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 - 第5章 宴會(2)

彷彿剛才只是一場小小的鬧劇,無關緊要。

殿中眾人看着座上的皇帝,雖面無表情,周身散發的氣息卻十分駭人,不只有生氣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人很不安,面前的舞姬跳得再美,也無意欣賞了,只恨不得宴會趕緊結束。

深夜宴會早已結束,此時的皇宮沒有了剛才的熱鬧,只剩莊重肅穆,讓人心中油然而生出敬意。

御書房內

秦君懷對着身旁的暗衛道:「去查查。」

「是。」那暗衛領命後便退了出去。

有膽量,敢利用朕,看來事情變得越發有趣。

接着又對着陳福道:「看來上次的提點讓這位離國公主不以為然,將她禁足於清幽宮內,加派人手監視。」

「遵旨。」陳福躬身道。

另一邊,清幽宮內

離南風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眉頭微皺,似十分虛弱,待殿內的人都退出去了後,離南風一改虛弱之態,一臉沉思。

此處刺殺漏洞百出,這秦國皇帝卻上了鉤,總覺得有些奇怪,嘖,不想了睡覺!

離南風搖搖頭安然地睡去。

這一夜,離南風雖然受傷,卻睡的十分舒坦,終於解決掉一個麻煩了。

第二日天明,離南風心裏奇怪的感覺卻越來越強烈。

這時陳福來到清幽宮道:「皇上口諭。」

聽到這話,殿內眾人紛紛下跪,等着宣旨。

離南風雖然不想跪,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無奈也只能跪下接旨,跪下的瞬間,傷口突然被扯動,疼得離南風嘴角抽動。

陳福看在眼裡卻無甚反應道:「昨日之事朕深感痛心,為避免純嬪再受傷害,即日起諸事不用參加,在清幽宮好好養傷便是。」

「臣妾遵旨。」離南風道。

「娘娘安心養傷,奴才先走一步。」說完拱手一禮便離開了清幽宮。

那番話,雖然表面上看為關心體恤之意,實則是將離南風禁足於清幽宮內,並提醒她安分守己。

這時離南風才明白了,這點伎倆怎能瞞過秦國皇帝,不過幸好沒有再追究其他,不過這秦國皇帝為何不追究?因為離國?不管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底下跪着的蘭香聽到陳公公的這番話,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都是離南風的安排,頓時,心生怒火。

衝上前去,一把抓住離南風的手質問道:「這一切是你安排的?」

離南風傷口一痛立馬皺緊眉頭,眼裡閃過一絲怒意,底下眾人看這侍女這般無禮便大聲呵斥道:「大膽!你敢如此對娘娘!」

「沒事,你們先下去吧。」離南風對着底下眾人道。

見離南風這麼說他們也只得退了下去。

「蘭香你越發放肆了。」離南風看着蘭香冷冷說道,周身散發出一陣殺氣。

這時,殿內房檐下,跳下一名女子,趁蘭香不注意來到蘭香身邊。

再看這蘭香,只見她頸間直直橫着一把鋒利的短刀,稍微一動便會劃破喉頸。

蘭香渾身僵硬不敢動彈,離南風從她的手中緩緩抽出自己的手道:「蘭香本宮對你足夠寬容了。」

「你…..你要做什麼。」蘭香聲音顫抖,身體也不受控制地抖動起來。

「別亂動!」如英在身後呵斥道,說著短刀又離蘭香喉間近了幾分。

「自然是讓你為本宮所用啊。」說完,離南風輕呵一聲,滿臉笑意地看着蘭香。

蘭香看着這絕世容顏不再感慨好看,只覺萬分駭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