吁吁的看着奇醜無比的窗戶,和空了大半的罐子,心累。

歇息了一會兒,齊子銳起來了,快步地向生產隊走去,他要去隊里燒火做飯,掙點工分。

這是個輕鬆的活計,但是除了一些小姑娘,沒什麼人願意干這些,掙得太少,平日里沒什麼事,過來做做混點工分還好,要是長期做,確是沒什麼人會做。

原主倒是挺堅持,這一做便是兩年,除了做飯,原主平時都是哪裡有輕巧活計就往哪裡鑽,跟一群小姑娘搶活計,實在是有些不要臉了,但現在齊子銳也是飢腸轆轆,身心俱疲,只能硬挺着去忙活。

雖說原主家裡有些糧食,但是小土屋裡連個炊具都沒有,齊子銳一想到這些頭都大了,深深地嘆了口氣,小土屋在村最邊上,離生產隊有些遠了,齊子銳有些焦急了。

等到了隊里,廚房裡已經有不少姑娘在忙活了,抬頭看到來人是他,有些性子火辣的姑娘直接給他甩了一個白眼,有些性子內向的也只是低頭繼續幹活,卻也不出聲搭理他,就只當沒他這個人。

齊子銳只能憑着原主的記憶抱柴燒火,齊子銳不像原主那樣偷懶耍滑,而是勤勤懇懇地賣力幹活,看到哪裡缺人手,就去哪裡幫忙。

原主的身子骨確實弱,幹了一會兒活就有些頭暈目眩,齊子銳忍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