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神魂(書號:1856)》[絕世神魂(書號:1856)] - 第2章 究竟誰是廢物

「齊,齊崢,你沒事,那就好,我是過來看看你的。」

青年高鼻,鷹眼,嘴角到耳根有道淡淡的疤痕,叫齊明,是鎮南王府的八公子,齊崢的八哥。

「看我?我看,是來替我收屍的吧?」齊崢嘴角微彎,划過一絲冷冽,盯着他的這個兄弟,眸中有着一縷微嘲。

齊明似乎沒有聽到齊崢的話,他已經平靜下來,打量齊崢兩眼,一臉冷漠的繼續道:「順便,傳達一下張夫人的吩咐,從這個月開始,你的月例,從五十枚荒神幣,縮減到二十枚荒神幣。」

「二十枚荒神幣?九公子身體這麼弱,月月要喝葯解毒,這點錢怎麼夠用?」齊崢還未說話,小語已是驚呼起來。

然而,齊明卻是冷笑:「身體弱,那還活着幹什麼,不如直接去死好了。另外,我們鎮南王府,可不養廢物,他馬上要十六歲了,然而,卻是連第一重神賜都沒覺醒,簡直丟我們鎮南王府的臉!」

丟下這句話,齊明帶着他的八位手下,便是直接離去。

「廢物?一個小小的,覺醒了第二次神賜的荒師,也能這般的優越感十足?十日之後,荒神大典之上,再來看看,究竟誰才是廢物!」

齊崢冷峭的話語落下,然而齊明卻是連頭都沒有回,只是嘲笑了一聲,便是直接離開了這裡。在他看來,他跟齊崢,就是大象與螞蟻的差別,大象不會因為螞蟻對他揮了揮拳頭,而跑上去與他真正的打一場吧?

打敗這種十六歲都沒覺醒第一次神賜的廢物,也令齊明,不會有着絲毫的成就感,那為何,還要浪費手腳?

而齊崢,目送着齊明帶着八位鱗甲護衛離去,那黑眸,也是微微眯了起來,一絲自嘲,忍不住的絲絲湧現,最後,化作一抹森寒之極的冰冷。

「以為我死了?齊明,這放置了風陰草的藥液,跟你,有着脫不開的關係吧。」

一旁的小語,聽到自家公子所說的話語,也是微微一怔,有些不明白齊崢話語里的意思,然而齊崢也沒有解釋太多,直接道:「你先出去吧,月例的事,待會兒我會親自去找張夫人。」

「呃……」

小語一愕,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着齊崢,突然有着一絲怪異的感覺,她很難將眼前這個氣質突然變得如同劍鋒般凌厲的少年,與之前不僅體弱,且懦弱的九公子聯繫到一起。

看着侍女小語離去之後,齊崢也是收回了目光,而後緩緩閉上黑眸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這具身體還真是夠糟糕的,不僅虛弱無比,還鬱結了無數的陰毒,難怪,都已經快要十六歲了,竟然連第一重神賜都尚未覺醒。」

十六歲還未覺醒第一次神賜,那麼終身都別想覺醒神賜了,從此之後,只能成為一介凡人,永遠別想成為神大地武士。

對於這具身體有着大致的了解之後,齊崢也是緩緩睜開了雙目,冷笑起來:「看來,這是有人故意給我下陰毒,讓我無法覺醒神賜,甚至是要我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