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武天尊》[極武天尊] - 第9章 驚人之勢(2)

許沸騰的景象。

申震三人見靈池陣法已經啟動,便立刻停下靈力注入。

「收斂心神,將意念用來感受自身丹田,通過內視觀察,將一身體魄與氣血之力進行淬鍊凝實,使丹田有所變化,之後藉助靈池之水,誕生出靈力種子。」

申震的聲音傳入下方每個人的耳中,他們按照步驟去執行着。

靈池之水澆灌於身,精純的靈氣湧入他們每個人的身體之中,但即便以這種快捷方法來孕育靈力種子,卻依舊有人無法將一身體魄與氣血進行完全的淬鍊凝實,更感覺不到靈氣的入體和變化。

這樣的傢伙,是無法踏入武道成為真正的武修的,但他們作為申家之人,也不會落魄到什麼地步,頂多以後只能在申家的底層做事。

他們縱然心有不甘,也只好在嘗試多次後,垂頭喪氣起身離開這裡。

短短時間,將他們數年來的苦修進行驗證,更有個別傢伙掩面痛哭。

數年的艱苦修行,竟然在這武道第一步上停下。

看着下方已經有了崩潰的傢伙,半空中的三名掌事內心並無觸動,他們面色依舊,盯着下方那還在水池中的家族子弟。

而那裏面才是申家人的未來。

時間快速流逝着,漸漸,剛才還是百十名子弟坐入的靈池,現在已經只剩下一半人數。

申麟楓和申凌飛都在其中。

他們端坐靈池中,沒有受到其他人的半點影響,如同老僧入定般平靜。

而其他人在感受到丹田中的變化後,繼續淬鍊凝實,一身氣血與體魄之力結合著靈池湧來的靈氣將那丹田中充分澆灌,終於,一枚枚顏色各異的靈力種子自他們丹田中誕生。

靈力種子的顏色則代表着他們每一個人的靈力屬性。

他們臉上堆滿笑容,為自己能夠成功誕生出靈力種子而感到高興,喜極而泣的大有人在,數年來的艱苦修行終於有了回報。

那武道一途,他們終於踏入了第一步。

看着這些傢伙們,那些沒有成功誕生出靈力種子的人們更加低頭無奈。

人與人的悲歡各不相同,生來便是不一樣的,即便他們都是申家之人,但高低之分已經在這個時刻有了決定。

走出靈池的他們,分成兩個隊伍,誕生靈力種子的站在前面,在他們隊伍後面則是沒有誕生靈力種子的人。

漸漸,靈池之中就只剩下申麟楓與申凌飛兩個人。

見此一幕,那些站在前方流露笑意的傢伙們,此刻也有些收斂了。在他們心中皆都升起這樣的一個想法。

「他們倆怎麼會在這靈池中待這麼久?」

不光是他們,站在半空上的三名掌事,同樣也略感意外。

申郁青自然清楚他的兒子是什麼情況,但他感到不解的是,那申麟楓為何也在這水裡待這麼久,莫非他也……

但這不可能啊,他體內丹田上沒有靈力種子,即便在接受靈池澆灌後誕生出靈力種子,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要將靈池中的靈氣充分吸收,而且還能夠在裏面待到現在都沒有出來。

申凌飛之所以能呆到現在,那是他之前有一定的時間穩固,從而才能夠在靈池中吸收到現在。

他申麟楓憑什麼?

念頭思索中,申郁青餘光瞟向一旁的申大漠,但從申大漠的臉上,他只看到同他一樣的疑惑。

那這就更加奇怪。

申震面無表情,只是默默等待着。

他相信那兩個傢伙很快就能出來。

就在眾人各有疑惑下,申凌飛終於站起來,只見他縱身跳起來到隊伍前方。

他感受着體內充盈的靈力,那靈力種子越發壯大,根部虛絨繁多,另有兩根凝實粗壯的根莖扎入丹田之中,十分穩固。

這顯然是到了入武境中期水平。

見他率先出來,申郁青沒有看去,他越發困惑,雙目盯着還在靈池中的申麟楓,那略顯着急的面色,雙手竟然有些發抖,若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那申麟楓才是他的親兒子。

申震看向底下隊伍前方的申凌飛,感知力涌動,一番探查之下,他看到了申凌飛丹田中的靈力種子,長勢極為不錯,已經達到了入武境的中期水平。

不由得撫須讚歎。

「真是不錯的傢伙,在靈池中不僅成功誕生出靈力種子,而且還充分吸收池中靈氣,使之充盈達到當前的極限狀態,假以時日,他的成就定然不會弱於你。」申震朝着一旁的申郁青說道。

「震兄所言極是,這小子的天賦很強,只要繼續艱苦修行,超越我是一定的。」

申郁青應聲回應,但他的注意力還是放在了那池中的申麟楓身上。

兩人雖在半空中進行談話,但成功誕生靈力種子的那群傢伙,如今體魄更加強大,感官自然也變得敏銳很多,他們也聽清楚那兩位掌事所說的話。

不由得看向申凌飛時,眼中透露着崇拜和尊重,有的人的還目露一絲敬畏。

能夠超越三大掌事之一,那樣的傢伙在他們看來簡直是太厲害,無論是申凌飛的出身還是他現在展現的天賦,再加上剛才申震掌事做出的評價,這無疑不彰顯着他的非凡之處。

隊伍中那些在申家出身不如他,甚至是天賦不如他的傢伙們,皆都一言不發,至於那些連靈力種子都沒誕生的傢伙,直接就低頭不語,畢竟這裡已經沒有他們說話資格。

那之前跟在申凌飛身邊的精瘦少年,此刻也對申凌飛獻上了忠實的崇拜之言。

「飛哥不愧是你,我就知道你天賦之高難以想像,和你一比,我簡直太弱了,不對,我連比都不能比,今後還請飛哥多多關照。」

那精瘦少年十分會溜須拍馬,尖嘴猴腮擠眉弄眼的,其他人見他這樣,着實厭惡。

申凌飛自然也清楚這個傢伙,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這傢伙對自己極為尊重還會稱讚,留在身邊聽聽讚美,有何不可。

他喜歡別人對他的吹噓,這能夠讓他心情愉悅。

申大漠一直觀察着水池中的申麟楓,全然不在意那申凌飛的天賦展現,想着動用感知力量去探查池中一番,但卻被申震阻止。

「不用着急,事情很快就會結束,你安心等待便是。」申震淡定道。

聞言,申大漠微微點頭。

隊伍中的人們,見池中還有申麟楓那個傢伙在,那精瘦少年則對着申凌飛道:「飛哥,這傢伙在搞什麼啊,怎麼還不出來,從來也沒有人會在靈池中待過像他這麼長的時間,莫非這傢伙出了什麼事情?」

申凌飛從剛才的吹捧聲中回過神來,他同樣注意到了申麟楓,這令他產生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精瘦少年見此一幕,認為自己的表現要到了,隨即提高語氣對着身後的人說道:「這誕生不出靈力種子也沒什麼關係,但也犯不上躲在靈池中不出來吧,認識自己的天賦不足,這一點是很重要的,沒有必要不敢面對,你們說是不是。」

隊伍中的傢伙們自然清楚他這話是對申麟楓說的,但申麟楓同樣也在家族有着不錯的出身,即便他不能誕生出靈力種子,以後的道路安排也不是他們能夠比較的。

就在他話音落下後,靈池之水開始有動靜發出,沸騰的池水越發震蕩,水泡接連不斷的冒出破裂,密集的表現如同暴雨點擊打池面,而在申麟楓的丹田中,那已經生長到極限的靈力種子終於開始產生最後的蛻變。

漆黑如墨的靈力種子紮根在丹田,一團黑光將它們全部包裹,隨後,光芒不斷的旋轉,速度越來越快,若是讓人看到,只覺得頭暈目眩。

靈池中的靈氣全部朝着他體內的這團黑光匯聚,而在靈池之外的所有人看到池水產生了漩渦。

而在那漩渦中心的申麟楓,只是靜靜地坐在其中。

這是?

即便淡定等待的申震掌事,此刻也不再淡定,他發現這池水中的靈氣正在快速消失,並全部進入申麟楓的體內。

雖說這池中靈氣在他眼中看來並不算什麼,但對於一個剛剛誕生出靈力種子的傢伙而言,這種體量極為龐大,能夠將這池中匯聚的全部靈氣盡數吸收入體,這顯然不是一名入武境武修能夠容納的。

但根據他之前的審視探查,已經看到申麟楓並沒有提前誕生出靈力種子,況且即便他之前是入武境,也不可能將這池水鬧出這般動靜。

顯然這種情況是特殊的。

終於,那高速旋轉的池水開始拔高,勢頭已經快要觸及上方的瀑布水流,只見二者相接,嘭的聲巨響,山頭隱約有了震動,隨即水流爆炸成為漫山水霧,將這些人的附近範圍,盡數籠罩其中。

同樣,申麟楓體內黑光爆發開來,那靈力種子和丹田全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座三層黑塔懸浮在他的體內中。

看着許久未見的靈物,申麟楓笑了,黑塔的誕生,證明他現在已經正式踏入了武道第九重——適武境。

內視過後,他離開已經只剩一滴的靈池。

眾人只見他的身體從靈池中消失不見,眨眼過後,申麟楓便出現在隊伍的最前方。

見此一幕,無論是申凌飛還是那名精瘦少年,他們皆都目瞪口呆。

申麟楓所爆發的動靜,剛才的申凌飛根本無法與之相提並論,甚至比都不能比。

呼……

只見申麟楓吐出一口白氣,緩緩睜開眼睛,那精純靈力在他的眼睛一瞬而過,他看着半空上的申震掌事。

二人視線交匯,皆是微眯。

申震審視片刻,嚴肅的臉上終於是露出笑意。

「看來這群傢伙中,最厲害的還是你,竟然能夠在誕生出靈力種子後,直接達到了第九重適武境。」

此話一出,底下的傢伙們徹底呆若木雞,而那名精瘦少年,直接就癱倒在地,昏死過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