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神魂(書號:1856)》[絕世神魂(書號:1856)] - 第6章 兩個世界的人

「今日一見,你的表現,的確超乎我的預料。」

突然,一道如同清泉擊石般清脆,但卻格外冰冷,似乎令四周溫度都下降了幾分的話語落下,那已遠去的黑衣少年的身影也隨之停下,但卻沒有轉身回頭。

而首次開口說話的皇普倩,那一位完美的無可挑剔,若冰山般的女子,卻也沒有在意,而是繼續道:「然而,這世界上,無論是煉丹天賦或者修鍊天賦極強的天才多了去了,但真正的能成長起來的,又有多少?你我,註定將成為兩個世界的人。」

言語一如往常般冰冷,毫無感情,仿若只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就猶如一陣冷風,在齊崢的耳邊拂過,然而,四周眾人意想之中,齊崢惱羞成怒的事情並沒有發生,他反倒是笑了起來。

「這片天地之中,天才無數,也正如你所說,能成長起來的天才,寥寥無數,而你皇普倩,二十歲,一位區區的大荒師,覺醒了三次神賜而已,不僅算不上天才,更遠遠沒達到你所謂的完全成長起來,也更沒資格說這種話!」

「至於你我婚約,我從來沒有放在心上,過段時間,我會親自登門退婚,你也沒必要在我面前,擺出一副優越感十足的樣子,因為你還不配。」

「不過,有一點說得不錯,你我,註定乃是兩個世界的人,不過,卻不是我高攀不起你,而是你遠遠攀不上我,齊崢!」

齊崢一字一句的落下,字字冷漠,自始至終,也從未回頭看皇普倩一眼。

齊崢離開了這裡,徐英徐雄緊緊跟上,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一主兩仆,單薄的身影,蕭瑟的秋風,仿若都在悲鳴嘆息。

花落雨與皇普倩也離開了,黃金獅子的長嘶聲依然遠遠的傳盪而來,令得張夫人等一眾鎮南王府的人,心情更加的不平靜。

……

齊崢的小院,依然那般的簡單渺小,毫不起眼。

回房之後,齊崢讓徐英徐雄在院門前守着,誰都不準靠近,而他則是直接回到房中,盤坐床上,閉上了雙眸。

沒有多久,肉眼看不見的氣流便是從大地之下,四面八方的湧入了齊崢的體內。

大地荒勁!

引大地荒勁入體,遊走周身經脈,每一位修士,都要不斷拓寬經脈,發掘自身潛力,讓自身變得更加的強大。

能做到這一步的,便能稱之為大地武士,算是踏入了修行之門,不過,這隻能是最為弱小的荒士而已,要想提升境界,增強實力,便要不斷的修鍊,不斷的突破。

「大浮屠決,這是父親當年都想修鍊的荒決,可惜,父親當年境界已達荒帝,齊天決也已修鍊到第八轉,不好轉修其他荒決,此番,倒是便宜我了!」

輕而易舉的引動大地荒勁,在經脈之中環繞不息,齊崢嘴角也是湧現一絲笑容,以他現在這具孱弱之身,能調動如此渾厚磅礴的荒勁,沖刷自身,這大浮屠決,果然不愧是父親當年都推崇備至的逆天荒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