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 - 第5章 宴會

此時華清宮內歌舞昇平,突然一女子慌慌張張地沖入華清宮,還未來到座前,便被兩名侍衛死死按下。

頓時,宴上的歌舞聲停了下來,一眾人望着這沖入殿中的女子,皆十分好奇什麼人如此大膽。

陳福看着眼前這不懂規矩的女子大聲呵斥道:「在哪個宮辦事的?皇上在這兒也如此不懂規矩!怎麼?嫌自己活夠了?」

那女子聽到此話後,雖說微微冷靜下來,不再慌慌張張,但聲音卻是止不住地顫抖道:「回皇上,奴婢是純嬪娘娘的侍女名叫蘭香,純嬪娘娘在赴宴的途中遭遇刺殺,懇請皇上救救娘娘。」說完便跪了下來重重磕頭。

蘭香如此作為倒不是擔憂在意離南風,而是因為若離南風死了,她在李盛處不好交代,下場也是難逃一死。

此話一出全場一片嘩然,座下眾臣開始竊竊私語:「敢在皇宮行刺,膽子也太大了吧。」

陳福聽到這番話,立馬看向秦君懷,秦君懷向宋河微微一瞥,宋河立**意,行禮退了出去。

座上的秦君懷又向陳福望去,陳福會意立馬大聲道:「請諸位呆在宮中不要擅自離開,待事情查明後自會放大家離去。」

頓時,殿中一片寂靜,所有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另一邊,宋河隨蘭香來到事發地點。

宋河遠遠便看見兩人躺在石板路上,連忙走上前去蹲了下來,用手探了探二者的氣息,那宮女早已沒了氣息,而離南風雖說流了許多血,卻還有一口氣在。

宋河看向身邊的侍衛道:「去找太醫。」

「是。」那侍衛拱拱手隨後向太醫院跑去。

蘭香連忙問道:「公…娘娘沒事吧?」

宋河站起來,環顧了一下四周緩緩地說道:「放心,娘娘未中要害,不會有事。」

聽到此話,蘭香懸了許久的心終於放下,心中暗暗慶幸的同時又厭煩這離南風不小心行事只會惹麻煩。

發現四周並無異常的宋河轉身向身後的一眾禁軍一揮手道:「找出那刺客。」

禁軍齊齊回了一聲:「是。」便向四周散去,隱匿在了黑暗中。

半個時辰後,宋河回到華清宮,向秦君懷行禮道:「皇上,純嬪娘娘經太醫醫治已無大礙,行刺的刺客臣也抓到了。」

「帶上來。」

不一會兒,一黑衣男子被押解了上來,只見那黑衣男子腰間別著一把長刀,眼神陰狠。

「見到皇上還不跪下!」宋河怒斥一聲,伸腿向黑衣男子小腿處踢去。

那男子疼得悶哼一聲,便直直跪了下去。

陳福走上前去一把取下男子面罩,只見他臉上有一道長長的傷疤,樣子十分駭人。

「皇上,此人在純嬪娘娘宮中鬼鬼祟祟,甚是可疑。」宋河道。

陳福走上前去,仔細打量着此人,隨後便轉過身對秦君懷道:「皇上,此人奴才從未見過,不是宮中之人。」

「殺了吧。」秦君懷神色平靜。

「屬下不是刺客,是公主身邊的人」那黑衣男子連忙跪着向前解釋道。

不等那黑衣男子解釋完,秦君懷便打斷了他的話,語氣中帶着殺意不容置疑道:「殺了。」

「遵旨。」宋河行了行禮,便將那黑衣男子拖了出去。

「繼續。」秦君懷冷冷地說一聲,面上雖無表情,語氣卻帶着些許怒意。

而後又想到了什麼怒意便消減了些許,但心底卻升起一絲有趣。

陳福朝底下大喊一聲:「宴會繼續。」

頓時,歌舞聲又在這偌大的宮殿中回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