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將男主黑化後我死遁洗白》[快穿:將男主黑化後我死遁洗白] - 第5章 你倆不會分手的

”你還說呢 ”司念埋怨道。

「系統我困了,那男人要是來了你提醒一下我。」

”宿主你放心,男主要是來了我一定會提醒你的,睡吧睡吧,休息好了才能更好完成任務。 ”小精靈保證。

”嗯。 ”司念躺到床榻上閉上雙眸。

這一天他經歷的太多,死而復生的震撼,為了進入督軍府的處心積慮,以及欠下系統的三百積分。

時間一點點過去,聿修回來後看見司念已經睡着,小小一個人蜷縮着身體,像是被遺棄的小獸。

他沒有打擾對方,只是靜靜的坐在對方床前凝望着他睡覺,他的目光充滿愛意。

聿修可能都不知道,分明是第一次見面可他為什麼會愛的那麼深沉?

睡夢中司念感覺有什麼東西壓在自己身上,冰冷的觸感像是被冰冷的動物糾纏住,越勒越緊的感覺讓他就要呼吸不過來。

「唔」迷糊間的低吟,想要翻身的困難。

司念睜開眼睛就看見聿修的臉。

”你怎麼在這裡? ”司念老夫老妻問道。

話剛出口零散的記憶回籠,他重生了。

聿修翻身將司念壓在身下「怎麼見到我一定都不意外?」

司念眨巴着無辜的大眼睛 ”因為我是督軍的人 ”

無意識的話最撩人。

「叮咚,男主好感度百分之九十。」

系統哀怨提示「宿主我可是崩壞系統,不是拯救系統,咱們要的是黑化值不是好感度。」

系統表情兩行清淚。

司念胸有成竹「想要黑化值就得取得對方的好感度你懂不懂?要是一個不想乾的人你會因為他黑化?」

「不會」系統想了想宿主說的好像有道理。

「真乖,日後我允許你叫我修。」

二十一世紀電視劇的荼毒,讓司念知道對方這話是有多麼中二發言。

手腳尷尬的蜷縮在一起,聿修卻以為自己是緊張。

”你在怕我對你做什麼?你現在可是我的貼身小廝,我想要對你做什麼你能拒絕? ”聿修一副輕佻的語氣。

司念警惕「你答應過我不會那個。」

「哪個?」

司念的臉頰通紅,他不敢抬頭看對方的眼睛,難以啟齒的話也沒有說出口。

「叫一聲」

叫什麼?他該不會想聽自己**?司念還在罵著對方變態,腦門突然挨了給暴力「痛」

「想什麼呢,叫我名字。」

「哇嗚宿主你的想法好變態。」系統咋咋呼呼。

司念惱羞成怒的命令對方「閉嘴。」

「嗯,不叫?」聿修聲音危險威脅。

「修」低低的聲音,害羞的司念手指扣被單。

「你這個樣子可真讓人把持不住。」說完聿修起身離開。

看着對方起身,司念這才鬆了一口氣,還好他沒有強制性要求自己。

不然等自己復活一定要廢了鴻福錦。

「宿主你不能牽連無辜,老情人要是廢了你就沒幸福了。」

「呵,等我復活第一件事就和他分手。」

”你們倆是不會分手的。 ”

”為什麼? ”司念眼睛危險眯起。

「因為你喜歡人家唄」系統理所當然。

「放屁」司念沒忍住爆粗口。

「喲喲喲,宿主惱羞成怒了」說完系統閃現消失。

”靠你給我滾回來,我保證不打你。 ”

”叮咚,男主好感度加5,目前好感度百分之九十五。 ”

聿修出來見司念還在床上吩咐「過來給我穿衣。」

司念吐槽你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