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茶館:我只賣大凶之物/恐怖茶館:我只賣大凶之物》[恐怖茶館:我只賣大凶之物/恐怖茶館:我只賣大凶之物] - 第8章 惹麻煩(2)

,我把錢收在一起,去二樓找林小鹿,我真沒想到,在茶樓當夥計,竟然會這麼難。

我沒了主意,想讓林小鹿參謀參謀,可和昨天一樣,我根本就敲不開門。

第三天早晨,林小鹿的房間里沒了敲鍵盤的聲音,櫃檯上放着一碗溫熱的豆漿,還有幾根油條。

這一天同樣不平靜,因為李大爺又來了。

與前兩天一樣,他掏出四千塊錢,abc 一摞是買酒的,另外一千塊,是給我的好處費。

我已經麻木了,與此同時,對錢的渴望徹底爆發,我把錢收了起來,把最後一瓶升仙酒給了李大爺。

李大爺哈哈大笑,說了一句不知是誇讚還是羞辱我的話。

「孺子可教!」

第四天天還沒亮,就聽到有人在砸茶館的大門,我起床一看,還是李大爺。

今天的李大爺有些不一樣,他臉色發白,嘴唇發紫,額頭上滿是豆粒大的汗珠。

我剛想開口,李大爺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他好似忍受着痛,聲音發顫。

「酒……給我酒……」

我說大爺您沒事吧,要不要送您去醫院,沒想到李大爺一把把我推倒在地。

他好似瘋了一般,衝到茶櫃前,打開了櫃門。

我看到他的表情從欣喜變為失望,隨後轉頭對我怒吼。

「酒呢!」

我結結巴巴的回答他。

「沒……沒了……一共三瓶,全都賣給您了。」

李大爺用拳頭哐哐哐的砸櫃檯,他扯着嗓子沖我喊,聲嘶力竭。

「酒沒了就去進貨啊!快點去!」

「大爺,您冷靜下,我不知道這酒從哪進的貨,您等兩天行不行,林老闆馬上就回來了。」

李大爺眼睛都紅了,他從口袋裡掏出厚厚的一沓錢,直接甩在我的臉上。

他眼睛通紅,我甚至以為他想殺了我。

「晚上!今天晚上!我再來拿酒,你要是弄不來,我就拆了你這破茶館!」

說完,李大爺摔門走了。

看着撒了一地的錢,我懵了很久才回過神來,我知道,自己惹麻煩了。

我把錢一張張的撿了起來,沒心情細數,和之前三天的酒錢放到了一起。

回想起李大爺剛剛猙獰的表情,我毫不懷疑自己弄不到升仙酒,他真會把茶館給拆了。

我心急如焚,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在茶館裏走來走去。

最後我實在沒想出辦法,只能再次嘗試去敲林小鹿的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