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媧裔》[快穿:媧裔] - 第4章 初次穿梭

第二天一大早,父子二人便前往俊科山祖墳,祭奠時家先祖。

時父在先祖墳頭十分欣慰的說,「列祖列宗在上,後代子孫不負期望,再次出現擁有高濃度女媧血脈的後裔。

若先祖在天有靈,就保佑子孫,日後修鍊順風順水,一片坦途,早日修成正果,位列仙班。」

時一跪地叩首說「先祖在上,不孝子孫日後定加倍努力,重振我時家光耀,以告先祖在天之靈。」

一邊說著,一邊把煙酒都擺上,認認真真的行三跪九拜之禮。之後又閑聊般的說了些生活的趣事,只這趣事卻不是說給先祖聽的,而是說給自己聽的。

畢竟,從知道家族秘密的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就註定走上了與普通人截然不同的充滿了未知的道路。日後是風光無限還是荊棘坎坷,都將依靠着他自己摸索前行。

這些話既作為他祭奠自己那懵懂無知的過去,也寄予對未來仙途的希冀。

當天下午,父子兩人早早準備妥當。他們對向而坐,將女媧神石擺在兩人中間。

只見時一將手劃開,使鮮血滴落在女媧神石之上,同時口中念誦造化真經。卻見原本布滿青苔的女媧神石突然光華大綻,放出五色神光,石上青苔不斷脫落,灰黑石皮接連崩裂,轉瞬一顆潔白純凈如極品羊脂白玉的璀璨靈石出現在兩人面前。

時一見這晶瑩神石後,忍不住喃喃說:「真是玲瓏出自然,溫潤有神光啊!」

說罷,便趕緊繼續念誦造化真經,試圖牽引出神石內的靈氣。憑藉石內靈氣幫助自己踏入後天之境。

只聽得三遍真經傳頌後,神石內一縷氤氳白霧扶搖飄轉而起。時一喜笑,急忙加緊念誦真經。同時張開嘴,猛力一吸,只見白霧像受到了什麼東西吸引一般,如閃電般沖入時一口中。

這白霧入體後,時一隻覺周身好似置身於溫泉熱水之中,渾身暖洋洋的,每個細胞都在叫囂着舒服,如**的沙漠遇見水似的,呼喊着想要更多,舒爽的忍不住**。

但好景不長,短短十幾秒後,隨着靈氣的濃度超出了細胞的接受程度。時一就像受到莫大的痛擊一般,渾身顫抖如篩,豆大的汗滴不斷從他的額頭滑落。口中發出野獸般的嘶吼,俊朗的臉也扭曲着。這就是肉體凡胎驟然接觸靈氣,如同大病之人痊癒後虛不受補。是靈氣超過身體負荷的現象。

又是幾十秒過去,只見時一身上一條條黑色的污垢好似蠱蟲,不斷從毛孔之中向外鑽去,甚是可怖。若此刻觀察時一的細胞就會發現,舊有細胞在不斷衰亡,但新生的更堅韌強大的細胞卻以更快的速度在出現。

不久,只見時一一聲大吼後,整個人向後仰倒而去。

時父見此,急忙上前扶住時一,口中驚慌的問道:「兒子、兒子,你怎麼樣?」此刻心中驚慌無措。

確實。畢竟時父只是理論知識強大,由於自己血脈力量稀薄而未曾經歷過實踐,所以他也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些什麼。

緩了好半天后,時一粗喘着,有氣無力的說:「老爹,我沒事,這是靈氣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