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媧裔》[快穿:媧裔] - 第8章 佛門聖僧4

天河寺新弟子演武大賽的第三天悄無聲息的到來。

經過前兩天的選拔,只剩下最後的112個人有資格進行之後的比試。此刻的每個僧人都信心滿滿,認為自己將會是最後的獲勝者。

圓懸這次抽中的對手十分難纏,他不是羅漢堂的弟子,而是般若堂的弟子。

般若堂此次招收的弟子很少,但毫無疑問,個個都是弟子中的佼佼者、是天之驕子。天賦高所帶來的結果就是修習武術的速度很快,實力十分強大。

可想而知,圓懸此次的壓力之巨大。但他並沒有任何的膽怯,相反燃起了他的鬥志。畢竟在他的心中,他可是女媧後裔,擁有着強大的天賦血脈。更是擁有跨越兩界,逆轉時空的逆天機遇。

所以此刻的圓懸整個人鬥志昂揚,氣勢像一隻即將爆發的猛虎。而對面的般若堂弟子圓葉,這個眉目清秀的小和尚的氣勢也是不差分毫,與圓懸針鋒相對,互不退讓。

很快,擂台上的情況也引起了寺內的大和尚們的注意。住持將目光掃向他們所在的擂台,對着身旁的其他幾位禪師們說:「這兩個小傢伙氣勢不凡呢,互不相讓,似雄獅與猛虎,旗鼓相當啊!必將是一場難分勝負的比斗。」

其他幾位禪師也笑着點頭,其中羅漢堂的首座覺悟大師邊轉着手中的佛珠,邊斜着瞟了一眼般若堂的覺生大師,口中說道:「我羅漢堂的弟子,自入寺以來全都十分刻苦,基本功十分紮實,相對來說勝算不小。是吧,覺生師弟。」

而般若堂的覺生大師則雙目低垂,靜靜地看着腳前的地面。面對覺悟大師的話充耳不聞。神遊天外不理俗世。

覺悟見覺生絲毫不理自己,覺得自討沒趣。冷哼一聲,便轉頭看向擂台不再答話。

其他幾位禪師見此場景相視一笑,對於這兩個冤家之間的事情,已經見怪不怪。

但住持還是笑着打了個圓場,「哈哈哈,一幫新入門的小和尚再厲害又能厲害到哪去?且靜靜看着他們在台下玩耍吧!」

台上比斗此時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羅漢拳各勢拳法,被圓懸和圓葉打的十分精彩。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

一會兒是圓懸使出一勢,一會兒是圓葉回以一招。在場十個擂台中,屬他倆的戰爭最為激烈,引人注目。

在彼此交鋒超過一刻鐘之後,圓懸憑藉著強大的底盤力量,棋高一籌。在圓葉撲向他時,成功抵擋住對方的攻勢。同時使一巧勁,施展一式掃堂腿將圓葉掃出擂台。

獲勝之後圓懸快速下擂台,扶起被打倒躺在地上的圓葉,口中稱歉道:「師兄勿怪,下手重了些,身上可曾受了什麼內傷?」

圓葉滿臉泛紅,氣息不穩。但仍禮貌地回答:「師弟勿憂,師兄無事。師弟根基雄厚,力量磅礴,拳法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