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 - 第8章 滄州事變

瑞王府內

秦厲川看着桌上房齊從滄州飛鴿傳來的信件,冷哼一聲對着身旁的費銘道:「計劃開始。」

「遵命。」費銘拱拱手退了出去。

這信上寫道最近以來草原各部蠢蠢欲動,勸瑞王殿下早做準備。

秦厲川看着眼前的信,嘴角閃過一絲譏諷。

張明遠啊張明遠,從你有所動靜那刻起,你這枚棋子就廢了。

秦厲川漫不經心地敲着桌子。

戶部尚書府內,張明遠與一黑衣人在密室密謀着什麼。

「瑞王殿下有何計謀?」張明遠恭敬地問道。

「草原各部有所行動,到時皇上必派兵鎮壓,到時將領人選請尚書大人極力推薦此人。」那黑衣人用手指了指桌上擺着的一封信。

那信上赫然寫着兩個字——陳陵。

「陳陵?為何是他。」張明遠疑惑地看着那黑衣人。

「此人為軍中孤卒,驍勇善戰,如今在軍中擔任副將,瑞王殿下極其看重此人。」

「有宋河在皇上必不會派其他人。」

「這個不用擔心,宋河不會離開黎陽,皇上必會派其他人去,屆時等滄州平定,朝中便又有一人可為瑞王殿下作用。」黑衣人耐心地對張明遠道。

張明遠眼前一亮謹慎地問道:「可有十足把握?」

「嗯。」黑衣人點點頭。

聽到肯定的回答後,張明遠躬身道:「請瑞王殿下放心,必不會讓瑞王殿下失望。」

黑衣人看着張明遠面罩下的嘴角微微一笑,眼裡閃過一絲嘲諷,隨即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第二日一早金鸞殿上

慶國公上奏道:「皇上,如今寒冬已至,草原各部物資匱乏,蠢蠢欲動隱隱有向滄州進攻之意。」

「皇上是否打算派兵前往滄州鎮壓。」慶國公繼續道。

「有無人選?」秦君懷隨意地問道。

未等慶國公開口,宋河主動走上前躬身道:「皇上,臣請願前往。」

秦君懷聽了此番話沒有說話似在等着其他人的意見。

見秦君懷沒有讓派宋河前去之意隨即走上前對着秦君懷道:「臣以為這等事就不用宋將軍親自前往了,臣有一人選。」

「說。」

「軍中副將陳陵,此人雖不及宋將軍卻也驍勇善戰。」張明遠說道,表面風平浪靜心裏卻萬分緊張。

「還有無其他?」秦君懷又緩緩問道。

朝中許多人都聽說過陳陵此人,且實在無合適人選,於是紛紛附和。

見群臣都意屬陳陵,秦君懷道:「來人,傳朕旨意,封陳陵為飛虎大將軍,命其領abc 精兵前去鎮守滄州。」

張明遠聽到旨意後微微鬆了口氣,心底的石頭終於放下。

總算不負瑞王殿下囑託。

這時慶國公走上前連忙說道:「皇上,abc 精兵會不會…..」

秦君懷微微一抬手打斷了慶國公的話道:「abc 精兵便是朕對他的考驗,朕從不養廢物。」

說完又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張明遠。

張明遠感到一陣凌厲的目光看向了自己,隨即又緊張起來,頭上滲出絲絲密汗。

當晚陳陵便率領了abc 精兵,連夜趕往了滄州。

半月後,草原各部對滄州發起了搶奪。

陳陵帶兵與其對戰多次,可因敵軍對草原十分熟悉,每次追到草原上後便像魚入大海不知所蹤。

更可氣的是每次敵軍來搶奪的時日都有所不同且搶完就走不做一絲停留。

陳陵在滄州多日以來對各部的平定毫無進展,朝廷的催促加之百姓的抱怨,使陳陵十分頭疼。

正當陳陵在帳內為各部之事深思熟慮又束手無策之時,陳陵的副將魏雲賢走了進來。

「將軍。」魏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