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太陽打西邊了,宿主她開竅了》[快穿太陽打西邊了,宿主她開竅了] - 第10章 徒弟養肥記10

這些都是適合墨羽修鍊的,墨羽雖然五靈根,但這點難不倒他。

五靈根在這個位面來說,是修鍊最慢的,還不如單靈根修鍊的快。

可這對於凌念來說,五靈根好啊,五種五系能量,修鍊好了,比單靈根的還要厲害。

不過在修練之前,身體先洗經伐髓後在修鍊速度會更快。

不過他的身體因常年營養不良,和時不時被打,身體上留下了不少暗疾,得先調養幾個月,趁此時間剛好可以準備葯浴的藥材。

這期間墨羽也開始了補補補的日常。

午後,凌念待在他最愛的小涼亭里,他今天沒看書也沒下去喝茶。

他慵懶的靠在躺椅上,單手托腮,漠然的眼睛看着亭外池塘里的荷花。

現在已經到了炎熱的夏季,池塘里翠綠的荷葉中,亭亭玉立的荷花,一個個披着的輕紗在湖面上沐浴的仙女,,含笑佇立,嬌羞欲語;嫩蕊凝珠,盈盈欲滴,清香陣陣,沁人心脾

凌念抬手摘了一朵荷花,放在手心把玩,粉紅的荷花襯得手,更加白皙修長。

今日的他身穿一襲淡青色,衣擺綉着金色雲紋長袍,腰系白色祥雲金紋腰帶,顯得他的腰越發細了。

[咔嚓咔嚓,多拍點,多拍點。]

凌念沒管金剛球的動作,垂眸看着手裡的荷花,心無波瀾,平靜如水,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噗通!」

池塘對面響起了一聲落水的聲音。

[小哥哥,主人落水了!!]

凌念劍眉微皺,視線看向聲響的地方。

心裏暗道:小孩子真麻煩。

起身大跨步的走了過去。

一過去,第一眼就看到了水中撲騰的人兒。

凌念也不猶豫,眼疾手快的伸手揪住了他的後衣領,一把把人提上了岸,又急忙拿出了一塊毯子裹住了他。

這可別以後感冒了。

呼吸到空氣的墨羽,猛地咳了幾口水,才感覺到好受了些。

想到是誰救了他後,心虛的低下了頭,心知他又闖禍了。

「你好端端的怎麼就落水了。」

聽到這話的他,頭低的更低了,支支吾吾的,有些語無倫次。

「我…我就是…我就是想給您摘朵荷花。」

緊張的手都捏緊毯子,忍不住打了幾個噴嚏,吸了吸紅紅的鼻子。

「師尊,我知道錯了。」

霧蒙蒙的眼睛怯怯的看向凌念,鼻子紅紅的,頭髮還滴着水,狼狽又可憐.。

凌念看到小崽子是真的知道錯了,輕輕嘆了口氣,煩躁的心情下一秒消失了。

他原本就沒有要怪他的意思,只是他這次真的太危險了。

如果他沒在附近,他就危險了。

「知道錯在哪了嘛!」

說完話,將人夾在了胳肢窩裡,大跨步的往住處走。

墨羽:「……」就挺突然的。

現在雖然已經夏季了,可池塘里的水也挺涼的,況且墨羽身體也不怎麼好,雖然不會發燒,但感冒還是有可能的。

身體突然騰空,落在了一個冷香的懷裡,墨羽愣愣的看着師尊下顎,小臉突然有些熱熱的,說話的聲音也軟軟的。

「徒兒錯在不膳水,不該獨子一人去河邊。」

「師尊,徒兒知錯了,師尊能不能別生徒兒的氣。」

「知道就好,以後為師不在你身邊時,可別這樣了!」

墨羽羞愧的低下頭。

凌念把他放在床上,拿了條毛巾給他擦頭髮。

擦了個半干後,拿了套衣服就放在了床邊,囑咐幾句就出了屋門。

給小孩子穿衣服啥的,他是不會做的,小孩子不能太慣着。

果然啊!小崽子還是感冒了。

凌念心累的嘆了口氣。

他現在退貨還來得及嗎?他不想養了。

心裏既有千般不願,身體卻誠實的細心照顧着墨羽。

墨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看着為了他忙前忙後的師尊,心裏彷彿打開了一扇門。

是不是只要他生病了,師尊的目光就會一直放在自己身上。

這個時間已經是半夜了,墨羽起身出了門,再次回來時,頭髮上還滴着水。

他重新換了一身裡衣,沒蓋被子的睡了一晚。

凌念看時間不早了,心想這時候墨羽也該起床了,可過了許久也沒見他出房屋。

心知事情不妙,他可能是出什麼事了。

走近床榻前,就見小崽子臉上帶着不正常的緋紅。

手背敷上額頭,凌念眉頭一皺。

很燙,這是發燒了。

這也不至於吧!不過就是落了水,感冒竟然演變成了發燒。

凌念風中凌亂中,面無表情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裂痕。

心裏的小人生無可戀的癱在地上,朝天大喊一聲。

他要退貨,這份快樂不要也罷。

可現在退貨也無濟於事,還能怎麼辦,養着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