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品大農民》[絕品大農民] - 第四章 好漢當年

驢子當即給打過去電話,說話帶着吃痛道:「七哥,不好了,場子里有人鬧事兒。要帶走敏敏,您快過來瞧瞧吧!」

趙海膛目結舌了片刻,抽着嘴角打算風緊扯呼。

驢子卻驚喜道:「什麼,七哥,你就在對面?好好好!」

「敏敏別怕。咱一定讓錢給你還回來!」

扶着敏敏到了旁邊的大沙發上一屁股坐了下來,吐了一嘴煙霧的李二柱沒有絲毫的懼色,趙海難安,出門也不是,跟着李二柱坐那就更不是了。

也就在這時候,電梯門在一次開口,一個渾厚的聲音從那邊穿了出來,道:「誰踏馬的敢動我龍口七的人?是不是特么不想活了?」

驢子扶在地上見了來人,一下子就爬了起來到了來人身後去。

來的這位是個戴着大金鏈子梳着大背頭,年齡不大但看上去氣勢洶洶,打扮也很成熟的傢伙。在他的身後還有一個戴着眼睛的高個兒瘦子,面色上含半點笑意,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裝,黑皮鞋露出一點白襪子沿兒來,玩把着手上一個手套,帶了橡膠關節,一副馬上要打架的準備。

「大哥,就是那人,他想帶走張敏!」

驢子被打,惡狠狠的指着李二柱。

順着驢子的手指看過去的龍口七一臉兇悍,剛想要開口說話,頓時便驚訝了,此時李二柱也朝着他看了過來,饒有意思的笑了笑,裏面還有點無可奈何。

「你你你……你……」

這時後首那個收拾手套,看起來還有點姿色的男人一怔,道:「柱……柱哥,怎怎麼,怎麼是你……」

「呵呵……」李二柱站起來,抖着腦袋,手指頭指點着這兩人,點頭道:」行啊,我特么當是誰呢,原來是你們這倆王八羔子!」

驢子和趙海均露出一副膛目結舌的樣子,驢子微微一愣,當即吼道:「你個小兔崽子亂說什麼,知道你面前的是誰不?龍七哥龍三哥!」

「閉嘴!「這時,龍口七喝道。

驢子被嚇得沒敢說話,龍口七露出一副激動的笑意,連忙上前到了李二柱的面前,渾身有點發顫的到:「大水沖了龍王廟,沒想到是大哥……大哥,好幾年都沒見了,老七想死你了。」

趙海此時怔怔的,驢子膛目結舌,後面的龍口三會心的笑了笑。

李二柱也沒想到啊,他不怕事那是手裡有活心裏有底膽里有氣,卻沒想到這所謂的龍口七哥竟然是他們曾經的同學。十六歲的時候他們都在清溪縣三高裡邊,都是些瞎混的油子,一天不好好學習。

本來李二柱是個好同學,但最終也和這些傢伙起了糾纏,他打架猛的很啊,於是乎當年幾乎統治了清溪縣三高的混混界,柱哥的名號也因此響了起來。那會兒他還有其他六個兄弟,這就是其中倆人。

他也教這六個兄弟打架,那會兒不但威風堂堂,清溪縣範圍內無論什麼大哥,聽到三高社你也得退避三分。這顯然也是導致李二柱同學最後高考差三分落榜的最終命運,後來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