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品大農民》[絕品大農民] - 第六章 兄弟相聚

三爺當即就懵住了,從他成為清溪縣的頭號人物以來,就算是縣長看見他也得給個兩分薄面,還沒見誰敢這麼跟他說話?

依稀記得上一個敢這麼和自己說話的人都已經化作一堆白骨,拋屍荒野了吧。

「李二柱,三爺給你點顏色,你就真的要開染坊了!我看你小子今天是想躺着出去吧!」還沒等三爺說話,王多寶當即就跳出來指着李二柱的鼻子罵道。

一邊罵,他心中還有些小竊喜,別看三爺剛才是一副好說話的模樣,但整個清溪縣誰不知道三爺當年的手段?

「阿寶,回來。這小柱年輕氣盛倒也能理解,你這好歹也是做長輩的,怎麼能和小輩慪氣?」臉上不悅的神情一閃而過,三爺語重心長地對王多寶說道。

「小柱啊,你和小七也算是弟兄,既然都是弟兄,那咱們也都是一家人。這年頭在村子裏混也沒啥前途,做人這眼光還得是向錢看才行,有沒有打算來縣裏面跟着三爺干呀?」眼珠轉動,三爺不但沒有生氣,反倒是向李二柱拋橄欖枝了。

這一幕讓王多寶覺得有些不真切,心說三爺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別說是王多寶,就算是龍口七都異常驚訝,即便是他在清溪縣混了這些年,也都不曾得到三爺如此青睞。

「得,你那個位置還是留給其他人吧,小爺高攀不上,告辭。」

李二柱冷哼,當即轉身拽着龍口七兩人離開。

那老小子打得什麼鬼主意他能不清楚?

真要是到對方手底下去做事,那就真的是送羊入虎口,到時候生死自由都由別人拿捏着,他能安逸才怪。

望着李二柱三人離開的背影,三爺臉上的笑意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無可比擬的陰冷,帶着殺氣。

「瑪德,這個不識相的雜碎,三爺你這麼賞識他就是這小子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居然還敢拒絕,改明兒我就讓幾個弟兄去把他家給抄了!一個小兔崽子還能在我們的地盤上翻天不成!」王多寶怒氣沖沖地說道,表面上看起來似在為三爺打抱不平,但心裏面究竟是想的什麼又有誰知道呢?

聽到這番話,三爺心裏倒是舒坦了不少,伸手拍了拍王多寶的肩膀,臉上的笑容漸漸滲透出一絲寒氣。

「阿寶啊,有些時候武力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你小子也跟我這麼久了,也該學會怎麼做個頭兒。你大哥現在在省裏面出息了,對老頭子這位置不感興趣,最終老頭子這把交椅還得是交到你手上,凡事三思而為,不要沉迷於事物的表象。」

說完,三爺便在隨從的扶持下離開,只留下王多寶一人站在原地,思索着三爺話語裏面的深意。

「李二柱,你給老子等着,老子玩不死你!」

另一邊,李二柱跟着龍口七兩人來到會所對面的飯店,一走進去當即就看見兩個似曾相識的身影。

「二哥,六個,你看我把誰給你們帶來了?」剛進飯店門,龍口七就衝著裏面叫道。

「你小子是不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