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女:絕世神君心尖寵》[九天神女:絕世神君心尖寵] - 第5章 感謝便宜爹送來的寶庫一個

夢中。

談澗月夢見一片雲霧繚繞的城池,和一座偌大的神殿,空蕩蕩,什麼也沒有。

有個男人,背對她站在神殿之中,談澗月怎麼也沒法靠近他,只能站在原地靜靜地看着。

然而,轉瞬之間,男子的身影開始模糊不清,這個夢也趨近於破碎。

很快,夢境中的一切都如同被打碎的鏡子一般,碎裂成很多瓣落在地上。

夢境的最後,有人叫她:「慎玉。」

但隨之而來的,是一片漆黑。

黑暗之中,有一縷淡淡的光,指引着談澗月往前走。

談澗月不疑有他,她跟着這縷光,逐漸走到了黑暗的盡頭。

那一縷光線就消失了,留着談澗月一個人在這裡待着。

過了一會兒,談澗月看見黑暗中一個透明的人影,朝她的方向走來。

來人她很熟悉。

是原來的談玉。

她站定在談澗月的面前,一身衣裙簡單而又清雅。

「你好,談小姐。」

「你好,談澗月。」

兩人互相打了招呼。

原主談玉垂下眼帘,捉住衣袖的一角,似乎在醞釀著什麼,過了一會,她說:「雖然這具身體已經是你主宰了,但是,我有心愿未了,無法安心地走。」

「我想請你幫幫我,可以嗎?」

「嗯,你說就行了。畢竟是我佔據了你的身體。」

她笑了一下,有些苦澀的意味,「想必你也看到了我的記憶。從小就被人嘲笑、欺凌。」

「其實我很不甘心,總是在想憑什麼是我?為什麼這種不幸的事情偏偏發生在我的身上?這些年我試過很多次,靈力可以進入體內,但進入丹田之後又沒了下文。相信你也看到我那個雀占鳩巢的二叔一家子了吧?」

這倒沒有。

談澗月默默反駁,但面上還是點頭。

「我父親生前為我留下了一份巨額嫁妝,這些年來二叔留着我,就是為了這份嫁妝。因為他經營不善,談府早就已經在走下坡路。」

「我不告訴他,但他遲早會找到。希望你不要讓這份嫁妝落入他們手中。」

談玉萬分真切地看着她,握住了她的手。

明明是同一張臉,可是做出的表情卻截然不同。

談玉面上滿是憂愁,而談澗月,卻是堅毅平靜的。

談澗月看出來原主還有別的事情沒有說,於是回握了她的手,「還有什麼要交代么?」

「我……」

「我和太子哥哥有個婚約。」她很慢地說了一句,隨即又泛起一個略帶苦澀的笑。「我曾經是真的想嫁給他的。」

「不過現在不行了。」

談玉的雙眼亮了亮,儼然是一個豆蔻少女的模樣,「退婚吧。」

「不要耽誤了你,也不要耽誤了他。」

「好。」談澗月抿了抿唇。「我會想辦法的。」

「進入父親地下室的機關就在我的床底,你去找一找。我的時間不多了。」

「再見。」

隨着這句話的落下,談澗月掌中那一雙手的觸感越來越虛,直到談玉的魂靈消散在她的夢裡。

談澗月從夢中醒來,還有些許的恍惚。

外面的月亮正高懸,灑下點月光來。談澗月掀開被子,輕手輕腳地下了床。

她發現床榻那塊板是能夠推開的。

望着漆黑一片的床底,談澗月猶豫了。

這裡頭不會有蟑螂老鼠什麼的吧?

談澗月抿了抿唇,從凰羽空間中取出了個手電筒。

她此刻無比慶幸當初把手電筒丟進別墅工具箱里的自己,談大影后表示,也不是怕黑,主要是怕蟑螂。

藉著手電筒的光亮四處照了幾下,確認真的沒有蟑螂後,才往裡頭挪,位置正好能躺下一個人還有些許富餘。

談澗月照了照牆根,摸索幾下發現一塊鬆動的磚,取下之後是個發光的陣法。

她仔細觀察着這個陣法,琢磨着怎麼開啟,有什麼用。

突然想起原主說的通往地下室的機關。

那想必就是這個陣法了吧。

如果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