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品逍遙大少》[絕品逍遙大少] - 6.遲到進行時(2)

臉就是一枕頭。
「英雄啊,別打臉啊。」我哭喪着臉說到,「我還要靠它混飯吃呢。」
「MLGBD,混個屁呀,看到你的臉大家都吐了,你能混到什麼吃啊,我們吐完了你吃啊?」老大說完又是一枕頭。
「NONONO,你們去吐的時候我就趁機去吃你們的飯菜。」我搖了搖手指。這時候耳邊傳來葉芸的笑聲,「你們還挺搞笑的啊」,「生活太無趣,我們要用言語加點添加劑」我回答道。
「MD,不想遲到就趕緊起來吧,看看現在幾點啦?」老大把鬧鐘扔到我身邊,然後爬了下床。我拿起那個我們宿舍合資買的鬧鐘一看,已經五點五十八了!而我們偉大的老班規定我們的遲到時間為六點十分!我馬上開始往身上套衣服。
「這麼著急幹嗎?」葉芸從戒指里出來,可是看到我上身一絲不掛馬上又紅着臉退了回去,「流氓!」
「你才是流氓呢,看我長得帥就偷看我換衣服,差點就被你給看光了。」我套上襯衫,又拿起褲子準備穿上。
「哼,你無賴!」葉芸氣呼呼的說。
「我是無賴我怕誰!」我穿上褲子,然後飛快的下床。
葉芸好像生氣了,不再說話。可是我哪有時間去哄她,已經沒有時間了。我飛快地刷牙洗臉,然後趕緊往外跑,這時候我只恨爹媽給我少生了兩條腿。
「你們這麼趕幹嘛?」葉芸看到我跑的飛快。
「因為我不想遲到。」我跑的速度比往常快了許多,可能是昨天練了飛訣的緣故。
「遲到會怎麼樣?」葉芸很好奇。
「李小飛,你又遲到了啊。」老班陰着臉斥責道。
我低頭不說話,這個時候你要是解釋只會是火上澆油。老班奉行的原則是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有故事,有故事就是有事實,都有事實了你還狡辯還有什麼用呢?所以,這個時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俯首認罪。老班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在他的眼裡遲到就是就是我們最大的原罪,遲到的人要贖罪。
「知道給怎麼做了吧。」老班說。
MLGBD,對一個剛出院的病人竟然沒有一點點心慈手軟,還敢稱自己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真是太沒有人性了,我在心中暗罵。不過罵歸罵,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往教室走去,向以往一樣,拿本書出來,站在走廊上讀。
「李小飛。」老班突然叫住我。
我馬上轉過身,難道老班突然被上帝譴責良心發現了?對我這個剛剛從醫院出來的心理受到嚴重創傷的病人要赦免一次?哦,感謝上帝,讚美神!但是我看到老班的臉還是一如以往的陰沉,絲毫沒有轉晴的跡象,就知道我剛剛的想法純屬白日做夢,聊齋加幻想。那他為什麼要叫住我呢?
「你手上戴的那是什麼?」老班的聲音也是陰沉沉的。
手上?糟了!戒指!昨天我隨手把創口貼隨手給撕掉了,現在那個戒指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我真恨不得打我自己的那個爪子幾下子,真是賤的,這下好,被逮到了,罪上加罪肯定死定了。老班的上帝不知道會不會偶爾大發慈悲寬恕我這個虔誠的信徒呢?
葉芸好像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畢竟不允許戴耳環戒指手鐲之類飾品學校有明文規定的,我還戴那麼大一個戒指,不是在挑戰校規的權威性嗎?「怎麼辦?」她緊張得問道。
「怎麼拌?涼拌!」我對葉芸說。
「沒有什麼啊。」我有點中氣不足。平時我也是一個挺能撒謊的小孩,可是在老班那超級無敵大陰臉之下,你說真的有可能都顫顫巍巍的,更何況我本來就是在睜眼說瞎話。
「把手伸出來。」老班道。
聽到老班的話,我把右手慢慢的伸出來,希望可以矇混過關。
老班顯然不是很容易就被我糊弄成功的,又說:「另一隻!」
這下完了,我心想,要是那傲神戒要是能摘下來就好了,我還可以和老班變個左手到右手的小魔術,可是想讓它挪地方,只有兩個字,沒門!
我慢慢的左手從背後拿出來,口中喃喃道:「我偉大的傲神戒啊,你老人家就不能挪挪地方幫幫忙啊?」我閉上眼睛,死就死了,罰款、檢討我就認了,叫家長我也不怕,我在心中吶喊,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