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偏執男主總對我窮追不捨》[快穿:偏執男主總對我窮追不捨] - 第1章世子爺,本郡主不嫁1(2)

句唇語。

    質子。

    被困在京城囚籠的鳥,鉗制西陽王的最好兵刃。

    顧松寒盯了兩秒,倏的一笑。

    「郡主可真是給了我好大一個驚喜,往後的日子怎麼樣,咱們還不知道呢。」

    一直被挽着的帘子終於放下,馬車裡的光線重新變得昏暗起來,顧松寒悄無聲息的就這樣離開了。

    沈憶勾唇一笑,帘子落下,她閉上眼睛,自動進入系統虛擬世界,白茫茫的一片空間中,機械的聲音回蕩着。

    【我是快穿世界系統君,代號L,是自古畫中隱藏千年的外星文明,選中你為有緣人,在已有快穿位面之中攻略男主,和他結婚即可,任務期間可擁有健康身體。】

    沈憶開口道。

    「任務完成之後呢?」

    【宿主可以隨機索取獎勵。】

    「給我一具健康、無病無災的身體怎麼樣?」

    沈憶一生從小病痛無數,娘胎裡帶出來的毛病和後來的腫瘤、結節、骨折……她這一生都在於病痛做着抗爭。

    空中浮現半透明的小機械人身影,【當然可以,小菜一碟。】

    沈憶壓着微微動容的心,「好。」

    要攻略男主呢,可剛剛好像不小心惹到了顧松寒。

    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又尖又細的太監的聲音在馬車窗邊響起,直入耳根,她皺眉。

    「郡主,老奴帶您去宮裡見鎮北王。」

    沈憶直接掀開帘子出去了。

    皇宮的遠比想像的宏大,穿過多重宮門,踩着地下的琉璃碧磚,一路到了鴻蒙殿。

    四周守衛巍峨挺立,銀色鎧甲披身,頭盔將整個頭部牢牢罩住,只露出一雙猶如鷹隼一般的眼睛。

    沈憶目光從他們身上離開,看到了大殿正上方的皇帝,鎏金龍椅上睥睨眾生。

    鎮北王站在最前方,卸了刀刃,身上只穿着黑色重甲,這是北境為了抵抗蠻夷部族特地組裝起來的盔甲,無堅不摧。

    西陽王手腳都被牢牢捆着,低頭跪在地上,身上穿着單薄的裡衣,頭髮凌亂異常,表情獃滯的很,很難想像,這麼落魄的人是顧松寒父親。

    皇帝的目光移向沈憶,忽然大聲呵斥,「來者何人?寡人未曾宣召,為何擅闖鴻蒙殿?」

    隨身的太監守衛跪了一層,沈憶反而眯了眯眼睛。

    此次捉拿、押解西陽王回京,又平了西邊的戰亂,父親鎮北王是功勞第一人。

    鎮北王之女卻被人刻意帶到這個地方,即將面臨皇帝接下來的敲打,倒真是可笑。

    沈憶雖然沒跪,卻還是行了禮,態度算是低順,聲音里可沒什麼謙卑可言。

    「鎮北王之女沈憶誤入鴻蒙殿,還請皇帝治罪。」

    皇帝正要說什麼,那身着黑色鎧甲的將軍緩緩轉身,鎧甲縫隙相互觸碰的聲音傳來,在高大巍峨的鴻蒙殿里,顯得越發突兀而又沉重。

    像是遠古而來的洪鐘初響,心底生出敬畏不說,氣勢上已經輸了一截。

    也就是這聲音,讓剛準備開口的皇帝閉了嘴,神色不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