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 - 第4章 刺殺(2)

除掉李盛安排的人。」如英點點頭不置可否。

「借秦國皇帝之手是個不錯的選擇。」黑暗中看不清離南風的臉,但從語氣中可以聽出一絲冷漠。

秦君懷,本宮借你之手用用。

「公主打算怎麼做?」如英恭敬地問道。

「以刺殺之名,如何?」離南風看着如英,笑容越發深沉。

如英思索了一番道:「殿下英明。」

「誒,如英,說了多少次了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離南風假意嗔怒道。

「好好好。」如英笑着連連說好。

一月後,中秋夜宴。

華清宮內,華麗的樓閣被清清池水環繞,一輪明月掛天邊,與池中之月遙相呼應,幾許溫情繞杯盞,只覺柔情滿滿。

殿內的漆金雕龍寶座上,一男子雍容華貴猶如睥睨天下的王者。座下,觥籌交錯、歌舞水平,真是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啊。

清幽宮內,離南風身穿一身碧綠的翠煙衫,袖口綉着淡藍的牡丹,肌膚嬌嫩身段盈盈,abc 青絲隨意地挽了一個隨雲髻,神態悠閑,說不盡的明媚動人。

蘭香看着眼前此人只覺越發好看,越發地挪不開眼。

離南風走到蘭香面前,微微頷首道:「走吧,宮宴快開始了。」

前往華清宮的路,原本有許多宮女太監而今天卻只有寥寥些許,許是因為宮宴的原因,大多數人都去華清宮幫忙去了吧。

突然,路邊的樹叢傳來些許動靜,離南風微微側頭向那處看去,她知道如英已經準備好了。

離南風看了看蘭香空空地雙手道:「本宮親手給皇上準備的見面禮,你怎麼沒拿?」

蘭香一臉迷茫地看着離南風道:「奴婢不知娘娘準備了見面禮。」

「怎麼?做錯事了還狡辯?快回去拿,就放在本宮寢宮的桌子上,本宮親手畫的山水圖。」

「本宮在此處等你,你快去快回吧」。離南風繼續道。

蘭香一臉不服可又無可奈何只能說道:「是。」

蘭香離開後,如英從樹叢中走了出來。

離南風便對着如英道:「等會兒我會讓一宮女給我帶路,你藉機行刺,記住一定要刺傷我。」

「刺傷?不行!你千金之軀怎麼可受傷。」如英聽罷連連拒絕。

「只有這樣才能借秦國皇帝之手剷除異己,如英我相信你。」離南風走上前去緊緊握住如英的手,眼睛盯着如英,那神態令人無法拒絕。

如英猶豫了一下擺擺手道:「行吧。」說完便隱匿在了黑夜中。

離南風看着眼前消失的人,整理了下衣裳,朝着前方的一個宮女走去。

宮女抬頭看向前方見前方有一人向自己走來,只覺從未見過如此好看的人,愣了幾秒,在看清來的人後,連忙行禮道:「見過純嬪娘娘。」

「起來吧,本宮初來此處,對宮中不甚熟悉,你帶本宮去宮宴處吧。」離南風道。

「是。」那恭敬宮女道。

在走的路上,那宮女不時地用餘光打量着離南風,心裏不停地震撼道純嬪娘娘長得真好看,不會是神女下凡吧。

就在此時,突然出現一黑衣人,映着月色,只見那黑衣人掏出一把程亮的短刀,二話不說,直接向離南風刺去。

噗的一聲短刀直直地刺入了離南風的腹部。

離南風悶哼一聲便倒在了地上,而那宮女還未來得及反應,便也倒在了地上。

蘭香從清幽宮拿了禮物後便去找離南風,見離南風不在原地,便往前走去尋找。

走到一拐角處,看見兩女子躺在地上,身下流着一攤類似於水的東西,在月光的閃爍之下看不清是什麼。

待蘭香走近,才驚覺地上躺的是離南風和一位宮女,蘭香往地上摸去,手中一片血紅。

血!蘭香手止不住地顫動,心中驚覺萬分,連忙朝華清宮奔去。

猜你喜歡