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病嬌神明的掌心寵》[快穿病嬌神明的掌心寵] - 第5章 神君大人變身哥哥5

卧室里亮着一盞小夜燈,江南枝怕黑,夜晚總是亮着一盞小燈才睡的着,床邊有着一台座機,只要小姑娘按下第一個數字,蔣舟就會從房間趕來。

床邊微陷,一雙有着骨感帶着青筋泛起的手掌,拂過江南枝的碎發,

蔣舟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表情,

他的眼睛熱情似火,正目光灼灼地注視着小姑娘的睡顏,彷彿要燃燒成火團,

小時候小姑娘總是嚷着和他一起睡,晚上還要纏着他來講故事,那個時候他才高中,還未接管家族事務,有的是時間陪伴在小姑娘的身側,

有些厭惡自己的身份,修長的手指,在昏暗的燈光下露出磨成老繭的關節,那是長期訓練造成的,

他這雙手早已是洗不幹凈了,努力偽裝,總是怕小姑娘發現,

外人眼裡蔣舟如同神一樣沒有任何軟肋,強大到令人髮指,

可只有蔣舟知道,他害怕的太多了。

他害怕自己在小姑娘眼裡的形象崩塌,

害怕自己被小姑娘忘記,

害怕小姑娘不喜歡他,

害怕小姑娘會離開他,

害怕,,,,,,,

幼年時蔣舟的心上打開了一扇窗,照入了一束陽光,長年以來他靠着這束陽光來滋養他腐敗不堪的靈魂,

越怕失去的東西,越抓不住,

他太沒有安全感了。

滿目柔情,雙指克制的在小姑娘的唇上落下一吻,

一發不可收拾的情緒讓蔣舟快速的逃離了江南枝的卧室,

窗幔被放下,房間里彷彿從未有人出現過,

蔣舟在走廊遇到了早已等待許久的江南風。

「大哥。」

雖然蔣舟離開蔣家已過了幾年,但是江南風依然尊稱蔣舟一聲大哥,實則是想提醒蔣舟的身份。

江南風倚在羅馬圓柱上,身旁插在花瓶里的白玫瑰被男人撫摸在手心。

「回來了。」

只需一秒蔣舟便恢復了正常模樣,儼然一副家中兄長的模樣。

江南風並不想揭開蔣舟的偽裝,

「枝枝的生日不遠了。」

一提到枝枝蔣舟的面容更加柔和。

江南枝生於冬天的聖誕夜晚,

縱使過去了十幾年,蔣舟還是能想起那天晚上的大雪,以及剛出生的小嬰兒,

「要提前籌辦起來,」

「那是自然,我妹妹自然要最好的準備。」

「還有事?」

「大哥,你是我大哥,枝枝是我妹妹,但是妹妹可比大哥重要多了。」

蔣舟沒有接話,他知道江南風接下來要說什麼,

「大哥的心思,眾所周知,但是情這東西,可不好說,先不說枝枝喜不喜歡你,分不分的清對你是親情還是愛情,再者大哥比枝枝大了整整十歲,怕是都不妥。」

江南風是個浪子,女人如衣服的替換,江南風對情再了解不過,縱使父母沒有表態,但是他清楚蔣舟不會是枝枝的良人,他並不贊同把妹妹嫁給蔣舟這樣心思深沉善於偽裝的人,縱使是一起長大的大哥,

蔣舟的眼神冰冷,無聲而陰沉的看向江南風,只用了一腳就把江南風踹出了一米遠,

心中烈火焚燒,痛的厲害,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