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密事之仙島玄石【原礦版】》[空間密事之仙島玄石【原礦版】] - 第9章 機械弓

晚宴結束,眾人散去,睿王喝多了,在侍女攙扶下回到驛站休息,楊不凡三人也向陸大人告辭。這裡的夜晚格外明亮,抬頭望去,呀!天空中怎麼會有兩個月亮,真是喝多了,看東西都重影,楊不凡晃晃頭,揉揉眼再看,還是兩個月亮,他連忙喊住方靜和秦教授,讓他們也看,秦教授望了一眼天空說道:「哦,真有兩顆衛星啊,你們看那滿天星斗,按原空間二十八星宿的排列順序,根本對不上號,這裡只是近似原空間,晚宴上我跟身旁的人交流過,這裡天文曆法,還算與我們那裡出入不大,一年分四季,每個季節約有一百二十天左右,也有陰陽曆、二十四節氣除名字差點外,基本意思都對得上。」

「這裡的人很重視航海技術,能造大船,船上配有威力無比的水槍和水炮,可以出海到很遠的地方捕魚。醫學也很發達,剖腹產、心臟搭橋、開顱等外科手術在這裡屬於小菜一碟。這裡人均壽命在千年左右,全都仰仗這高超的醫術。」秦教授接著說道。

「真有那麼厲害,這裡的人挺能吹啊。」楊不凡搖頭表示不信。三人聊了一路,不知不覺回到驛館。

他們三人剛剛來到一門空間,需要熟悉一段時間,這些都不急,現在最重要的事,是如何找到秘密和回到原空間,對此秦教授也一籌莫展,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如果回不去,也只能在這裡終老。

晚宴上,酒喝的有點多,回到驛館,酒勁上來,困意來襲,楊不凡倒頭便睡,一睜眼已經是第二日晌午,頭還是有些疼,暈乎乎的,洗把臉算是精神些,走出房門,正午的陽光照得讓人睜不開眼,聽見秦教授屋裡有說話聲,便敲門進入,方靜和秦教授早已起床多時,他們正在談論着什麼,見楊不凡進來,忙招呼他過來坐下。

「怎麼樣不凡,昨天沒少喝吧?」秦教授關切道。

「還行吧,就是頭痛,還有點迷糊。」楊不凡隨口答道。

「酒量不行,就別逞強,到時候遭罪的還是自己,剛才我跟秦教授商量,下一步該怎麼辦?你有沒有什麼想法?不妨說出來,大家研究下。」方靜看了一眼楊不凡,本想多說兩句,但見他難受的樣子,只好把到嘴邊的話硬生生收了回去。

「先熟悉下這裡的環境,再做打算唄,其他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楊不凡顯得略有些悲觀。

相對楊不凡,秦教授和方靜還是比較樂觀的,認為一定能找到回去的方法,他倆都勸楊不凡不要氣餒,又閑談一會,睿王讓親兵來請三人過去吃午飯。睿王剛醒不久,昨晚的確有些貪杯,直到現在還面帶倦意,不過他少年心性,玩的興緻依然很高。

「楊兄,初來江都城,這裡好吃好玩的可是不少,本王一定要盡地主之誼,陪你們好好玩上幾天。」睿王熱情的說道。

「多謝睿王,昨晚我們幾個還說要到城裡四處轉轉呢,如今有睿王做嚮導,那一定錯不了啊!」楊不凡連忙道謝,心下想正好趁此機會了解下這裡。

飯後早有侍者備好茶水,楊不凡他們陪着睿王邊品茶邊聊天很是愜意,聊不多時,護衛隊長陳明進來稟報昨日刺客的調查情況,陳明見有外人在場,正猶豫說還是不說,睿王示意陳明不用避諱,直接講就好。

陳明這才講道:「前後來的兩撥人,第一撥是調虎離山,負責引開侍衛,第二撥負責刺殺,每具屍體均打有耳洞,羅圈腿明顯,所用兵器是清一色的圓月彎刀,從這些特徵分析來看,可初步判斷刺客應該是狄國人,只有狄國成年男子,才有打耳洞的習慣,因祖祖輩輩長期在馬背上討生活,所以狄國人一降生無論男女都是羅圈腿。」聽完衛隊長陳明的敘述,睿王在房裡踱步思考着,突然他看向楊不凡,開口問道:「不知道,楊兄對此事,有何看法?」

「我感覺幕後有人故意讓我們覺得是狄國人所為,這樣好轉移我們的視線,達到他想要的效果。」楊不凡略作思考後回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但一時間想不出,誰會這麼做,狄國人這幫蠢蛋,做事向來不計後果,被人利用了還不知道。」睿王氣憤道。

「睿王不必着急,接下來我們只需靜觀其變就好。」楊不凡勸解道。

「也好,一會隨我去祭壇看看,正好醒醒酒。」睿王敲了兩下頭微微皺着眉道。他興緻來了,帶上衛隊,拉上三人直奔祭壇而去。

就在楊不凡三人隨同睿王去祭壇之時,江都城外一處頗為氣派的莊院,堂屋內跪着一個健碩的蒙面漢子,「都怪屬下無能,此次行刺沒有成功,任憑將軍處置。」蒙面漢子請罪道。

「起來吧,這事也不能全怪你,思聰先生計劃十分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