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刀皇(書號:7776)》[絕世刀皇(書號:7776)] - 正文第三章 媳婦們,永別了

就在這時,望天笑縱深一躍,翻身爬上一顆參天巨木,猿猴一樣抓着枝幹,或者盪着荊棘,哧溜溜就爬了很高。雖說這些錦衣漢子都是弓馬嫻熟之輩,可在這密林里太影響發揮,匆忙中射了幾箭,也沒人射中望天笑。

幾個呼吸間,錦衣漢子就到了樹下,而望天笑已經爬了很高。居高臨下得望着下面眾人,望天笑取下弓箭,逮着向上爬的人就射。

「龜孫子,我讓你爬,你是想學母豬上樹嗎,還是想上天?」一邊拿箭亂射,一邊開口大罵。

「嘿,那個拿傘的大鬍子,你說你一大老爺們,大晴天拿個破傘幹什麼?還有你,別拿個扇子搖來搖去,當自己是鐵扇公主嗎?真是老母雞開屏,自作多情,呸。」又一口濃痰伴隨着弓箭射了下來。

底下的眾人早已氣的七竅生煙,圍着大樹團團轉。不過望天笑很快就笑不出來了,這就是樂極生悲。

「卧槽,沒箭了。」望天笑再次伸手在背後的箭筒摸了摸,不死心地又拽到眼前看了看,望着空空如也的箭筒欲哭無淚。

雖說被自己一通亂射,射翻了三四個人,可現在樹榦上現在已經爬了六七個人,離自己越來越近。

「哈哈哈,小兔崽子,我看你往哪跑。」剛才那個用板斧的爬的最快,已經快到望天笑腳下了,伸手就抓。

望天笑氣的用腳蹬了這黑臉漢子幾下,沒蹬下去,他隨手就把弓擲了出來,又從懷裡掏出亂七八糟的東西朝下面一通亂砸,有打火石,鐵箭頭,鹽巴,辣椒面,還有一些瓶瓶罐罐的東西。

「憑你們這幫龜孫還想捉小爺,怎麼樣,這辣椒夠不夠辣?」一大包辣椒面兜頭從上面蓋了下來,直嗆的底下眾人鼻涕橫流,噴嚏連天,一時咒罵聲四起。

望天笑又吐了口唾沫,黑臉漢子一時不查,正中腦門,正氣的哇哇大叫,又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拍在臉上,這漢子接過一看,竟是只臭鞋,這黑臉漢子氣的兩眼一黑,差點從樹上掉了下去。

底下眾人這時都在樹下團團亂轉,樹上的人也因為空間所限,急的咬牙切齒。望天笑從腰間摸出來一些東西向下砸去,居然是一些小虎皮,鱷魚腿,望天笑又在腰間掏了掏,居然掏出了一隻臭烘烘的小花豹屍體,一併往下扔去。

隨後嘿嘿一聲壞笑,望天笑拽過腰間竹筒,扒開塞子,稀里嘩啦向下倒去,一時間樹林里腥臭一片。

底下的人也被劈頭蓋臉的淋個滿身,伸手一摸,都是血肉,夾雜着蛋殼、皮毛、小爪子。就在這時,旁邊樹林里響起一陣陣憤怒的吼叫,還有一些猛禽的戾嘯。

望天笑站在樹上朝遠處一望,頓時開心大笑,將竹筒向下一扔,大吼一聲:「好兒郎們,給我好好招呼這些王八蛋,哈哈哈。」

隨後,一隻丈寬的黑鷹從天而降,漆黑的爪子有磨盤大小,彷彿可以裂石斷金,它森寒的眼睛左右掃視,當看到一個錦衣男子腦袋上的蛋殼時,這黑鷹頓時炸了,閃電般飛向這漢子,「咔擦!」一爪子就將他腦袋抓了個稀爛。

「嗷吼——」兩隻斑斕大虎,一隻大鱷魚,一頭凶猿,一個花斑大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